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19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紧急处理伤势后,没等医生做出进一步医疗方案,一辆大巴来到医院,说奉方书记命令把这些人连夜送到清树!
  值班医生说有几个情况很严重,不及时处理会导致很严重的后果。
  来人冷冷说能严重到哪儿去?他们都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谁还在乎后果?说罢径自安排丨警丨察将那帮人抬的抬、绑的绑全部弄上车疾驰而去。
  隔了几分钟四五辆车匆匆停到急诊室门前,询问有没有一批受伤的病人,值班医生如实相告,为首秃顶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怒色,手一挥道:
  “赶紧追!”
  到了门口,却见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孩拦在车前,正是当前顺坝见神杀神,见魔杀魔的叶韵!

  “哟,这不是邱总吗?大晚上跑到医院干嘛,得了不治之症?”她笑眯眯说。
  邱总肃容道:“叶总,我们都听说你下午一个人单挑精英拳馆,把好端端的学武之地弄垮了。做人要讲究分寸,不能欺人太甚!这会儿我有急事,请让开!”
  叶韵以暇好整双手抱臂道:“自从我来之后邱总的农副产品经营部快要关门了,而且精英拳馆也有邱总的股份,不好意思啊,让邱总损失惨重,不过呢这些年赚的钱也蛮多的,这点损失大概不在话下,邱总不妨申请转行,反正陈家帮家大业大,在顺坝枝繁叶茂……”
  见她越说越不象话,邱总沉下脸道:“我真的有事,麻烦叶总让开!”

  “如果不让呢,你准备硬来?”叶韵索性把话顶到底,让邱总没了退路。
  看着叶韵,邱总又忿怒又无奈。谈到动手,身边几个保镖真不是她的对手,非但如此,整个陈家帮都找不出跟她旗鼓相当,原因很简单,他们向来玩的是人海战术,无须身手那么高的人。
  见叶韵一直背对着自己说话,极为放松的样子,她身后车里的司机顿生恶念,悄悄按下车窗玻璃,掏出匕首,冷不丁刺向她腰际。
  说也奇怪,叶韵象背后长了眼睛似的,陡地转身一把扭住他手腕旋转360度,“当”匕首落地,手腕粉碎性骨折,司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叶韵冲躲得远远的护士喊道:“快来人,又有个急诊!”
  邱总根本不看司机,道:“我们走!”
  他们想绕开车子到路上叫出租车,不料人影一晃,叶韵又挡在前面,笑吟吟道:“我就直说了吧,邱总,麻烦各位安安静静在这儿呆半个小时,等那辆大巴车离开顺坝县,随便你们去哪儿。”

  “叶总,我也直说吧,追大巴车的不止我一路,你叶总身手不凡,但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靠你单打独斗终究不行。”
  叶韵笑得更甜:“放心,他们一定会平安抵达清树。”
  大巴车驶出县城拐入盘山公路后,一辆重型卡车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以尽快的速度紧紧跟在后面,一前一后行驶了二十多分钟,重型卡车开始加速,似乎想从后面撞击,大巴车司机非常紧张,在盘山公路开车本来技术要求就很高,如果贸然提速就带来不可测的危险。
  这时车子最后一排有个黑衣人站起身——她从开始就在车上,丨警丨察们只知道她姓白,叫她白警官。她半跪在座位上,右手持枪,左手握住右手腕,瞄准重型卡车连开两枪!
  霎时卡车司机头一歪,身体伏到方向盘上,车身旋即失控,在盘山公路上蛇字形扭了会儿,轰然坠入悬崖!
  双方之所以都对夜里偷钢材的这批人如此重视,因为其身份与前几批被活捉的不同。在山道袭击方晟、围攻玥陵收购站的都是无业游民、亡命之陡,纯粹是陈家帮外围打手,就算抓进去也问不出头绪。偷钢材这批人不同,他们大都是永固建筑下面的建筑工人!

  出动建筑工人有两层考虑,一是偷钢材也是桩技术活儿,从挑选价格最高的钢材,到抬运钢材都有讲究,必须懂行的才能搞;二是前期陈家帮损兵折将,三十多人被抓到清树,精英拳馆又被叶韵瓦解,一时抽不出太多人手。
  连夜审讯,建筑工人们不象那些亡命之徒,很爽快地把邱总等永固建筑的头目们招供出来。
  凌晨五点多钟,警方抓捕了邱总为首的永固建筑公司高层共九人,白翎以专案组组长名义参加审讯,经过两天两夜连续作战,邱总终于顶不住了,承认自己不过是傀儡,真正掌控永固建筑的大股东叫卢运家,是陈家帮重要骨干!
  两年来头一次有人在正式审讯中承认有陈家帮,并指认重要骨干,无疑这是一个重大突破!
  但警方不是铁板一块,很快有人将审讯结果泄露出去,等抓捕人员包围卢运家别墅时已经人去楼空,屋里狼藉一片,所有值钱的东西全习卷而去。
  两小时后卢运家的资料送到方晟案前。
  卢运家是平安镇人,今年五十九岁,原顺坝第一建筑公司总经理,退二线后任永固建筑顾问,女儿在澳洲读研。
  很简单的描述,看不出任何端倪。
  再调查永固建筑,前身是一建第四工程队,改制后由一个叫任启德的人独资买下,之后经过令人眼花缭乱的股权分置和资产重组,如今成为有着非常复杂股权结构的公司,如邱总所说,他不过是高级打工仔,实际掌握公司决策权的就是挂着顾问头衔的大股东卢运家。
  卢运家与陈家帮又是什么关系,什么时候成为帮派重要骨干,陈家帮到底有多少类似骨干,分布在哪些领域?
  一连串疑问使得方晟独自在办公室陷入沉思。
  他已看出顺坝这方土地有张密密的大网,笼罩了几乎所有能赚钱的行业,不着痕迹地吞噬、腐蚀着原本健康的肌体,肥了极少数人,穷了大多数老百姓,他们自成一体,不断完善和强化内部控制,即使清树大力推行干部交流体系,仍是针插不进水泼不入。
  幸好有白翎、叶韵等人搅局,鱼小婷展开秘密调查,已微微掀开陈家帮一小块面纱,但离他的目标还差得很远。
  方晟决定去趟省城,到省发改委找爱妮娅!

  重回省城,虽然才一个多月,感觉却象过了大半年,顺坝闭塞落后的面貌与朝气蓬勃的省城相比落差太大了。
  拨通爱妮娅的手机,没等她开口,方晟抢先说:“无论你有没有回来,有没有空接待我,反正我已在你单位大门口,这趟为了公事。”
  她停顿片刻,道:“我正在正府这边回报工作,等会儿。”
  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当她出现在方晟面前时,他暗自吃了一惊!
  几个月没见,她变化了不少:昔日神采不再,神色间颇为憔悴;脸蛋、身材比以前圆润至少一圈;眼中昔日锐利、凌厉的目光不见了,手指还戴着他在黑潭山当众求婚的钻戒,不过换在食指上。

  “是不是觉得我胖了二十斤?”她边进办公室边问。
  “哪有,顶多五六斤……”
  日期:2018-04-2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