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的神奇之旅》
第53节

作者: L00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五亿五千万!”山木再次举牌,他浮肿的脸都变得有些狰狞起来。这方砚台的合理估价在五亿左右,这个价格,几乎已经没有利润可言了。
  “五亿六千万。”眼镜男依旧毫不犹豫地举牌。不过他加价的额度也渐渐地谨慎起来,说明资金的压力还是有的。
  “八嘎!”怒火已经到极限的山木将太狠狠将竞价牌扔在地上,朝眼镜男吼道:“你特么又是谁,为什么一直和我过不去?”
  眼镜男似乎涵养极好,对山木将太的暴怒毫不在意,悠悠道:“我只盯东西,不是东西的……我从来不关心。”
  “你说我不是东西?”山木将太大吼道。
  “如果我的话让你生气,我深感抱歉。我收回。”眼镜男微微一笑:“请问……你是个什么东西?”
  山木将太:“!”
  宇文成这时也笑了起来,这眼镜男有点意思啊。
  这个时候,主持人开口道:“五亿六千万,还有没有人加价?”
  山木死死地盯着玻璃柜子里的浮雕龙纹紫端砚,虽然他很想拍下来,但他很清楚,眼镜男喊出的价格已经高出市场价的极限,就算他强行拍下来,也要损失一大笔钱。
  主持人喊了三次之后,最终这浮雕龙纹紫端砚被眼镜男获得。
  拍卖会结束后,这些竞拍所得的藏品不会由购买者直接带走,而是由拍卖会安排保安护送到拥有者指定的地址,以确保安全。
  山本一夫恭恭敬敬地把宇文成和香奈送出大厦,这才回去。
  香奈精神抖擞的抱着那幅卢西奥的《色彩空间》不撒手,也不让人家帮忙送也不让宇文成帮忙拿,好像今天她就准备长在画上了:“哇哇!今天捡了个好大的漏!这次父亲要夸我了!下次再来下次再来!”
  宇文成:“……”
  敢情这小妮子以为上拍卖会就能捡漏啊是咋滴……
  “嗨!宇文先生!”

  宇文成眉头一皱,扭头一看,只见刚才那个眼镜男和跟在在一起的OL制服美女站在他们身后。
  “你好,我们能不能单独聊几句?”眼睛男突然用字正腔圆的中文道。
  “你们是中国人?”宇文成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刚才拍卖会上,眼镜男和山木的对话用的都是日语,没想到竟然是中国同胞,异国他乡见到中国同胞,宇文成还是感到非常亲切的:“行啊。”
  香奈看了看宇文成,又看了看眼镜男,主要着重看了看那个女的,气呼呼地哼了一声,把头扭到了一边。
  宇文成:“……”
  宇文成随两人向一边走了几步,眼镜男伸出右手,道:“认识一下,我叫陆正,她是我的同事,沈月。”
  “宇文成。”宇文成和他握了握手,着重瞅了瞅沈月:“单身。”
  陆正:“……”
  沈月倒是不以为忤,咯咯的笑了几声。
  陆正开门见山:“你懂鉴宝吗?三足金蟾在唐朝多如牛毛,但在腹中藏宝的却是万中无一,你为什么能确定它的腹中有宝?”

  宇文成悠悠道:“其实很简单。展品上写着这只金蟾的重量,恐怕你们都没有留意这个细节。这个重量跟这只金蟾的体型有大约十克的出入。说明这只金蟾腹中是中空的。那为什么要造一个中空的金蟾呢?自然是要在里面装别的东西。”
  陆正:“……”
  沈月:“……”
  究竟要什么样的眼力,才能在不称重的情况下判断出体型与实际重量之间十克的差别?换成他们,如果没有人告诉他们这个诀窍,就算称了重,如果不用最先进的电子模型软件进行测算,他们也不知道这个体重和体型是有差别的。

  谁又会去计较这个问题呢?
  宇文成摊了摊手:“你们找上我,该不会只为了问这个问题吧?”
  陆正点点头,凝视着宇文成道:“那只三足金蟾,我希望你能卖给我们。”
  “噢?为什么?”宇文成饶有兴致地问。

  “宇文帅哥,你应该看到我们今天高价拍下许多中国古董。”一旁的沈月美女笑着说,“收回中国流落在海外的古董,这就是我们的工作。”
  “那……你们是在为国家服务?”宇文成讶然问。
  “也不完全是,我们是由政府、商人和海外华人势力共同发起的非官方组织。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让中国流落在国外的宝物认祖归宗。”沈月字正腔圆,“我们可以按市场价从你手中购买金蝉。”
  “不必了。”宇文成神色郑重了起来,“如果你们的目的是让古董认祖归宗的话,那这笔钱可以省下了,由我把它带回国也一样。”
  陆正面色一僵:“这恐怕不行。你必须卖给我们,由我们带回国。”
  宇文成好奇地看着陆正:“你是不是傻?结果没有任何区别的事情然后你还非要花上八亿爽一下?”
  陆正尴尬一笑:“我们有我们的规矩……希望你能配合我们。”
  “很抱歉。”宇文成转身就走了:“我从来不跟智障谈生意。”
  智障:“……”
  而沈月则是掩嘴轻笑:“有个性,我喜欢。想不到陆队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啊。不过他能看出金蟾的玄机,又不为钱财所动,身份应该不那么简单。”
  “去查一查他。”陆正用手指推了推眼镜。
  沈月皱眉道:“宇文不是大姓,应该很好查。如果燕京那个很有名气的宇文家族出来的,估计就比较难搞了。”
  “你错了,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宇文家的人,事情反而简单了。”陆正眯起眼睛道。
  “有道理。”沈月先是一怔,然后恍然。
  “不管怎么样,先摸清他的底细再说。”陆正哼了一声。

  “遵命。”沈月嘻嘻笑道。
  今天注定是个对很多人来说都很特别的日子。
  对藤井也是。
  此时,在他酒吧私人包厢里,有几个不速之客。

  藤井神色紧张地躬身站在桌前,沙发上坐着的是佐山组的大佬中谷央生。此时藤井的脑门渗出细密的汗珠,后背是衬衫也已湿透。中谷央生身后站着几名打手,其中一名的胳膊上打折石膏,正是不久前被宇文成废掉的久濑。
  “这个中国人,不仅废掉了大野,打伤了久濑,还掀翻了我管辖的高利贷公司,藤井,你告诉我……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中谷央生一边说,一边点燃一支香烟,他吸得非常深,呼出的时候整个包间都变得云雾缭绕。
  藤井咬了咬牙。他也恨不得宇文成去死,可是宇文成是香奈的保镖,假如扯出什么这层连带关系,恐怕香奈也会有危险。
  他只好百般不乐意地替宇文成说了句话:“可,可能只是年轻气盛不懂规矩……”
  “你的意思……年轻气盛就可以不懂规矩?”中谷央生冷笑一声,突然一脚踹在玻璃桌子上,整个桌子哗的一声,变成了满地的玻璃碎片。
  藤井吓得倒退了两步,脸色越发苍白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你口里这个年轻气盛的家伙,居然把仓田那个老头给打了?”中谷央生歪着头阴森的看着藤井:“你知不知道?我马上要竞争佐山组若头(日语的若头指的是黑道里头仅次于组长的领头人物)!而那老家伙就是我的金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