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的神奇之旅》
第52节

作者: L00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宇文成叹了口气:“山本一夫。我说你呀。思想为什么总是局限在条条框框里,就不能飞起来么?”
  山本一夫:“?”
  山本一夫恭恭敬敬地朝宇文成鞠了一躬:“宇文君请指教!我该怎么飞?”

  众人:“……”
  “一个富商既然决定要做一头与众不同的金蟾。让它的肚子里装的既不是钱币,也不是金叶子,而一定要是用玉。事情都已经做到这种程度了,换成是你,你会用世面上最普通的玉吗?”
  山本一夫如遭雷击,一声大喝:“不会!”
  宇文成耸了耸肩:“我都不用上眼去看那两块玉,就只是从人情世故的角度上来分析,就知道那两块玉肯定非同凡响。”
  山本一夫浑身抖的就跟筛糠一样:“宇文君一言惊醒!是我太疏忽了!”他牟足了浑身上下所有的力气:“把我的鉴定箱拿上来!”

  场馆的工作人员急忙小心翼翼地抬上一个箱子,山本一夫郑重其事地打开箱子,就看见一排排整齐的化学试液,微型红外线透测仪,玻璃器皿等等等等,一应物品俱全。
  他撒开了架势,熟练的操作起各种流程,将两块玉片从头到脚做测试,结果越做脸色就越兴奋:“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山木将太再次抬起头来看拍卖场的门口,面带忧色。
  要不然……还是跑吧?
  “是我犯了错误!宇文君!素你吗塞!”山本一夫对着宇文成就是一鞠躬:“我错误的以为既然是唐代的金蟾,那这玉也应该是唐代的。这是经验主义的惯性!我必须深刻检讨!”

  旁边有人实在忍不住了:“山本大师,那这玉……”
  山本一夫脸上的光芒照耀天地:“宇文君只是凭借逻辑就得出的结论无比正确!这玉在唐朝就已经是非常值钱的古董了!它们是一对高古玉,至少是西汉时期的高古玉!”
  “这玉质表面看上去颜色灰暗,并非玉质不好,而是因为深藏在地底太久,而产生质变,俗称沁色。大家都知道,不同的物质沁入玉器,自然会带来不同的颜色,有红沁,朱砂沁,金属沁等等,而这枚应当是水沁!”
  在场都是收藏家,怎会没停过大名鼎鼎的高古玉?这种玉石大多是和田玉,而且必须深藏在地下两三千年以上才会被沁色,这是寻常玉石所无法比拟的。

  近年来古玉市场火热,高古玉身为玉中珍品,自然也被推上了天价行列。
  全场人一瞬间就懵了!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去哪里?
  我特么刚才为什么不举牌子?我特么刚才为什么不举牌子!我特么刚才为什么不……
  “我收回我刚才的定价。”山本一夫捧着两片玉叶子的手直哆嗦:“这两片高古玉的价值,至少在五亿以上!把它们装回那只金蟾,成套的估值超过八亿!”
  在他们座位斜后方不远处,那名中国男子这时才扶了扶眼镜,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缓解了一下震惊的心情,道:“一件东西居然让我看走眼两次!”
  “哈哈哈,作为我们组的专业鉴宝人,我觉得你的头衔已经不值钱了,那个小帅哥比你可强多了。”身旁的女子笑咪咪都盯着宇文成,“要不要我去查查他的背景?”
  男子点点头,沉声道:“金蟾和古玉,我们必须拿回来!”

  宇文成接过金蟾和古玉,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山木将太。
  山木将太:“?”
  完了完了!要来了!我特么刚才为什么不跑?
  宇文成果然来了:“你肯定以为我要落井下石。对你说:哎呀你这个白痴!刚才叫你加价你不加,都说要跟你争了你还不信!世界上怎么有你这么笨的人!你这种智障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对不对?”
  宇文成微微一笑:“但我才不会说。”

  山木将太:“?”
  你特么还说你不说?这特么你都说完了你都!
  “其实我要说的只有一句话。”宇文成小心翼翼地将金蟾和玉叶子放进特制的古董盒里,这才咧了咧嘴:“请你务必放心,我绝对不会把它拿起来‘啪’一下摔成稀碎的。”
  山木将太:“?”
  香奈:“哈哈哈哈!”
  全场人:“……”
  阳田杏子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个什么心情,今天什么事都给她赶上了。高仿赝品镯卖了八亿,一亿的油画一千万就给卖了,以为只值两千万的金蟾倒是卖了五千万,结果特么的最后值八亿!

  哎……估计自己是怎么都要出名的了……史上一场拍卖会遭遇传奇最多的拍卖师……
  拍卖会继续进行,后面的竞拍品以中国藏品居多,山木将太基本处于半疯状态,依仗雄厚的财力疯狂竞价。
  但场上越来越多的人却发现,现在和他较劲的人已经不是宇文成了。无论山木将太喊出多高,那个人都至少比他多一千万日元,而那个人正是来自中国的眼镜男子。
  连续三四次,山木将太都败下阵来,山木财团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虽然家族并没有给他金额限制,但如果他胡乱挥霍,一定会影响到他在家族中的地位和发展,所以并不真敢肆意妄为。
  今天,山木简直憋屈到了极点,离全疯已然不远了。
  “奇怪,除了我们还有人在跟山木较劲耶。”香奈好奇地张望着。
  宇文成道:“不是较劲,而是在抢夺竞拍品,那个眼镜男似乎只对中国发藏品感兴趣。那个山木,很明显已经对这些藏品的市场价知根知底,所以每次竞拍都会喊到一个合适的价格,确保有一定利润空间,但那眼镜男却完全不在意,几乎每次出手都会高于市场价,山木只有知难而退。眼镜男现在竞拍的藏品已经有六七件了,没有一件是赚钱的。”
  “他疯了?”香奈一脸惊愕。

  “谁知道呢。”宇文成还是第一次听闻参加拍卖会像是在菜市场扫货一样的猛人,短短不到半个小时,十个亿的资金就已经花出去了。
  说话间,主持人再度上台,下一件藏品算是这次拍卖会的重头戏了。
  浮雕龙纹紫端砚!
  起拍价,一亿!
  山木眼前一亮:“这是家里点名要的东西,我一定要拍到手!”
  “两亿!”山木一发狠,根本没有理会一个亿的起拍价,直接跳空喊到了两亿。
  “三亿!”眼镜男更绝,直接面无表情地喊出了三亿的价格。
  全场鸦雀无声,竟然没有人再次参与叫价,所有人都被他们这可怕的气势吓住了,山木和神秘的眼镜男,似乎都对浮雕龙纹紫端砚志在必得,而且眼镜男的败家风格大家刚才都是亲眼目睹,谁也不愿意和他硬刚。
  宇文成笑着说:“又有好戏看了。”

  “我看这次山木有点不想让。”香奈也感觉到了山木举牌时的那股狠劲儿。
  转眼之间那浮雕龙纹紫端砚就已经被喊到了五亿的高价。
  山木将太脸色铁绿,他这一晚上先是被宇文成反复打脸,然后又被那来路不明的眼镜男彻底封死了所有中国藏品。
  而他之前拍下的那些国外藏品的利益,根本不足以弥补那个亏了八亿的镯子,这个负分成绩单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拿出来向家族交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