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的神奇之旅》
第49节

作者: L00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啊对啊!”

  “想不想要啊?”
  “好啊好啊!”
  “我先给你买八百个好不好?你上午摔一个,下午摔一个,晚上再摔一个。晚上要是想起来了,再接着摔!八亿一个毛毛雨!咱摔得起!”
  香奈实在忍不住了,笑的死去活来:“哈哈哈哈!就这么定了!”
  一个人杵在原地的山木将太:“?”
  全场人都把山木将太看着,目光中尽是怜悯。
  刚被他怒推了一把的失野纯太郎总算缓过神来了,赶过来安慰他:“山木君,胜负乃兵家常事。这次输了下次再赢回来。”

  山木将太的脸色紫了又红,红了又绿,绿了又白,终于阴沉着脸坐了下来。
  宇文成笑眯眯的看着捂着肚子的香奈:“怎么样?谁比较恶心?”
  香奈抱着肚子一愣神:“他恶心!”
  宇文成:“?”
  香奈想了想不对劲:“你恶心!”
  宇文成:“?”
  算了,个糟心的,问的什么破问题……
  “快看!轮到‘色彩空间’了!”香奈突然道。

  宇文成抬眼看去,只见一副古画被抬了上来,放在玻璃柜里,然后便有很多宾客走到了台上,开始指指点点。
  过了片刻,美女拍卖师宣布起拍金额:“一千万日元!”
  香奈立刻举牌:“一千二百万!”
  美女拍卖师忙不迭道:“这位美女出一千二百万!还有没有……”
  宇文成突然伸手拦住香奈,好大声一声吼:“你干什么!”

  香奈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又干什么?”
  宇文成偷偷摸摸地往四周看,果不其然全场都在看他。他拼命故意压低声音,可声音不晓得为什么还是那么大:“刚才那二傻子的镯子我第一下就没拦住你……你能不能别老跟二傻子较劲?”
  全场的傻子:“……”
  宇文成转过身来,眼巴巴地看着全场人。
  全场人也眼巴巴地看着他。
  两边就这么眼巴巴地对看,就是没有一个人举牌子。连发誓要让宇文成犯恶心的山木都不举。
  宇文成清了清嗓子:“这幅《色彩空间》呢,它是1739年一位名叫卢西奥的年轻画家所创作,构图很简单,但色彩运用的神乎其技,看上去如似一个折叠交错的色彩世界。非常美。”
  众人:“……”
  这特么宣传手册上的宣传语,用得着你背啊?
  宇文成看看没什么动静,很诚恳地继续道:“虽然这副作品在众多意大利古董画作之中,只能算是中等偏下,价格最高应该不超过一亿日元,不过这种已故名家的画作升值空间很大,是值得投资的。”
  众人:“……”

  对,这要是已故画家卢西奥的作品,确实就和你说的一样。但这特么是你们村杀猪屠户二傻子的小作坊里弄出来的,谁特么买啊?
  宇文成看看还不行,登时有些恼羞成怒:“你们特么倒是举牌子啊!现在才特么一千二百万啊!现捡的便宜都不要?是不是傻啊?”
  一群傻子:“……”
  你特么还真当我们都是白痴啊?你吼老子老子也不举!谁举谁特么真傻子!
  台上的美女拍卖师阳田杏子急了:“各位!这,这幅画真的是卢西奥的遗作!真,真不是二傻子做的假货啊!”
  众人:“……”
  就刚才那个破镯子你还特么说是中国唐朝皇帝李治的殉葬品呢!
  还有人比阳田杏子更急,宇文成急的都跳起来了:“大姐!刚才那一下能收回不?我们不叫了成不成?”

  阳田杏子怔了怔:“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已经举牌是不能放弃出价的……”
  宇文成沮丧地转头看着香奈,沉吟了片刻:“……你个败家娘们。”
  香奈:“?”
  香奈登时跳的比他还高:“宇文成!你还反了你!敢骂老娘?老娘高兴!咋了?我就买个开心咋了?”
  全场人:“……”

  阳田杏子无奈地敲了敲桌子:“先生小姐,请尊重会场秩序……”
  宇文成和香奈一起扭过头,异口同声:“退钱就不吵!”
  阳田杏子:“……”
  阳田杏子只好当没看见他们两个:“卢西奥的《色彩空间》,一千二百万……还有没有加价的?”
  大家很有默契地一起把手里的牌子小心翼翼地藏在了座位底下。
  “一千二百万……”阳田杏子总不能为了这幅并不算太值钱的画把拍卖会拖到明天早上,只好咬了咬牙,一锤敲了下去:“成交!”

  宇文成长叹一声,一拍大腿坐下了。
  香奈气呼呼地哼了一声,把头扭向一边,也坐下了。
  阳田杏子苦着脸摸了摸耳边的耳麦,咳嗽了一声:“请大家休息片刻。十五分钟后拍卖会继续。”
  许多人起身离场,去洗手间或者喝点东西。
  阳田杏子来到宇文成和香奈二人面前,礼貌地鞠了一躬:“山本一夫大师请两位在后台一聚。”
  宇文成和香奈一起起身,一个人看左边,一个人看右边,跟着阳田杏子来到后台。

  山本一夫正拿着那个显微镜拼命的看那副《色彩空间》,头都要钻到画里去了,口中念念有词:“到底在哪?小猪到底在哪?”
  宇文成:“……”
  一见宇文成,山本一夫就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他:“宇文君!您村里这个杀猪屠户二傻子,请无论如何介绍给我认识!我太想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了!那镯子也好,这幅画也好,我们根本分辨不出真假……”
  宇文成愣了愣神:“谁说这幅画是假的?”
  山本一夫愣得神比他还大:“不是你说的?”
  宇文成愣了一个比山本一夫还大的:“我只是要香奈不要跟二傻子较劲,什么时候说这画是假的?”
  他指着阳田杏子,义愤填膺:“你问问她。我刚才好大声的告诉大家这幅画起码价值一个亿,又是求又是吼让他们举牌子,可这些人太过分了!他们就是不举!”
  阳田杏子:“……”
  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又不知道说啥。宇文成这话一点毛病没有啊!全都是真的!
  山本一夫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是真的就好,是真的就好……杏子。”
  阳田杏子深鞠一躬:“山本大师请吩咐。”
  “拍卖的时候宣布一下,在这场拍卖会上拍卖到的古董珍品,但凡证明出是假货,一律无条件退钱。”
  “好的山本大师。”阳田杏子也松了口气,这是在任何一个拍卖场,主办方都不会做出的承诺,毕竟鉴定师不是神,没有人能保证自己永远不走眼。这也只有山本一夫这样在鉴定界说一不二的大拿,才有能力临时增加规则。
  不过像今天出现了赝品镯这样的事件,如果不加上这样一条,只怕拍卖会就很难继续下去了。
  阳田杏子急急忙忙鞠了个躬就走了。
  “今天多谢宇文君!”山本一夫对着宇文成深鞠一躬:“接下来的拍卖,还请宇文君不吝赐教!”
  宇文成摆了摆手:“好说好说。”
  “那么请宇文君回到拍卖会上吧。”山本一夫做了个请的姿势。
  宇文成点点头,拉着目瞪口呆的香奈就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