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妈的秘密》
第356节

作者: 闪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姚子还很配合我,装了个苦瓜脸的模样,司机师傅也不是很大的年龄,大概三十来岁,很豪爽,拍拍肩膀说,“好,包在我身上,有我在,前面那车就别想跑了,放心,我跟着有一手,哪怕闯红灯,我也不会跟丢了,放心吧,老子也是最讨厌给人家戴绿帽的女人,这种事儿绝对不能忍兄弟,要不这一单,我给你免单吧?”
  我一看,司机师傅是性情中人啊,我哈哈笑说,“这可使不得,这是你的工作,该收的钱,还是得收,不能这样的,你要给我们优惠,那我们不介意,免单就不必了。”
  那司机一听我这么说,倒也识时务,就说:“行,那到时候下车的时候你们看着给吧,助人为乐是快乐之本,这单,我也不想着赚钱了。”
  对于这司机,我们挺佩服的,问了问,还是个本地人,家里虽然缺钱,但也不差这么一次两次的车费。

  很快,蒋田的车停了下来,原因是前面那辆出租也停了,我们的司机停在了拐角处,怕被发现,所以才停这里的。司机问我们要不要下车,我们说暂时不用,先等会儿。
  司机也看到了,那吴洁玲和蒋田教授接头了,蒋田帮她开的车门,上车之前还摸了下吴洁玲的腿,吴洁玲娇羞的打开了他,不让他乱摸。
  司机骂了句草,说:“这能忍吗,哥们,你这女票很漂亮啊,但是出轨的对象,尼玛,比我还老呢,这是个老师还是教授啊?”
  我心想这司机猜的真准啊,不过,我们都没接话,而是紧张的看着,司机看我们没理他,而是紧张的看着,以为我们生气他调侃姚子呢,就摆摆手,过了一会儿,蒋田的车开了,司机就带着我们一路疾驰跟了上去。。。

  司机说,“不好意思啊兄弟,我刚刚那个话不是有心的,放心,我肯定帮你们跟上,跟不上,老子一分钱不要你们车费。”
  我心想这司机还真心热,就安慰了他一句说:“没事师傅,跟慢点,很快就到了。”
  我们看了看地点和范文给我们的定位,快到黄西宾馆了。很快就要停车了,我就和师傅说,“到那个拐角处的宾馆前面的路口再停车,千万别在宾馆门口停。”
  那司机会意,特意开了过去,在黄西宾馆的前一个十字路口停的,我们只要下车了回头就能假装绕过去回到黄西宾馆。只是,当我们下了车,看到吴洁玲和蒋田教授刚好要下车的时候,突然之间,蒋田一把拉过了吴洁玲的手,把她拽上了车,然后,应该是锁了车门,直接一股脑的车就开了出去,车子七拐八拐的,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就拐的没影了,我们吃了一惊,只看到蒋田的车往西面开了,但是什么位置,往哪里拐的,我们根本没看清楚啊。

  吗的,我们赶紧的拦住了要开走的那个司机,他问我们怎么回事,我们把事情说了,赶紧的指着那个方向说,“司机师傅,快点快点求你了,你刚刚看到那辆黄颜色的车子么,他往西边的哪个方向?你看到了么?”
  那司机怎么可能看到,他就说,“没有啊,我刚刚把你们放下来,心想这次做了件好事儿呢,怎么了,那人跑了?”
  他也没看到,这下完了,只能边跑边追,得亏骑了摩托车的强哥反应够快,他早追一步,应该能看的到在什么位置,但是他在骑摩托车,我们不方便打电话给他,就只能懵逼的一路找,一路找位置,咦边给吴洁玲的威信发消息,希望她能发个定位给我们,可是我有点不抱希望了,因为蒋田都这么做了,显然是发现了我们的跟踪。
  我把这事儿和范文说了,他们的人立马从黄西宾馆撤出来,再继续呆着也没意义了,范文说:“是我们大意了,这个老油条,作案多次没出事,显然有他的过人之处的。”
  我也一拍脑门开始怪自己,说:“他在校门口的时候看了我一眼,我想,那时候他就有所怀疑了吧,但是他还是不动声色的装作不知道,这个老狐狸,太狡诈了。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快找人吧,吗的,给我打强子的电话,一直到打通为止。”
  我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强子了,他的摩托车能有个位置,也能抢救到吴洁玲,让她做诱饵不成,万一这蒋田教授恼羞成怒,把她给**了,那我就成了千古罪人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就心里难受,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沈瑜晴会那么偏激的想要杀了李心怡了,哪怕李心怡不是真的想要淹死她的闺蜜,但她的闺蜜却是因为她而死,沈瑜晴这辈子都睡不着觉了。
  也许,如果,可能吴洁玲出了事的话,我也会这样的,我的罪恶感会伴随我一生,就和陈诗恩一样,这是我永远的心中的痛。
  车子一直在开,司机也急得不行,我们更是急得不行,不停的联系人,看下有没有在这附近看到那个车牌号的,看到蒋田教授的车的,这附近的宾馆都找遍了,都没有。
  而吴洁玲的微信,她也是一直没有回,可能真的是出事了。
  强子的电话也是打不通,司机带着我们绕了一上午一下午,中午饭都没吃,就一直找一直找,甚至都打算报警了,还是找不到。这件事说到底还是不光彩,我希望给吴洁玲最后一个机会,如果报警的话,不单单蒋田的事儿会被捅出去,吴洁玲裸贷的事儿也会被捅出去,那么,她就没法活下去了。
  所以我不同意报警,谢过司机以后,给了他两百块钱,终于在接近下午六点的时候,我们打通了强子的电话,他咳嗽了好几声,说,“容我喝口水。”
  之后,他就问我们在哪,我说,“你先告诉我们追到了没有。”
  他回答了句,“本来是追到了,后来被他给跑了,那家伙显然比我熟悉市区的道路,我一下就被他甩掉了,有个地方有交警,还有红绿灯,一大批车经过,我摩托车绞尽脑汁也过不去啊,他已经先跑了。”
  我们就打车去了他所在的地方,最后出现的位置在一个小湖的前面,那里有个大马路的十字路口,各方车辆汇聚,确实容易出车祸和被人甩掉,为了追人出车祸可就不值当了。
  而且,我本能的想着,吴洁玲不会出事,这蒋田有色心也有色胆,但是他至少不敢杀人吧,偷个丨内丨裤都小心翼翼的,怎么敢做杀人放火的事。
  和强子会面以后,看他累得不行,我们就找了个地方吃饭喝水,一边等范文他们,范文他们到了以后,我们十几个人相视苦笑,十多个人,被人家一个蒋田教授给耍的团团转,人家不愧是老教授,收拾我们这些年轻人跟玩似的,耍猴也不过如此。
  范文也是苦笑:“峰哥,我对不起你呀,几次想为你出谋划策,结果都失败了。”
  我拍了下他的肩膀说,“这事儿不怪你,今天这事儿,还真的一点都不怪你,怪只怪,我们小看了一个大学教授的圆滑。”
  就这样我的电话和微信,我一直守着,其他的人也差不多,就希望能等到吴洁玲的消息,可是,一晚上过去了,没一点消息,姚子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我还没睡,两眼血丝的问我:“峰哥,你一夜没睡?”
  日期:2018-04-23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