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74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04 12:30:50
  第89章 小试身手
  两个执行任务的贼,竟然在途中被人给偷了,这件事如果传出去一定是业内惊天的丑闻。如果宁十三在身边,一定勃然大怒,把东平一带的同行召集过来,臭骂一顿。对鸭屎与黑蜘蛛来说,他们不敢告诉师父,也没有时间查明真相。
  “从手法上看,不是我们一路的,”黑蜘蛛极为生气地说,“如果给我们留点车费,我们也就罢了。如今什么都没有留下。太过分了。”
  “那几张图片和小玉玺的模型在你那里吧?”鸭屎突然想到了他们带的最重要的东西,于是问道。
  黑蜘蛛一脸茫然地道:“肯定不在我身上。”
  “糟了。”鸭屎很震惊地说,“如果这些东西被人拿走,一旦走漏风声,咱们就难以执行任务了。我们必须得把东西找回来。”
  “我们已经耽误了那么多时间了。再说,我们也不知道几点做的案,怎么找?”黑蜘蛛说道。尽管她很生气,但是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东平。哪怕是浪费在济南也好。
  “不出这口气,咱们都白混了。再说,这些东西不追回来,我们去济南也没有意义。”鸭屎一脸愤怒地说。
  “我们就在客栈找找,如果那人已经出了客栈,我们就不管他了。”黑蜘蛛说,“你负责一、二楼,我来查看三楼、四楼。”
  “好。”鸭屎说完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由于客栈不大,也没有多少房间,经过黑蜘蛛与鸭屎几趟折腾,大致住了什么人,什么资产,很快就摸透了。黑蜘蛛与鸭屎前后脚回到了房间。

  “我这没有发现,你呢?”黑蜘蛛问道。
  “我也没有什么发现。不过,我想会会大堂里的人。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鸭屎说完就要走出去。
  “等会儿,”黑蜘蛛叫住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金条来说道,“我从上面一个客人身上取的,待会用完再还回去。”
  鸭屎笑了笑说:“我怎么没想到啊,还是二姐心细。”

  鸭屎将金条放在外套的口袋里,道上人一眼就可以看出那里有东西。他走下楼,来到大厅,坐在沙发上,笑着对大厅的年轻人说:“你是这里的老板吗?”
  “我不是啊。”那人用肥城与济南西边一带混杂的口音说。这人与鸭屎与黑蜘蛛入住的时候,忙活在前台的那位年龄差不多,但明显是两个不同风格的人。那人很容易让人判断就是干客栈这一行的,而这个人,很可疑,眼珠子极为机灵。
  “你是东平人吗?”鸭屎问道。
  “我不是。不过我在济南待过很久,所以有点济南口音。”他笑着说,“要不要喝点茶?”
  “好啊,”鸭屎说。

  那人走了过来,手里端着两杯茶,刚走了没几步被一个椅子脚绊了一下,两杯茶迅速朝鸭屎飞了过去。那人趔趄倒向前方,斜着四十五度,眼看就要倒下。由于地上是没有什么障碍物,不会受到伤害,所以鸭屎没有起身协助,而是紧盯着飞来的茶杯。
  如果鸭屎不阻挡,不仅自己会被烫伤,还有可能因为衣服被弄湿了,耽误了行程。即便是出于本能,鸭屎也得防止自己受到伤害,于是他微微站起,迅速两下子拍打了下歪在空中的杯子,俩杯子几乎同时向桌子上落去。
  鸭屎抓起旁边的一个蒲扇,猛的垫了过去,那对杯子落到蒲扇上时,他将蒲扇贴着桌面一抽,两杯茶并排在桌子上,一滴没有洒。这时,即将摔倒的那位年轻人脚尖一用力,身子一下子从即将倒地直了起来,手里托着托盘,几乎站在了原位。
  那人抬眼一看,见两杯茶都放到了桌子上,而鸭屎面不改色地坐在那里,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他走到鸭屎跟前,将托盘放下道:“对不住,失手了。”
  “没事,虚惊一场。”鸭屎小声说,说完嘴角挤出一丝笑容,随后又将笑容立即隐藏了起来。
  “没洒到你身上吧?”他拿出洁白的手绢,在鸭屎身上擦拭着。
  “没洒出来,不用擦,别客气。”鸭屎顺着他的手阻挡他的手绢近身。在与他的手接触的时候,大致感受到了他的灵活度与力度。
  “还是擦下吧,”那人一边小声说,一边避开鸭屎的胳膊,轻轻拂掉了鸭屎衣带口的尘灰。鸭屎的体感是有东西在他身上一丝划过,当他意识到出问题的时候,自己的金子已经没了。不过,鸭屎也不是吃素的。
  他猛然缩了下手,将手臂缩短,进而伸出,握住他的手腕,很客气地说:“真的没事,不劳您费心。”鸭屎仅仅抓着他的手臂,在对方身上蹭了一下,就将对方口袋里的鼻烟壶摄取到了自己袖管里。

  “既然小哥不让擦,我也就不勉强了,小哥请喝茶。”他收起手绢,将一个茶杯端起,递给鸭屎。鸭屎端起茶杯,扬起脖子就喝。他见鸭屎喝了,自己也喝了起来。喝完后,他就这样一直看着鸭屎。
  慢慢的,鸭屎眼睛开始迷离,眼看就要摔倒。
  “小哥,小哥,”他叫着鸭屎,随后笑着说,“想跟我斗,你也不问问我是谁。哈哈哈。”
  鸭屎慢慢倒在了沙发上,那人从口袋里掏出他从鸭屎身上偷走的金条,拿在手里,掂了掂重量,随后扔进了口袋里。他吹着口哨,回到前台,拿出一个细长的小刀,撬开了各个抽屉,把抽屉里的东西,不停往一个帆布口袋里装。
  他扛着帆布口袋,大模大样地要往外走。突然鼻子痒痒,想打个喷嚏。不过怎么都打不出来。当时是晚上,灯光很暗,他对着低功率的电灯看了半天也没有打出来。突然他想到了自己的鼻烟壶,于是便伸手到口袋里找,不过怎么都找不着了。

  他将帆布袋放到身边,把外套脱下来,仔细去找,依然没有找到。
  “日他娘的,神了,邪门了。日他奶奶的。”他边找边骂,丝毫没有注意身边的帆布包。当他放弃搜寻,想提包走人的时候,突然发现帆布包没有了。
  “我日你娘,谁挡我的道?”他跺脚对着黑暗大声骂道。
  日期:2018-03-04 16:46:55

  第90章 过了几招
  “会不会是那个孙子没中我的麻药?或者是我的麻药失效了?”这人脑子里胡乱想着,一时半会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他走到沙发旁,看着鸭屎躺在那里并没有动,于是又觉得不可思议。他走上前,朝鸭屎身上踢了一下,鸭屎并没有动。
  他刚要转身,突然透过微弱的灯光发现,鸭屎脑袋正枕着他的帆布包。这下他可火了,从身边操起一个凳子,直接打向鸭屎。鸭屎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说:“你是哪个门派的,怎么这么粗鲁。都是走江湖的,相互借个道多好,你怎么什么人都偷。这样,你怎么混啊。”
  鸭屎的几句话,将对方说得脸通红,这人顿时意识到,刚才鸭屎并没有喝他递过去的茶。他混过泰安,混过济南,混过青岛,混过天津,甚至还混过北平。在任何一个地方,他都只能作案一次,下次再去,就会被当地的各个帮派给压制。虽然走江湖这么多年,也得手过不少次,但是依然没有一个像样的落脚点。
  当鸭屎问到他的门派的时候,他的脸都红了。不过,他早年在济南道观系统学习过轻功,如果说出自己是某个道派的,但又怕人家不相信。再说,万一侮辱了某个门派的名声,他还有可能被人追杀,所以他挺矛盾的。
  不过,他早间年,跟人学过一些缩骨的功夫,外加轻功又好,作案的时候,没少打老鲶鱼的牌子。如今,他在东平作案,东平距离微山并不远,所以他情急之中脱口而出道:“在下李圣五,早年拜在老鲶鱼门下,如今在江湖上走单。这位小兄弟身手不错,怎么称呼?”

  不提老鲶鱼倒也罢了,一提老鲶鱼鸭屎就来气。他极为愤怒地说:“你的胆子真大,竟然敢提老鲶鱼的名字。老鲶鱼在江湖上行侠仗义一生,从未干过你干的这些龌蹉事。你也好意思侮辱他老人家的名头。”
  被鸭屎这么一骂他更懵了,完全不知道鸭屎的来历,也不知道鸭屎的深浅。他走上前,极为恭敬地问道:“敢问这位兄弟是老鲶鱼什么人?”
  “老鲶鱼他老人家走的时候,是我送他入土的。”鸭屎毕竟年少,一着急,说出了实话。
  “难道您是老鲶鱼的家人?”
  “这些你就别问了。”
  “你是他的弟子?”
  “不是。”
  “好吧。你把东西给我,咱们各走各的路。”李圣五笑着说。
  “你偷东西归偷东西,为何要把老板给杀了?”鸭屎责备道。
  “没杀。”李圣五笑着走到柜台旁,打开了柜子,鸭屎见那人被打晕了,锁在了柜子里,但不确定是不是他入住时的店员。
  “你用迷魂*谜晕我,拿了我的东西。这样的手段你也用?”鸭屎继续说道。
  “吃这碗饭的,本来就是什么手段都用,难道你不用?”
  “呸,我们怀义堂从未像你一样下作。”鸭屎突然自报家门了,刚说完,他又后悔了。他只希望对方不知道怀义堂。遗憾的是,怀义堂自从在梁山挂牌以来,整个山东道上的人几乎都知道。
  “我说呢,原来是宁爷的人。算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把我的东西还我,我把你的东西还你。咱们就当没见过。”李圣五行礼道。
  “好,把我们的东西先给我。”
  “给你。”他将一块金子扔给了鸭屎。
  鸭屎接过来后道:“其他的东西呢?钱和两个小包裹。”
  李圣五怒道:“我的包裹在你手上,东西也都在那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