《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5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封印多久?一分钟还是十分钟?我们赶紧趁机下山!”戴泽星催促。
  “不要急。”南宫兜铃拽了他一把,“根据施法者的能力,最短也能维持三天,如果施法者功力深厚,甚至可以把饿鬼足足封印四十九天。”
  说着,南宫兜铃瞥了一眼李续断,“我感觉出他身的灵气充盈过人,法术深不可测,我猜,由他施展的莲华咒维持四十九天是问题的。”
  戴泽星这才大大的松一口气,“你可别哄我。”
  南宫兜铃白他一眼,“不是对玄门了如指掌吗?居然也有你没听过的法术。”
  戴泽星摆摆手,“玄门法术千千万,我哪能全部看过,总有些是我不懂的。”
  “我很好你到底在哪里看的资料。”南宫兜铃讽刺,“你愿意给我陪葬,却不愿意告诉我你到底从事什么职业,你究竟是把我当朋友呢,还是当敌人?我分不清了。”
  戴泽星经她这么一酸,仿佛有些心虚,半天不敢看她。
  “式神昆布,现身听令!”旁边传来李续断的轻唤。
  引起两人注意,扭头一看,雪地腾起烟雾,一双邪魅的蓝色瞳孔在雾隐约闪现。
  雾气渐渐散去,一只优雅修长的黑色猎豹踱步在雪地之。

  李续断介绍:“这是我的式神,昆布。”
  南宫兜铃忍不住出言赞叹:“好漂亮的一只大猫咪,不对,我意思是说,豹子。”
  昆布行走间透露出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势,流畅的纯黑色脊背巧夺天工,鼻子两边的黑色触须骄傲张狂的岔开。
  世间再也找不到他更加英俊的动物。
  昆布走到李续断前面,竟然开口说话:“主人,唤我何事?”
  “我的师侄女受伤了,需要你驮她下山。”
  南宫兜铃疑惑:“通常情况下,式神只有在人形的状态下才能说话,为什么你的式神在真身的情况下也照样可以开口?”
  李续断刚要张嘴,昆布替他回答:“因为这个。”
  他仰起脑袋,南宫兜铃这才看见他毛茸茸的脖子缠绕着一根黑绳,绳子间挂着一颗异的墨色宝石,微微折射异的暗光。

  戴泽星说:“能让万物开口的祈言石,竟然真的存在。”
  南宫兜铃问:“这你也知道?”
  “整整七年间,我一直在寻找祈言石存在的证据,后来放弃了,因为走遍世界也没有它现身过的痕迹,只在许多老人口不停的听到和它有关的传说,戴祈言石,天地万物都能讲话,无论想知道什么奥秘,只要有祈言石在手,可以从天地万物间的讲述获得真相。”
  戴泽星好像一个看见蛋糕后嘴馋的小鬼头,忍不住手脚并用的爬过去,接近昆布,激动的伸手去碰昆布脖子的挂坠。
  昆布冲他咕噜一声,咧开锋利的兽齿,表示出严禁接近的意味。
  戴泽星在他危险的呼吸下连连后退。
  戴泽星看向李续断,“能让我碰一下吗,我看一眼,这是我的心愿,可以满足我吗?”
  李续断一开始有些迟疑,他的眼神显然对戴泽星不是特别的信任。
  南宫兜铃此刻是和戴泽星同一阵线的,李续断对她来说才是外人。
  她替戴泽星争取机会,“你别那么小气,看一眼不会掉块肉,人家走遍世界找了七年,为了这块石头,你给他摸一下又如何?当行善积德吧。你人那么好,一定不会拒绝的吧?”
  李续断有些无奈,“借倒是可以,但不是为他,是为你。”
  南宫兜铃眨眨眼睛,不明白他这话什么意思。
  李续断说:“昆布,借他一看。”
  昆布老大不愿意的样子,鼻孔里频频冷哼两三下,但还是屈服于主人的命令,他朝戴泽星走前一步,顺从的抬起脑袋。
  要知道,让一只野兽对人类露出自己最脆弱的脖颈,根本是在挑战野兽的忍耐力。
  从昆布的眼神里,可以察觉到他在爆发的边缘,只是强忍着不发作。
  可见昆布对李续断多么的忠诚,冒着生命危险也甘心服从他。

  戴泽星对南宫兜铃微微一笑,好像在感激她。
  他伸手探向昆布毛茸茸的脖子,绕到昆布后颈,颤巍巍的摸了半天。
  昆布呲牙咧嘴的暗暗咕噜一声,鼻孔喷出愤怒的气息,脑袋忽然暴躁的朝戴泽星卯了一下。
  戴泽星在惊吓慌忙缩手,兔子似的跑到南宫兜铃身后躲起来。!
  南宫兜铃哭笑不得,“你怕成这样,至于吗?他的主人在场,哪敢真的吃你。”
  “算不吃我,咬我一口也够呛。不瞒你说,我小时候,屁股被狗咬过,落下了心理阴影,从此以后,凡是这种长了四条腿和一条尾巴的动物打我面前经过,我都会腿软,老实讲,我连贵宾犬都怕。”
  “没用的东西,我帮你拿。”
  戴泽星按住她肩膀,“不用,在刚才,我解开了项链,拿到了。”
  他冲她摊开手。
  南宫兜铃也知道祈言石的传说,不过她向来没当真,没想到世界还真的有这样的宝物。
  她也好的盯着戴泽星手里的黑色石头,形状粗狂,跟直接从岩石刨下来似的。
  石头表面光滑如水,光泽荡漾,哪怕以纯鉴赏的角度来看,这也是一块好的宝石。
  戴泽星爱惜的抚摸着,“如果能把这个交给我司,他一定开心坏了。”

  “喂,你可不要打这种歪脑筋,这不是你的物品。”南宫兜铃提醒他。
  戴泽星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让南宫兜铃觉得不太对劲。
  这家伙有心事瞒着她。
  他痴迷的把玩,南宫兜铃觉得耽误的时间太久了,她重新感到了寒冷袭身,困乏又涌四肢。
  她打了个呵欠,一把抢过戴泽星手里的祈言石,“看得差不多行了,还给人家。”
  她努力站起来,差点扑倒。

  李续断一个跨步过来,非常有默契的伸手扶住她。
  南宫兜铃和他视线相接,内心里顿时一阵疼痛,她捂住胸口,“李续断……”
  她呢喃这个名字,“我在做梦时,叫过你的名字。”
  她痛苦的摁着心脏的位置,“为什么,一想起你,我的心脏很不舒服。”

  她专注的看向他,看了很久,把李续断看得有些退缩。
  南宫兜铃指着他脸蛋,“你该不会……”
  李续断说:“你不记得,也不必勉强。”他似乎在害怕南宫兜铃讲得太多。
  “不行,绝对要弄清楚,你是不是欠我钱没还?不然我干嘛会一想起你的名字浑身不自在?你究竟欠我多少钱,快告诉我,一定要准确到个位数。”
  李续断说:“我没欠你钱,要说欠的话,是你欠我才对。”
  “我欠你什么了?”南宫兜铃迷茫不已。

  “我给过你一条命。”
  “是谁的命?”
  “我的命。”
  南宫兜铃更加一头雾水,“到底什么回事?”
  “先下山再说,这里太冷,你随时会陷入冬眠,一旦你进入冬眠,要唤醒你很费劲。”
  “对了,你不是会引魂派的法术吗?用地遁瞬移大法带我回家见我师父,不是更加方便?还是说,你舍不得损失你的阳气,哎呀,你还年轻,没了点阳气,喝点鸡汤补回来了。大不了回家以后,我亲自招待你?我炖汤可有一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