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52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接下来的事情就没什么看头了。
  高飞期待的场面没有发现,海军航空兵大学那边忽然的很爽快的放弃了争夺,转而挑选其他毕业生。他打听了一下,发现李大校长没有找空司的首长谈这个事情。他一下子就纳闷了,这不符合李大校长的作风啊!
  但是事情就确确实实是这样了。
  把人挑好,李牧就带队返回了,高飞就更加的纳闷了——就这样?
  他显然不知道,李牧不是没有和空司的首长通话,而是频繁的通话。先是和海司的首长聊了想法,海司的首长找空司的首长谈了调动高飞的事情,最后空司的首长亲自给李牧打电话,要李牧给出充分的理由。李牧自然的是有充分得很的理由摆给空司的首长。
  空司的首长是很重视的,三号舰能否顺利服役尽快形成战斗力,不单单关系到海军的发展战略,还是整个国防战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因此,这里并无什么军种之间的竞争和顶牛。

  李牧回到陆南的当天,空司那边就有了相对明确的答复——会正式研究调动高飞到海军航空兵大学这件事情。
  可怜高飞还在为“打败”了和海军航空兵大学而沾沾自喜。
  海军航空兵大学一下子进来了三百零八名新学员,加上原来的改飞老学员,近四百名学员组成了海军航空兵大学第一批学员队伍。同时,海军航空兵大学也差不多是军事院校中学生最少的一所学校了,而且还是正军级单位。
  这并不显得奇特,海军航空兵大学初建,许多专业都是空有编制,作为最重要的飞行员教学,自然的是放在第一位。要建成综合型的航空兵大学,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
  而从挂牌成立到现在,满打满算也还没到一年的时间。
  李牧撸起袖子继续工作,按照制定的计划稳步的推进,学校的教学以及各项事务也都不断的持续的健康地推进落实。他这个校长,当得也是越发的得心应手了。如果说之前几次到军事院校客串教员具有玩票性质,那么这一次,李牧是安下心来搞教学工作了。
  之前的每一次,他都知道,不管调到哪里去,作为救火队员也好临危受命也罢,早晚是要回到陆军去的。但是,走到现在,尤其是担任了正军级海军院校的校长之后,他逐渐发现,陆军大概是回不去了。
  陆军将领调到海军或者空军担任职务,换上海空军迷彩服,并不少见,但是,从来没有过海空军将领转调到陆军担任领导职务的。

  他也不觉得遗憾了,能够为海军的舰载航空兵部队做出自己的贡献,奠定舰载航空兵培养体系的基础,他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至于空军,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到那边任职,就算是有,也可能是伞兵部队,而不会是航空兵部队。他能走上海军航空兵部队的领导岗位,是因为他担任过海军陆战队的领导,并且负责了海军陆战队的扩编和整编工作。
  因此,李牧是安下了心来,让待多久就待多久。
  当领导了,会议就多,各种会议,大大小小的会议,务虚的务实的,多得很,可以说一年到头都在开会。
  好在谢顺荣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主动承担了大部署的会议,李牧这才有时间做具体的工作。
  但是有些会议是谢顺荣代替不了的,必须要一把手参加。

  比如正在召开的院校经费预算讨论会议。
  事关明年的经费预算,各个院校绝对是卯足了劲,别提多重视了。甚至有些院校是军政主官一起参加,最终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多争取一点钱。
  除了那两家副大区级的院校,全军所有的院校的领导都到齐了,坐了有一百多人,可谓济济一堂。
  如果这个时候美国佬往这栋建筑物扔下一颗威力足够的导弹,中国军事院校系统就会陷入瘫痪。
  陆军、海军、空军、第二炮兵、武警,什么样的迷彩服都有。自从上面把实战化训练提上高度后,从上到下,穿迷彩服的时间多了,穿常服的时间少了。这正中李牧的心里。军人么,是要打仗的,整天穿个常服,倒是像做生意的。
  李牧和东南陆院学院院长以及空军伞兵学院的院长坐在一起,他们一左一右坐在李牧的两侧,都是有资格坐在长方会议桌前面的领导,都是正军级。恰好,东南陆院和伞兵学院都曾经是李牧打酱油的地方,算是老单位,因此三人相谈甚欢。
  “李校长,你们海军航空兵大学搞得不错,这么短的时间,就上了轨道,和你们采取的管理方式分不开关系。我已经向上级打了报告,什么时候到你们那里去学习学习。”伞兵学院的院长笑着说道。
  李牧的年龄摆在那里,尽管级别相同,他都会把自己的位置摆得低一点,这是出于对老兵的尊重。

  “陈老,您别挤兑我了。您很清楚,我那一摊子都是拿钱砸出来的,没什么技术含量。”李牧笑道。
  东南陆院院长刘元少将笑着说,“小李啊,你不用妄自菲薄,成绩大家都看在眼里,一些流言蜚语,你大可不必理会。”
  刘元少将是有资格用这个语气说话的,因为李牧就是从东南陆院走出来的将领,刘元曾经担任过他的教员。
  “老师,流言蜚语始终是流言蜚语,我是不会理会的。不过,海军航空兵大学让一些院校长了红眼病,这是事实。”李牧无奈的摇头说道。
  这样的情况早就出现了。
  上面大把钱大把钱的往李牧身上砸,别说级别更低的院校,就算是同级别的那几家,也早就有了不满——凭什么厚此薄彼?这可不是仅限于海军院校系统,全军院校一盘棋,年度经费预算怎么分配,军种说了不算,那是最高统帅部才有的权力。
  涉及到钱的事情就不是小事情。

  这样的全军院校系统的经费预算会议,当然的也是最高统帅部才有资格组织召开的,讨论出个草案,然后各个军种以及上层领导机关的领导还会召开高规格会议讨论决定。
  刘元笑道,“不招人嫉妒的是庸才,你放宽心干好工作,其他的都是虚的。”
  他是超然的,东南陆院虽然级别不高,但是地位很高,前身是我军第一所军事指挥院校,可以说许多院校都是从东南陆院分出来的。所以,东南陆院的主官的地位也都普遍比同等级的院校主官要高。
  况且,刘元已经接到了通知,再过几个月,他就会调往军区任职,高升了,这次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此类会议,走之前,也是想为即将成为老单位的东南陆院争取多一些经费。

  李牧点了点头,说,“老师,我明白。文艺学院提交了增加预算的申请,听说上面要压缩一些东南陆院的经费。”
  他担忧的是母校,东南陆院。
  “嗯,有这个事情。”刘元一下子就不高兴了,摇着头说,“一个培养唱戏的学校,要争我们东南陆院的经费,上面居然有同意的迹象,我很难理解。”
  伞兵学院院长陈老冷笑着说,“戏子误国。”
  李牧深知这里面的具体情况,还不是有领导支持,否则谁敢动东南陆院的经费。但是,压缩东南陆院的经费的理由是很充分的。院校经过整合之后,合并的合并撤销的撤销,结果就是东南陆院曾经的地位受到了影响,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重要的。
  日期:2018-03-05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