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2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说这种部门从领导到职工应该和平相处,不存在争权夺利的土壤和空间。然而审计局偏偏有一个科室与众不同,那就是固定资产投资审计科。
  它的职责主要包括对正府和国企建设工程项目的预、决算进行审计;对市政设施建设项目的预、决算进行审计;对正府投资的土地储备和开发项目进行全过程跟踪审计等等。
  内行都知道,凡事涉及到工程就有猫腻,从立项到预算,从招标到中标,从材料标号到工程质量,几乎每个环节都有人为操作、不当得利的空间,因此怎么进行审计、得出怎样的审计结论至关重要。有时同样一个问题,从哪个角度去阐述、解读,就是审计人员的解释权,能将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也能上纲上线把问题推到原则高度。
  正因为固定资产投资审计科在审计局里的特殊性,以及共认的肥缺和美差,历来这个科的科长都由常务副局长兼任,一方面体现部室重要性,一方面告诉大家别你争我抢,想坐这个位置等当上副局长再说。
  但最近情况有了变化。
  随着新县委书记的到来,在各个层面表现出咄咄逼人的气势,别说县委下属部门,正府方面也愈发谨慎起来,不管做什么事都要求审计局介入审计,然后出具正式审计报告附在后面以示清白。一时间审计局上上下下忙得鸡飞狗跳,平时窝在办公室里上网、炒股、购物的统统被打发出去做项目,还得通宵达旦写工作底稿、事实确认书,个个累成狗。
  常务副局长朱冬生不干了。原本兼固定资产投资审计科科长纯粹是个形式,项目由副科长带队做,他只要在审计报告上签个字就行,好处却一分不少。现在这个模式不行,因为按照新县委书记的行事风格谁签字谁负责,朱冬生暗想自己没参与的项目岂能随便签字,最终为下面那帮人承担责任?遂在局党组会上提出不再兼任。
  审计局傅局长听了心中有气。去年朱冬生生病卧床休息两个月,固定资产投资审计科四份审计报告压着无人签字,施工单位、被审计单位一天跑三四趟催着要结论,当时傅局长为了工作便利,主动跟朱冬生商量是不是减轻些工作压力,打破前面沿袭的规矩,正式委任一名科长。朱冬生大义凛然说这样不好,我宁可牺牲休息时间、多辛苦些也要不折不扣完成自己的本职工作,怎能身体稍稍出了点问题就撂担子?轻伤不下火线嘛。

  说得倒漂亮,谁不知道他贪图人家工程方那点小恩小惠?
  现在顺坝都知道新县委书记雷厉风行,有决断有手腕,据说还从省厅带来武艺超强的高手,把刑警队季队长打得至今只能吃流食。新书记的风格是限期完成任务,层层追究责任,很多临近退休的局领导都开始酝酿请求退二线了。
  这种情况下你姓朱的玩这一出,岂非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何况从现在形势看,工程是新书记调查的重点领域,哪个敢坐这个风口浪尖的位置?
  傅局长不阴不阳说:“轻伤不下火线可是你朱局长亲口说的,当时你身体还没有痊愈呢。”
  朱冬生正色说:“一码归一码,我的想法是最近审计人员比较辛苦,工作压力很大,当然怨言也不少,我腾出一个位子,就是顺位提拔几位骨干,也好让大家有盼头嘛对不对?史科长干了七年副科长早该拨正,可惜局里一个萝卜一个坑始终没机会;老王在科里呆了十八年至今还是副股级办事员,也应该提个副科长了……唉,要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太多了,我想就从我做起吧,身为局领导这点高风亮节还是应该有的。”

  本来傅局长只是看不习惯朱冬生的虚伪嘴脸,并非不同意他的想法,这几年史科长逢年过节都往自己家跑,老王也四下托人打招呼,腾个位置一下子解决两三个老同志的待遇问题何乐而不为?
  但朱冬生最后一句话把傅局长惹毛了。
  因为傅局长任常务副局长时也兼过固定资产投资审计科科长!
  如果仅仅兼任固定资产投资审计科科长也罢了,关键是傅局长也曾在局党组会上拒绝过不再兼任的建议。
  当时组织上准备提拔傅局长,委派他到省委党校培训三个月。党校培训素以严格著称,上课期间一律不准开手机,出校门要逐级请假等等,相当于封闭式学习。
  考虑到审计报告的时效性和紧迫性,傅局长临走前的局党组会上,有人提出是不是取消常务副局长兼任科长的做法,免得因领导长时间不在岗影响正常工作。傅局长虽提拔有望,也防止出意外位置被别人挤掉——在这官场是很正常的现象,不到红头文件正式下发一切都说不准。本着留条后路的想法,他断然拒绝这个建议,说自己可以利用双休回家期间处理相关事务,不会影响工作。听他这么说,其它局领导们没再坚持。

  朱冬生自诩“这点高风亮节还是有的”,岂非讽刺自己没有高风亮节?傅局长勃然大怒,冷冷说:
  “好一个高风亮节,我还以为朱局长病情加重呢。”
  去年朱冬生得的是急性病,经过治疗急性转慢性,一直靠打针吃药治疗。身体毛病的人最忌讳别人诅咒病情加重,当下瞪眼怒道:
  “姓傅的,你再说说看?!”
  傅局长冷脸回道:“就肯你说话,不让别人说?”
  “党组会应该谈工作,是攻击别人身体健康的场合吗?”
  “你又不是国家领导人,有什么不能公开讨论的?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健康也是任职资格的必备前提。”
  “放屁!”

  朱冬生气结,顺手操起茶杯扔过去,正好砸在傅局长鼻子上,一下子鲜血淋漓。傅局长也急了,抄起椅子劈头盖脸砸在朱冬生额头,“咚”,朱冬生本来身体就虚弱,被这下重击当场打昏过去……
  局党组会议演变成全武行,霎时成为顺坝街头巷尾的笑谈。但这件事又不仅仅是笑谈,因为方晟正琢磨拿正府组成部门开刀,不经意间机会就来了。
  厉剑锋担心方晟介入,抢在县常委会召开前作出三项决定:
  一、傅局长和朱冬生停职检查,书面检讨报县长办公会,通过后才考虑恢复原职;
  二、责成审计局其他党组成员认真反思,深刻检讨,近期拿出切实有效的措施提高和严肃工作纪律,整治工作作风;

  三、迅速查明纠纷始末,在全县范围进行通报,各单位各部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今后再发生类似现象一律撤职查办!
  果然,常委会按事先拟定的议程一项项商讨完,方晟主动提起审计局党组会上对打的事,厉剑锋立即让吴大兵向常委们通报了三项处理决定,心里自忖反应迅速,处理得当。
  不料方晟听完后第一反应是:“为什么等到今后再发生才撤职查办?不如就拿这两位开刀!”
  常委们大惊,面面相觑,良久吴维师慢吞吞道:“因为一点小纠纷就免掉两个科级干部,顺坝没有先例。”
  “顺坝有没有党组会上打架的先例?”方晟反诘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