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56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乐笑着说:“齐少侠武功高强,又狡诈多端。若是没有这些锁链,本公子可没把握能逼他范。”
  “你可以把我关在这儿,让他回去休息。他不会丢下我自己离开的!”灵儿勇敢地说。
  “别说了!铜铃,你若不怕脏留下吧!”齐阳低声道。他怎能让灵儿代他在此受苦自己去休息?
  “真是有情有义呀!你为我求情,我代你受苦。”徐乐笑着说,“可是,铜铃你还喊他神医,难道不知他的真实身份吗?”
  灵儿转过身看向齐阳,说道:“不管他有什么身份,他都是我心的那个人,永远都是!”
  齐阳心震撼,眼睛不禁湿了,幸好有黑布条蒙着,不易被人察觉。

  “哼!”徐乐冷哼一声,说道,“但不知明日之后,他还会不会是你心的那个人!”
  灵儿对蛊毒并不了解,之前听他们说话感到一头雾水。她趁机提出心的疑问:“明日你要对神医做什么?”
  “只是让他乖乖听话而已,你看他这么倔强!”徐乐笑着说,“好了,耽搁了不少工夫,本公子还有其他事要办。”说完,徐乐转身要离开。
  “你别走!”灵儿忙喊道。
  “还有什么事?”徐乐有些不耐烦地问。
  “你这么绑着他,让他怎么养伤?”灵儿语气渐渐放软,最后变成请求,“把他放下来,让我给他点药吧?你也不希望他伤重而死吧?”
  “你这是在求我吗?”徐乐嘴角一勾,问道。
  “别求他!”齐阳低声道。他不想让灵儿受委屈。
  “对,我求你!”灵儿毫不犹豫地说。
  “把他绑到匣床。”徐乐对一旁的手下命令道。
  “还有,神医他的胃不好,能让他吃点东西吗?”灵儿继续问。

  徐乐看了灵儿一眼,什么也没说走了。
  灵儿忘不了那两个暗卫是怎样残忍折磨齐阳的,还有适才故意让齐阳呛水的事。她心怨恨,表面却又得讨好他们,只为了让齐阳哥少受点罪。
  “两位大哥,你们辛苦了。手能轻点吗?他身都是伤。”灵儿好声好气地说。
  灵儿的恳求有没有让那两个暗卫放轻动作没人知道,却让齐阳心疼不已。他虚弱地说:“都已经麻木了,不疼了。”
  可这话音刚落,齐阳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原来那两个暗卫在将他从刑架放下来时“不小心”撞到了他背的伤。
  “你们小心点!”灵儿着急地说。
  “小兄弟,我们也没办法,他身都是伤,碰哪里都能弄伤他。”说完了,他们还故意在齐阳身按了按,疼得齐阳浑身打颤。

  “你们……”灵儿埋怨地看着他们,却也不敢出声责怪。
  灵儿心疼地看着齐阳被他们折腾着送到了匣床。他们拿出粗重的锁链把齐阳的四肢锁好,还拿了布带将齐阳各处关节紧紧地固定在匣床。
  “你们这是做什么?”灵儿着急地问,“为何要用这些布带?”
  “你以为二公子让他匣床是让他躺着休息?”一个暗卫冷笑道。
  “匣床本身是一种刑具,让受刑者浑身不能动弹,受尽折磨。”另一个暗卫好心地解释道。
  “这……”灵儿心疼地看着齐阳。
  而那两个暗卫绑好齐阳退到一旁去休息了。
  灵儿趁着那两个暗卫没注意,伸手去摘齐阳眼蒙着的黑布。
  齐阳慢慢睁开眼睛,以适应了白日里的光线。
  “齐阳哥……”灵儿含泪轻声唤道。
  “别哭!”齐阳心疼地说,声音沙哑而无力。
  “齐阳哥……”灵儿含泪轻声唤道。
  “别哭!”齐阳心疼地说,声音沙哑而无力。
  “他们把你绑得这么紧,弄疼你了吗?”灵儿担忧地问。

  齐阳想摇头,却发现头被卡在匣床的凹陷里,一动都不能动。他只好忍着喉咙的不适轻声道:“动不了反而不疼。”
  这并没有安抚到灵儿,她的眼泪掉得更凶了。
  齐阳轻轻叹了口气,眼下他得赶紧想办法把灵儿救出去。
  灵儿拭去泪水,想查看齐阳身的伤。可当她刚拉开那破败不堪的黑色衣袍被齐阳拦了下来。
  “别看!”齐阳急道。

  “好,我不看。你别着急,闭眼睛休息一会儿吧!”灵儿柔声说道。她知道齐阳哥不让自己看伤口是怕自己担心,那她等齐阳哥睡着了再看。
  齐阳却一眼看穿了灵儿的心思,艰难地吞了吞唾沫,解释道:“陈秉达用刑时很讲究,会大量失血的伤口他都处理过了。你不必担心。”
  “用烙铁吗?”灵儿难过地说。
  “总不停失血要好。”齐阳苦涩地说。
  灵儿点了点头,又含泪说道:“我还想看看他都对你用了什么刑。”
  “是用针扎了扎,还能用什么刑?”齐阳轻描淡写地说。

  灵儿听出齐阳的敷衍,又问:“那你这一身的伤……”
  “那都是之前的鞭伤。”齐阳早想好了说辞。
  “那地的那些刑具呢?”灵儿痛心地问。
  “地?”齐阳一愣,然后想往地看去,可他此时根本动不了。

  灵儿看着散落一地的刑具,哭着说:“难道那些都是陈秉达随手乱扔的吗?”
  齐阳只好应道:“或许是吧?”
  “那面的血迹呢?”灵儿又问。
  “那是以前留下的吧?”齐阳突然想到什么,又问道,“这里头这么暗,姑娘……你怎么看得清头的血迹?”
  灵儿却没再接口,转过头看着齐阳。她拉起自己的衣袖轻轻抹去齐阳额头的汗水,柔声说道:“不说那些了。既然你不让我看你的伤,我不看了。你一动也不能动,会很累吧?”
  齐阳笑了笑,才说:“还好。”
  “让我帮你揉一揉吧?”灵儿满怀期待地问。
  齐阳没有回答,若是这样能让灵儿心里好过些,那让她揉吧!
  得到了齐阳的默许,灵儿开始揉搓齐阳被束缚的右臂。

  齐阳的手臂原本因为长久的悬吊又酸又痛,此时又被固定在匣床不能动弹,更是酸麻难耐。
  而在灵儿的揉搓下,齐阳感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感受到齐阳手臂的肌肉渐渐放松了下来,灵儿才移开,继续揉下一处。
  在灵儿的悉心照料下,身心俱疲的齐阳渐渐放松了精神,闭了眼睛睡了过去。

  灵儿这才稍稍放下心来,继续手的动作。
  “水……”齐阳闭着眼睛难受地梦呓。
  灵儿这才记起齐阳先前口干舌燥,她转头看向那两个暗卫。
  只见那两个暗卫坐在角落里,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拿着酒杯对饮。

  灵儿起身走过去,忍下对他们的厌恶,和声细语地问道:“两位大哥,能给我点水吗?”
  “喏!”一个暗卫指了指边的水壶。
  灵儿道了谢,拿起水壶和水杯要往回走。
  “等等!你要给他喝?”那个暗卫出声拦下了灵儿
  “我……”灵儿还没说完,被那个暗卫打断了。
  那个暗卫说:“你自己喝可以!他不行?”
  “为什么?”灵儿着急地问。
  “这是规矩。”那个暗卫不耐烦地说,“要喝快喝,不喝走!”
  灵儿看了看手的水壶,又看了看齐阳,做了一个决定。
  她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漱了漱口,接着又倒了满满的一杯水喝了,然后把水壶和水杯放回去,走回齐阳的身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