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4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戴泽星在她面前停下走动,“你哭什么?”
  藏得不够好,还是被他发现了。
  南宫兜铃湿着睫毛,红着眼眶,不理他。
  “我可没有欺负你,要哭也是我先哭,我可是没穿鞋子在石头间跑来跑去,别提有多过瘾。”
  南宫兜铃盯着石壁一角,不想和他说半句话,泪水不停的滑落,她在恼恨自己成为妖怪这件事。

  像突然有一天醒来发现自己得了绝症一样痛苦。
  听见戴泽星长长的叹息一声,走到她面前蹲下,伸手想擦去她脸的泪水。
  忽然他尴尬的停在半空,把手在衣服蹭了蹭,“忘记我没洗手了,你不要哭了,搞得好像我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你不是吗?”南宫兜铃气鼓鼓的反诘。
  戴泽星眨了眨眼睛,“我是吗?”
  “你嘴贱。”
  “你也够贱啊。”
  “你!”南宫兜铃顿时崩溃,嚎啕大哭着,拼命的打他,“我都这样了,你还和我抬杠。”
  戴泽星这回没有躲她的拳头,任由她野蛮的欺负,只是嘴劝阻,“行了行了,我不是沙袋,别打了,你拳头那么大,那么狠,一不小心打死我,你可找不到人聊天了。!”
  南宫兜铃住了手,豆大的泪珠簌簌掉落。
  戴泽星似乎实在是受不了,凭空厉喝一句,“够了!你再哭我!”
  “你想怎样?”
  戴泽星瞬间像一颗泄气的皮球,不仅是态度,连声音也软了下去,“你再哭,那我只好也跟着哭了,我哭起来很难看的,声音也像杀猪一样,你听了之后会想自杀的,不要逼我使用这个必杀技。”

  南宫兜铃噗嗤一笑,一个电灯泡那么大的鼻涕泡喷了出来,半透明的挂在鼻子间,又噗通一声破掉。
  南宫兜铃一阵尴尬,害臊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她赶紧用衣袖擦去鼻涕,还不忘威胁他,“你要是敢笑出来,我继续哭,哭到天黑为止。”
  戴泽星只好憋笑憋的满脸通红,用手臂遮住半张脸,一副求她掐死他的表情。

  这个大男孩跑到石穴外面,对着悬崖顶的天空大大的深呼吸几下,方才平息了情绪。
  南宫兜铃憋屈了半天,才勉强消化掉在他面前出糗的难受劲。
  唉,她最在乎形象了,竟然在他面前喷出鼻涕泡,要是传出去,她这个引魂大法师的脸往哪儿搁?
  戴泽星看了半天的白云,突然转头说:“我已经超过二十四个小时没有进食,也没有喝水,不能继续待在这里等死。”
  “那么多饿鬼守在硫磺矿边缘,你教我怎么杀出包围圈?”

  “你要是还能变成蛇好了,你当蛇的时候,那爬行的速度简直赛过法拉利,绝对可以摆脱它们。”
  “你开玩笑也要适度,与其想着让我变蛇,不如想想如何让我的灵气恢复原样,等我能够使用法术的时候,别说饿鬼,阎罗王我也不怕。我体内的灵气和妖气发生了冲突,导致我的灵气不够纯洁,因此无法灵活运转。”
  “吹牛吧你。”
  “我讲真的,你别看我吊儿郎当,我其实很厉害的。”
  戴泽星敷衍笑了笑,“当你很厉害吧,可是怎样才能令你的灵气正常运转?之前给了你一个避妖符,反而把你妖气给激了出来。”
  南宫兜铃抱住膝盖说:“我脖子本来有个铃铛的,不知什么时候掉了。”
  “都这种时候了,你还管什么铃铛不铃铛的。”
  “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纪念品。”
  “你母亲……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和她失散了很多年,从未见过她,我是在孤儿院长大的,不知我母亲长什么样,只有这个小铃铛是我和她之间唯一的联系。”
  戴泽星回头看了她一眼,眸多了一丝温柔,但嘴依然凶巴巴的不饶人,“那又怎样,现在不要去想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
  戴泽星忽然用手拢在帽檐下,“天有朵很怪的云。”
  “积雨云?要下雨了吧,天气那么闷。”
  “这里再闷也不会下雨,知道云加伊为什么会被叫做地球最后一块没有生命的地方吗?因为这里的降雨量少的可怕,沙漠有部分区域是没有任何生命迹象存在的,连细菌都活不了。次降雨,是十年前。”

  “那岂不是连绿洲都难寻?”
  “在别的沙漠有可能,在云加伊,是没有绿洲存在的。”
  “看来我们注定要渴死在这里。”
  戴泽星的语气急迫起来,“我怎觉得那块云在下坠,正朝我们飞过来。”

  “你是渴的有幻觉了吧?”南宫兜铃走出去,站在他身边,同样以手遮光,看向晴朗的天空。
  一看下顿时目瞪口呆,一抹汹涌澎湃的云层翻滚着从天降落。
  戴泽星慌忙躲在她身后,“不会是陨石吧!”
  “陨石的移动有那么慢吗?要是陨石我们早没命了。”
  南宫兜铃刚说完,云层渐渐散开,里面现出浓烈的火焰。
  一只火红色的狮子在云若隐若现。

  云雾不停的翻滚到南宫兜铃两人面前,降落到地面。
  云雾往两边散开,逐渐稀薄透明,融进硫磺矿的蒸汽之。
  血红的狮子优雅的踱步而出,蹄子的火苗仿佛华丽的莲花,张狂的燃耗着。
  狮子背跳下一个身穿金色长袍的男子,非常的年轻,不会超过二十岁,英俊的不真实,像画里面走出来似的。
  两人都看呆了。
  男子的赤足纤尘不染,雪白如羊脂,他踩着沙子走到南宫兜铃面前,微笑看她:“好久不见。”
  “你……你哪位?”南宫兜铃一头雾水。
  男子眼闪过一丝疑虑,从拖地的袖伸出纤细修长的手指掐算了两把,“你喝了舍利湖水。”
  看来他占卜人类命运的能力非常强大。
  南宫兜铃望着他身后的狮子,“这狮子,我记得是财神爷专属的坐骑,叫做伽蓝,难道你是……”
  “叫我多闻天王或者财神哥哥,我不喜欢凡人叫我财神爷。”他身后的长发非常的漂亮,折射着丝绸般的光芒。
  戴泽星望得彻底傻住了。
  南宫兜铃在他眼皮子前用手扫动了两下,“喂,清醒点。”
  “多闻天王,不是佛祖?”戴泽星激动的说:“佛祖下凡,在我面前?我不是做梦吧?”
  多闻天王也对他一笑,“我的现身对你来说是大收获吧,这回,你的研究报告有得写了。”
  戴泽星慌忙摆手,“嘘,不可以说。”
  “你对兜铃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多闻天王眉头一挑。
  戴泽星看了一眼南宫兜铃,说:“我不可以泄露的。”

  “随你,人类是麻烦。”多闻天王没继续点破。
  南宫兜铃郁闷的看着他们两人,“喂,当我死的啊?佛祖,这家伙到底从事什么见不得人的职业?”
  “你以后总会知道,用不着我来当传话人。”多闻天王的绿色瞳孔闪过一丝亮光,“看来,你不记得我们之前的邂逅。”
  “如果你肯简洁详细的和我汇报一遍我们邂逅的细节,我会很感激你的。”

  “该知道的,以后会有大把机缘让你得知,不该知道,你打破砂锅也问不出个结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