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58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来不需要额外用刑了,让你这么躺着够你受的。”陈秉达拉过暗卫搬来的太师椅坐了下来。
  灵儿已经挣扎地爬了起来,走到匣床边,一副要和齐阳共进退的模样。
  陈秉达心念一动,对灵儿说道:“小跟班,你想不想让我解开齐阳身的束缚?”
  灵儿不假思索点了点头。
  “那你愿不愿意代他受刑?”陈秉达笑着问。
  “啊?”灵儿忍不住看了看地的那些刑具,害怕得浑身颤抖。
  “铜铃,别理他!”齐阳着急地大喊。
  陈秉达继续诱惑道:“你知道齐阳身的那些布条会给他带来多大的痛苦吗?你若愿意,我让人解开那些布条。”

  “陈秉达,你……”齐阳说到一半,被暗卫封住了哑穴。急得齐阳用力地挣扎起来,可是不论怎么挣扎,他还是一动都不能动。
  灵儿小心翼翼地向陈秉达确认道:“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是自然。”陈秉达承诺道。
  灵儿看了看地那些形怪状不知作何用途的刑具,又看了看还在匣床苦苦挣扎的齐阳,对陈秉达点了点头,说道:“我愿意!”
  陈秉达有些惊讶,灵儿明明害怕得浑身颤抖,却还是愿意代齐阳受刑。他看了看地的刑具,指着那一团堆放的锁链对灵儿说道:“跪去!”

  “不要听他的!”齐阳在心痛苦地大喊,可惜灵儿听不到。
  灵儿震惊地看着那团又粗又长锁链,这才明白那是怎样的一种刑罚。而弄湿那锁链表面的是齐阳哥膝盖流下的鲜血吗?
  灵儿慢慢走向那团锁链,不再是害怕,而是心痛。齐阳哥腿本来有顽疾,他怎能跪这种锁链呢?灵儿毫不迟疑地屈膝跪在锁链,想感受一下齐阳哥当时所承受的痛苦。
  剧痛从膝盖处传来,灵儿从没受过这种苦,疼得直掉眼泪。但膝盖更痛的却是她的心,终于她忍不住跪伏在地,伤心地哭了起来。
  听到灵儿的哭泣声,齐阳只觉得心如刀割,眼眶也红了。
  陈秉达看不下去了,吩咐暗卫道:“把这小跟班绑回木桩去!”
  灵儿膝盖疼得一时无法走路,只能任由着两个暗卫将自己拖走。她抽泣着说:“你说好了要解开他的!”
  陈秉达笑了笑,起身走到匣床边,解开了齐阳的哑穴。
  “陈秉达,你曾答应过我什么?”齐阳愤怒地问。
  “不伤害他吗?那是昨夜的事了。”陈秉达笑道,“况且适才也是他自愿的,我可没有逼迫他。”
  “你敢再伤害她试试!”齐阳冷冷地威胁道。
  “你觉得你的威胁对我有什么用?”陈秉达说完,转头对已把灵儿绑好的两个暗卫说道,“把这些布带解开吧!”
  “可这是二公子交代的……”那两个暗卫很是为难。

  “让你们解开解开,你们二公子那儿我自有交代。”陈秉达说。
  那两个暗卫也只好听命行事。
  灵儿终于松了口气,看来齐阳哥说得没错,这个陈秉达还真徐乐要好一些。
  束缚一解去,齐阳便觉得四肢的血液又重新流动了起来。虽然四肢还是又酸又麻,使不力气,但已没有之前那般难受。

  陈秉达见齐阳难耐地动了动四肢,笑着说:“没想到我会过来吧?”
  齐阳见陈秉达没再想对灵儿做什么,暗暗松了口气。他淡淡地说:“不,在下正等着陈公子。”
  “哦?你怎么猜到我会过来?”陈秉达好地问。
  齐阳看向陈秉达,说道:“明日一早,徐乐会让在下服药,到时你要报仇都不知该找谁了。”
  “果然是聪明人,连我的心思都猜到了。”陈秉达笑着说。
  “山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所以你一定不会放过徐乐出门的这段时间。”齐阳继续说。
  被说成是猴子,陈秉达也只是笑了笑,竟然没有动怒。

  这让齐阳有些惊讶,陈秉达之前的心情看起来并不好。
  “你怎么知道他出门了?”陈秉达开始有些困惑,后来想了想,才了然地说,“看来你听到了石门开启的声音。”
  其实,齐阳并没有听到那声音。适才他光顾着说服灵儿,还要忍受被束缚在匣床一动都不能动的痛苦,根本没有更多的精力去留意周遭的动静。
  然而齐阳也没有反驳,他说:“在下还知道他是为了《天下毒大观》一事出门的。”
  “你还知道《天下毒大观》一事?”陈秉达有些惊讶,“看来这些都是你在暗策划!这几日你可把他耍得团团转呀!”他的语气却难掩钦佩之情。
  齐阳没有回答,他正思考着该如何诱使陈秉达钩。

  陈秉达笑着拿出一双黑色的手套戴了起来。
  这让灵儿心涌起了极度的不安。
  然后在陈秉达伸手拉开齐阳的衣袍时,灵儿惊恐地大声问道:“你要做什么?”
  “别吵!”陈秉达不悦地瞪了灵儿一眼。
  害怕他们再封自己的哑穴,灵儿赶紧小声地说:“他全身都是伤,不能再用刑了!”
  “能不能再用刑,可不是你说得算的。”陈秉达说着,继续手的动作,仿佛在查看齐阳的伤势。
  齐阳心道:“机会来了。”
  齐阳趁着陈秉达俯身靠近自己时小声地说道:“你若想报仇,在下倒有个主意。”
  陈秉达闻言,站直身体,笑道:“说来听听!”
  齐阳却不想在灵儿面前说。
  “怎么又不说了?”陈秉达挑眉问道。
  “你靠近些。”齐阳低声道。
  陈秉达警惕地问:“你想干什么?”
  齐阳颇感无奈,陈秉达当他手脚的锁链是不存在的吗?
  “你这么狡诈,我可不敢轻易靠近你。”陈秉达谨慎地说,“你要说这么说吧!”
  齐阳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那请陈公子封住铜铃的昏睡穴吧!”
  “呵呵!”陈秉达闻言笑了,“原来你是不想让你的小跟班听到呀!”

  灵儿不知齐阳想和陈秉达说什么,她紧张地看着陈秉达,不停地摇头表示拒绝。
  陈秉达看了看齐阳,又看了看灵儿,似乎有些犹豫。
  齐阳催促道:“待徐乐回来晚了。”
  陈秉达心想时间的确不多了,同意道:“那好吧!”但他却抬手拦下了想要去封住灵儿昏睡穴的暗卫,亲自走向灵儿。

  齐阳不忍心灵儿受罪,难过地闭了眼睛。
  “不要!”灵儿轻声哀求道,希望陈秉达能放过她。
  陈秉达邪魅一笑,极快地在灵儿身点了两下,然后又走回匣床边。
  “好了。你可以说了吧?”陈秉达说着,坐回椅子。

  “当日在下将你重伤剑下,从此你只能隐姓埋名栖身在徐乐的羽翼之下,长年累月生活在这酷似牢笼的天圆山庄里,连赏个月都做不到。”齐阳缓缓开口。
  “不错,这段恩怨我永世难忘。”陈秉达冷笑道。然而在他的心却没有先前那么在乎了。
  “此仇不共戴天,你一定想要将所有的酷刑用,报当日之仇吧?”齐阳说。
  陈秉达看了看被自己扔了一地的刑具,心却没有那种报仇的愉悦。
  “可是你却畏首畏尾,不敢用大刑。”齐阳继续说。

  “何以见得?”被看穿心思,陈秉达有些不服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