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17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面无表情看着他,耐心等待。
  章雄安来顺坝六年了,来龙去脉大致了解一些,不耐烦道:“实话实说呗,都什么时候了还藏着掖着?”
  “是居书记直接下的命令!”贾局长一咬牙道。
  “有没有证明材料或证人?”方晟问。
  贾局长被问愣住了,良久才结结巴巴说:“没……没有,居书记直接……打电话……我一个人在办公室……”
  “也就是说没法证明居书记到底有没有下达强拆命令,对不对?”
  贾局长混迹官场多年,立即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说:“我敢以党性担保,居书记绝对打过这个电话……否则,否则后来县委不可能帮我们城管兜底赔偿,还有我也没受到任何处分……”
  方晟温和地说:“那是两码事。”
  很少发言的吴维师突然道:“关于强拆问题,虽然我不清楚居书记有没有亲自打电话,但确实是县委领导的决定,具体情况可以查当时的常委会记录,当然或许会上没说,就是几位领导碰头商议了一下,居书记性子急,完全有可能推动此事,建议方书记不要再为难老贾了。”
  “请坐,”方晟难得听从常委的意见,过了会儿又问,“强拆后进山公路项目取消,又是谁决定建小商品市场?”
  城建、发改委、财政等部门负责人同时站起来准备回答,厉剑锋却抢先道:“县长办公会,我主持的会议,谁发起的议题已经忘了,理由是与其闲置不如进行市场开发,弥补拆迁补偿以及强拆赔偿产生的财政窟窿,经过会商大家都觉得是很好的建议,好像全票通过。”
  方晟又问:“小商品市场的承建单位是哪家?”
  “顺坝永固建筑公司。”建设局长道。
  “是陈家帮还是范家帮?”方晟不动声色问。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参会人员均脸色大变,各自表情精彩得难以用言语描述,眼珠滴溜溜乱转,建设局长紧张地说:

  “不……不是帮派,永固是……顺坝名气很响的……本地企业……”
  “整块地——小商品市场地皮是公开竞价还是议价?”
  旧城改造办公室雷主任道:“方书记,是议价。”
  “土地用途是什么?”

  “商用,商铺建设、商业用地和服务业用地。”
  “多少年?”
  “四十年……”回答到这里雷主任已知道不妥。
  果然方晟提高声音道:“四十年,你好大的气魄!”
  雷主任被吓了一跳,竟一屁股瘫到椅子上,随即触电般跳起来!

  方晟怒道:“顺坝财政困难只是暂时现象,与省市两级沟通出了岔子原因还要待查,通往成陵山的公路当时不修,不代表之后不修,你倒好一下子把修路时间推到四十年后,谁给你那么大权力的?国土局的人来了没有?”
  国土局长站起身诚恳地说:“我们把关不严,在这里我要做深刻检讨。”
  受到启示,雷主任也连忙说:“方书记,当时我们一心想把窟窿补上,考虑欠妥了,是旧城改造办公室的责任!”
  俗话说新官不究旧账,三年前的一桩小事,无非集体决策失误而已,中间已经换了三任县委书记,就算把责任全部扛下来又能怎样?
  果然方晟没说什么,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正待说话祁主任匆匆进来道:

  “不好了,吴新东……在家里被人杀害!”
  “啊!”会议室里一片惊呼。
  方晟沉着地问:“说说具体情况。”
  祁主任擦了把汗,道:“我带了两个人开车直接到吴主席家——他住在城南银星别墅区,到了门口发现大门敞开,一路到客厅门都开着,我们已经发现不对劲,边喊边四下寻找,最终在书房发现他的尸体,心口插了柄匕首,摸了摸身体和地上鲜血都是热的,说明凶手刚刚离开不久。我们赶紧退出现场并报警,等丨警丨察来了之后才回来……”
  方晟立即发了条短信给白翎,然后环顾四周,严肃地说:“这不是巧合,刚刚祁主任动身后有人走漏了风声!”
  所有人都一震,明白方晟所说的意思。
  与于主任、毛局长、贾局长和雷主任等人能把责任推给居德平不同,倘若吴新东面对方晟诘问根本不可能自圆其说,或者说正由于吴新东与省市沟通出了问题,才导致顺坝县领导作出错误决策,并导致后面一系列失误。
  如今吴新东被杀,等于线索从源头断了,事情便无从查起。
  吴大兵主动表态:“我马上督促公丨安丨、刑警成立专案组,这会儿凶手想必没来得及离开顺坝,除非往山里逃,警方必须尽快根据脚印、指纹以及附近目击者画出凶手轮廓,全境范围内缉拿!”
  方晟微微一笑:“那倒不必,在这里我不妨透露一个信息。大家一直很好奇陪我到顺坝的那位亲戚什么身份吧?现在是说的时候了,她姓白,大家以后叫她白警官,单位是省厅十处,具体工作保密。这会儿她应该已到了吴主席家并接管此案……”
  此言一出会场里至少三四个人脸色大变,方晟都看在眼里。

  蔡右铭强笑道:“想不到方书记身边居然有省厅十处的同志做保镖,真想不到!”
  方晟摇摇头:“白警官主要任务不是保护我,而是另有使命,具体什么我也不知道,她最关心命案,所以接管专案组负责此案纯属正常,今后若有需要向各位了解情况的,请以尽力配合,她长得漂亮但脾气不太好,真的,脾气很差。”
  如果季队长听到方晟最后一句话,就不用去看牙医了。
  因为季队长也以脾气差著称。
  作为顺坝刑警队副队长,他有理由脾气差——窝在副手位置六年了,礼金、高档礼品、金银首饰送了不少,说好的拨正却迟迟未能兑现,每次说得比唱得好听:“先解决老同志的待遇问题嘛,委屈一下吧”,“年轻同志需要你送上马扶一程,下次研究肯定轮到你”……
  本来就够郁闷的,新县委书记上任后更麻烦,三天两头惹事,忙得刑警队一天紧急集合七八次,到哪儿都象救火似的,就这样据说还不满意,指责顺坝的丨警丨察出警速度太慢。
  要么,刚刚协助东街派出所处理完玥陵收购站遭黑社会团伙围攻的事,回到办公室座位还没捂热,又通知有了命案,要立刻赶往现场!
  再这样下去刑警队也要出人命了,累出人命!
  季队长阴沉着脸,牢骚满腹地来到吴新东别墅时接到个电话,随即命令刑警以谋财害命为主要查案方向。
  “队长,有点不对吧,”一位年轻刑警疑惑地说,“卧室和书房都没有翻动的痕迹,显然凶手从后墙翻进来就是想要吴新东的命……”
  季队长破口大骂:“你他娘的才吃了几年盐巴,敢怀疑老子的判断?想在刑警队混就安分守纪点,不然给老子滚蛋!”
  白翎就是这时候进来的,身着便装,两手负在背后,施施然从大门进来,仿佛没听到季队长发火似的,从他旁边擦身而过。
  “哪来的臭娘儿们?给我站住!”季队长喝道。
  白翎停下脚步,冷然道:“你跟谁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