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2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书记,经初步调查两名死者都不是本地人,一人死于同伙枪下,另一个自杀身亡,所以凶手嘛……”
  “毛局长,你在蒙三岁小孩呢!哪个人没事开枪杀同伴,然后冲自己脑袋开枪自杀?练枪法也不是这样练法!肯定受到胁迫才不得不这样做!你们的任务就是找到枪手幕后指使,弄清楚这两个家伙为什么要死!”
  “好,好……”
  “给你半个月时间,破不了案引咎辞职!”
  最后方晟冷冷地说。

  经身份核查,两名死者分别叫张小凡、刘天,两人生前是战友,四年前同时从某市特警队退役,之后与社会上不法分子勾当犯案累累,单命案都有三起,是省级通缉犯,之前有两次被警方追捕围困,因两人身手不错且携带枪支,最终还是强行突围。
  白翎拿来在吴新东家提取的指纹、脚印,与张小凡完全一致,说明两人一周前就潜入顺坝听候那帮人调遣。
  如果夜里设伏是金红公司布下的陷阱,说明两人听命于吴新农,那么,吴新农为了保守秘密亲自下令杀害亲生哥哥吗?想到这里真是不寒而栗。
  酒店里没有电脑,鱼小婷只得来到锦绣小区方晟租的房子里,将夜里拍的图片逐个打开在电脑上仔细分析。图像鉴证方面白翎自愧不如,搬张小凳子坐在旁边学习。
  看到一半,方晟突然回来了。本来上班期间不可能擅自离岗,可他早上去单位时忘了带手机,又不愿肖冬踏入自己这个戒备森严的家,只能亲自跑一趟。开门进来见到鱼小婷不由一愣!
  鱼小婷也愣了下。
  见方晟惊讶的神色,白翎很正式地介绍道:
  “你们已见过几次吧,表嫂鱼小婷。”

  方晟点点头:“嗯,昨夜鱼少校的对手很强,两个都是退役特警。”他故意不跟着叫“表嫂”,为今后私情暴露留下空间。
  鱼小婷的目光又回到电脑屏幕,淡然道:“不算很强,还可以吧。”
  “表嫂在酒店吃住都不方便,不利于隐蔽身份,我觉得还是搬到我家住比较好,方晟你觉得呢?”白翎突然抛出这个敏感话题。
  “没必要的。”鱼小婷赶紧说。
  方晟假装匆匆进房间拿手机,调整一下情绪才回到客厅,笑道:“你们商量,我的态度是热情欢迎,同时尊重鱼少校的意见。先走了,有事联系。”不等白翎回答便假装匆忙的样子溜出门。
  “我在酒店一个人挺自在,住过来打扰你俩正常生活,我也别扭。”鱼小婷强调道。
  白翎笑道:“别扭什么,一家人嘛。”
  鱼小婷很认真地说:“还不能算一家人,老爷子到现在都没肯见他。”
  这句话有很大的杀伤力,也立即转移了话题,白翎呆呆出了会儿神,叹道:“爷爷也真是,成天跟小宝黏在一起,却不肯见小宝爸……”
  “或许老爷子对他不太放心。”
  “你都不放心,何况老爷子。”鱼小婷淡淡地说。

  白翎听明白她的一语双关,呆了半晌说不出话来。
  鱼小婷又说:“远在香港的赵尧尧更不用提了吧?”
  白翎又一呆。即使鱼小婷与方晟之间有过什么,她根本没资格吃醋。自己只是方晟的情人,或者说之一,在鱼小婷面前并无任何优势,更无权用伦理之类的东西来约束她。
  赵尧尧大概早看穿无法独自拥有方晟,索性远避香港来个眼不见为清。赵尧尧都看破了,自己还看不破?
  白翎坐旁边胡思乱想,鱼小婷却专心致志查看图片,局部放大、特殊处理、光影设置等等,手指在键盘上快如疾风。
  “有问题!”鱼小婷突然说。
  白翎精神一振,连忙凑过去看:“发现线索了?”
  屏幕上是一张四个人在KTV包厢的合影,两男两女围成半圆面对镜头做出“V”字手势,笑得放荡而无忌。

  琢磨了半天,白翎说:“一个男的是金红公司副总,一个是财务总监,两个女的是KTV公主,很平常啊。”
  “包厢里还有一个人。”鱼小婷指了指四个人前面的茶几,玻璃上倒映有第五个人模样,手里正拿着手机。
  “噢,我倒忘了拍照的人!”白翎一拍脑袋懊恼地说。
  “仔细看看他是谁。”
  白翎歪头盯着屏幕瞅了好半天,迟疑道:“好像……”
  鱼小婷索性调出另一张照片,那是公司十周年庆典的合影,当中站着几位领导模样的,鱼小婷用鼠标在其中一人身上画了个圈:

  “就是他!”
  这张照片刚刚白翎也看过,不过停留了四五秒工夫,想不到鱼小婷已将上面十多个人的容貌都记住了。
  白翎脸一红,讪讪道:“他是谁?我刚到顺坝没几天,根本不认识。”
  “城管局贾局长!”
  城管局局长和金红公司高层混在一起泡KTV,联想到城北中心村强拆事件,其中意喻不言自明。

  方晟在会上当众询问强拆事件时,贾局长推说是居德平亲自打电话下的命令,看来一半真一半假,居德平确实有可能打过电话,但贾局长在这件事里也起到了推动作用。
  白翎立即打电话告诉方晟这一发现,方晟沉吟良久说算是有价值的线索,但仅凭茶几玻璃的倒影不能构成证据,况且正府官员与房产商喝酒唱歌虽是明令禁止的行为,还够不上违法乱纪,更不能因此指责他直接操纵城北中心村强拆事件。
  说得有道理啊。白翎悻悻回到座位转述了方晟的话,鱼小婷又调出那张照片,盯在上面直直看了四五分钟,微微一笑道:
  “还有线索。”

  白翎迷茫道:“在哪儿?”
  “你看方副总腰旁边露了个皮包的一角,这个包我在财务室保险柜里见过,专门放各种卡和现金。方副总在金红分管财务,和财务总监一起陪贾局长唱歌说明什么?”
  “企业送礼为防止私吞必须双人在场,两人为了给贾局长好处费!”白翎终于想通了。
  “只要查清楚唱歌的日期,再调查金红公司银行流水,还有贾局长实际控制的账户,几方面对比就知道了!”鱼小婷自信满满说。
  “几年前发生的事,谁记得清?”白翎愁眉不展道。
  “答案还在照片上。”
  “哪里?”白翎平时觉得自己还算聪明,在鱼小婷面前象弱智似的,总是跟不上人家的节奏。

  鱼小婷将照片一再放大,画面锁定到方副总的手腕,只见他戴的手表上清晰地显示有年月日和星期几,一算时间正好是城北中心村强拆事件发生后第十天!
  调阅银行账非常简单,白翎以吴新东专案组组长名义一天内跑遍县城所有银行——顺坝经济落后,交通不便,除了传统的工农中建和信用社,其它股份制银行根本不愿意过来设支行。
  将取到的数据通过内部线路发给仍驻扎在梧湘的专案组小李,请他导入大数据分析系统里进行二次处理,六个小时后处理结果就出来了:
  方副总邀请贾局长唱歌那天,上午在工行办了张户名为张德胜的银行卡(经查张德胜是顺坝山里的药农,身份证办理后第二天以两块钱卖给专门收身份证的贩子),之后财务总监以日常现金支出为由从建行取出四十万现金,再返回工行存到张德胜卡中。

  就是唱歌的这天晚上,方副总和财务总监把卡交给贾局长,作为下令强拆城北中心村的好处费,贾局长自然笑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