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2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维师沉默不语,蔡右铭接道:“正因为以前没发生过,所以处理力度不宜过猛,还要以教育为主,同时给全县干部一个警示。”

  “警示的同时就是告诉大家,党组会上打架都没事?”方晟冷笑道,“之前我就听说顺坝民风剽悍,恶势力猖獗,可万万没想到剽悍到这个程度,恶势力都进了局党组会议!”
  这句话份量很重,常委们对视一眼,穆宏辩道:
  “方书记,傅局长是省城财经大学高材生,历经财政、税务等重要岗位,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一直得到大家首肯,也是县里的培养对象;朱局长是老审计出身,在审计局勤勤恳恳二十多年,参与上百个审计项目,撰写的审计报告多次获得省市审计部门领导表扬。要说缺点,老傅就是心眼小了点,有时容不得别人提反对意见,听到不顺耳的话就皱眉头;老朱嘛去年生了场大病,之后变得敏感多疑,最怕别人在面前讨论病啊什么的,否则就容易发火。不过谁没有缺点呢,人无完人,金无足赤嘛。”

  卢东也不咸不淡说了一句:“组织部门任用傅、朱两位干部时经过深思熟虑和广泛严谨的民主测评,程序合规,两位干部历年考核均在合格以上。”
  方晟冷然道:“我不关心他们的履历,顺坝的干部我两眼一抹黑,一个都不认识,我只看到两个人在党组会上打架,非但不象党员和领导干部,根本就是流氓地痞!我认为必须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厉剑锋没有参与讨论。
  他抱定主意绝对不可能答应撤两人的职,争论是没用的,谁都不可能让方晟改变主意,最终只能投票表决,从上次投票情况看方晟阵营只有四票,无论如何都翻不了盘,因此厉剑锋不屑于口舌之争。
  “大家都谈谈看法吧。”方晟想投票前先摸个底。
  章雄安道:“我赞成方书记的意见,不能每次发生事端就下不为例,这样下去后患无穷,而应该抓到一起查处一起,让领导干部们率先约束自己的言行。”
  “我也赞成。”张真简洁地说。
  就剩吴大兵没有表态了,大家都将目光投向他。过了会儿吴大兵看着笔记本面无表情道:
  “傅朱两位同志言行不检,但工作认真踏实,务实勤勉,个人认为以批评教育为主……”
  方晟脑子“嗡”地一声。
  上次投票吴大兵坚决站在自己这边,这回怎么了?一时间方晟觉得难以适应孤军奋战的氛围,过去无论在三滩,还是黄海,以及江业,凭借个人魅力和有效的政治联盟,他总能在投票表决环节占据上风。
  然而到了顺坝之后,上次票决以四比五落败,最后亮出苏兆荣的旗帜才挽回败局;这回更惨,三比六大比分落后!
  厉剑锋依旧不说话,目光中充满嘲弄的意味。蔡右铭不知是不是装糊涂,偏偏问道:
  “要不要投票表决?”
  方晟定定神,道:“既然大家都不太赞成撤销两位同志的职务,那就按厉县长的三项决定处理,不过书面检讨还要报给我看下,等到认识到位、反思深刻才考虑下一步党纪处分问题,另外,我提议纪委成立检查组进驻审计局……”

  什么?原本一个个假装记录实质为方晟终于低头的常委们纷纷抬眼看着他,目光里充满惊讶和质疑。
  “别紧张,做个常规检查而已,”方晟笑道,“现在不是流行强制休假和专项审计相结合吗?本来这项工作应该审计局牵头,可它是被检查对象,只好由纪委代劳了。利用主持工作局长、常务副局长都不在岗的情况下,检查组充分听取群众意见、走访相关单位和部门,对人事、财务、制度执行等进行回头看,既是对审计局阶段性工作的总结回顾,也是全面客观评价两位领导的机会嘛。这件事张书记辛苦一下,麻烦你亲自带队以示慎重,为今后类似检查开个好头。”

  张真会意:“好,我回去就着手安排。”
  厉剑锋瞳孔收缩,表情凝重。在官场打拚数十年,何尝不知县委书记特意安排、纪委书记亲自率队的份量,方晟轻描淡写形容为常规检查,事情没这么简单,厉剑锋认为方晟要报复遭到众多常委反对的困窘,从经济问题着手试图把傅朱两人彻底搞垮!
  早知如此就不该反对两人撤职,这一来更麻烦!厉剑锋后悔不迭。这种患得患失情绪驱使下,他更加强硬,围绕随即进行的议题与方晟展开较量。
  争论的焦点是县矿业集团总经理人选。
  矿业集团的前身是县矿务局,有山必有矿,区别是资源蕴藏量多少的问题,通常山区都将采矿业作为地方经济支柱,不管由此产生的环境恶化和污染有多严重,顺坝也不例外。这些年来逐步形成丘烛山煤矿、成陵山钨矿为主体的矿业,因为蕴藏量不大,清一色是中小采矿企业,名义上国有但层层转包,最终所有权成了一笔糊涂账。

  矿务局改制为矿业集团后隶属于国资委,其安全生产的管理职能划归安监局,是国有独资公司,人事任免权仍在县里。
  目前担任矿业集团总经理的叫龙育宏,高级工程师,采矿业资深专家,改制前就是矿务局书记兼局长。按规定科级干部五十六岁退二线,六十岁必须办理退休手续,他因为有高级职称,一直拖到今年已经六十五了,群众举报信雪片似的飞到组织部等部门,指责他长期霸占要职、培植亲信、任人唯亲等等一大堆罪名。迫于舆论压力,卢东不得不将此事提上议程。
  卢东拿出了两套方案,一是继续聘用龙育宏,因为矿业集团是企业,干部任用可以不受党政机关领导干部作用规定的约束;二是任命副总经理胡秋为总经理,特聘龙育宏为顾问。
  不用说,常委们一致认为第一个方案不可取,尽管矿业集团是企业,但干部任免权既然在组织部,就必须遵守应有的规矩。对于第二个方案普遍持认同态度,龙育宏是资深专家,退下来后担任顾问继续发挥余热,对矿业集团、对胡秋都有好处。
  方晟不置可否,道:“介绍一下胡秋的履历。”

  卢东对县里科级干部的情况了如指掌,没看材料张口便说:胡秋今年四十九岁,改制前任矿务局生产技术部主任,改制后先后担任应急指挥中心主任、生产安全部部长、矿业开发部部长等职务,因技术精湛、业务全面、工作认真负责受到集团上下一致好评,后提拔为集团副总。
  “从履历看没问题,胡秋可以担任集团总经理,不过,”方晟停顿片刻,“为什么要在常委会上讨论聘用龙育宏为顾问呢?”
  卢东一愣:“具体理由刚才我已经陈述过。”
  方晟当头一棒:“那不是理由!领导干部退下来就退,要发挥什么余热?我们国家别的资源都稀缺,就是不缺干部!如果是技术工人、医学博士、会计师等等,他们的年龄就是经验,越老越值钱,可领导干部不行,到了年龄就必须退,别想办设法赖在位置不挪窝。五十六赖到六十五,他龙育宏够可以了,换我们在座各位到这个年龄已经钓了几年鱼,他奋战到现在还要当顾问,精力实在太旺盛了!”

  “有的干部不喜欢钓鱼,宁可多当几年人民的公仆。”章雄安语带讽刺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