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1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马出蒙区,直接被小野哥打发去了南海地区。万事开头难,这时候从白马会里抽调资金,李牧野怎么也说不出口去。阿辉哥那边就更不要指望了,每年的经费都是有数的,该给各部门的钱早在年初就划拨下来了。
  不单单是装备组这边花钱如流水,其他部门也同样需要钱。侦讯组需要新的监视监听设备,招募相关方面的顶尖人才。外勤行动组需要充足的活动经费。千头万绪汇聚到一起,每一笔都不能省。老叶曾经何等潇洒,那么视金钱如粪土的一个人,现在生生被逼的精细的成了山西老财主。
  李牧野这几个月过的都不大宽裕,但不管如何紧巴,装备组这边的科研人员的待遇无论如何都要保障。李牧野最不希望见到的就是因为银行里印出来的几张票子,造成技术泄密和人员损失。
  为了弄钱,小野哥最近两个月,已经成了破案狂人。无论什么案子,只要能跟那些富商巨贾,贪官污吏扯上关系的,从前因为这样那样复杂关系办不了的,到了特调办这里,一律快刀斩乱麻,不够条件抄家的,硬凑材料也想办法掏空犯案者的家底。搞的富贵圈里人人喊打又人人避之不及。
  酷吏的帽子之外,特调办又私下里被称作是新东厂,李牧野还得了个抄家阉驴的绰号。
  最近这些日子实在是没什么有油水的案子了。
  “特调办成立时间还短,家底薄,用钱的地方太多了,那这件事回头再说吧。”李牧野道:“先用这个演武场走一走精英路线,除了白起,恶来,姬雪飞和袁泉外,这地方暂时不对其他人开放。”
  彼得点头称是,又道:“基因工程组那边提取了安倍晴空的基因组织,没有检测出什么异常物质,上一次按照老板您吩咐的,通过疼痛刺激他进入神变状态,我们发现他的细胞真的变大了,而且也更加具有活性,可还是找不出神变的原因。”

  “这老家伙平日里还是一个字都不肯说?”李牧野随口问道。
  彼得道:“是的,我们尝试了各种办法,包括安排人故意接近他,给他送去美食,甚至提出帮他传递消息,最终都不例外的被他识破了,要我说,还是干脆些,直接解剖他的内脏吧。”
  “你懂个屁。”李牧野道:“这个人身上其他方面的价值远大于学术研究价值。”又道:“不着急,你慢慢研究着,不管有没有成果,都不要伤他的性命,我留着他还有大用处。”
  训练场里的哥俩打到弹尽粮绝,一起出来正统计战果。最终结果是白起多命中恶来十几颗子丨弹丨,可谓是大获全胜。李牧野看了两人的着弹点和中弹时间后判定,如果这不是在训练场上,恶来获胜的可能性要远大于白起。既然是以枪为武器的格斗技术,子丨弹丨命中的时机和位置自然是生死胜败的关键一环。在这方面,恶来的天赋的确稍稍高过了白起。
  “叔,咱们既然这么缺钱,您为什么不跟我姑姑张嘴拿?”白起对于胜负结果并不是很介意,主动关心起特调办当下的窘境来。又道:“我记得陈副总曾说过,安全局方面对白云堂是持开放态度的。”
  这小子越来越成熟了,加入特调办这一年多时间里,不但实力增涨了很多,也办了不少疑难案子。早就具备独当一面的能力,有些事李牧野现在也愿意跟他商量。
  “如果只是为了钱,还不值得我们拿出这么大代价来。”李牧野道:“我和你姑姑是不分彼此的关系,我主持特调办便等于白云堂在执掌特调办,我之所以不想从白云堂抽调资金,其实只是不希望白云堂被他们拖慢了海外拓张的步伐。”
  又道:“咱们手里有权,只要想想办法,总不至于被三文钱憋倒。”
  “您的意思是还从案子里找经费?”恶来插了一句,说道:“叔,您知不知道现在别的人都在怎么传咱们特调办?”
  李牧野笑道:“肯定不会夸我是学习雷锋标兵就是了。”
  “您是真敢想美事儿。”恶来没好气道:“人家就差没当面骂咱们祖宗了,那些被咱们办了的王八蛋都说您是大阉驴,我和白起这种都是小阉驴,连姬雪飞都得了一个恐怖鸡的绰号。”

  李牧野笑骂道:“甭搭理他们怎么说,都他吗是怂货,有本事当面骂一句我听听。”又道:“这群王八蛋,没有一个屁股是干净的,真要是哪个被屈含冤了,就老子这臭大街的名声,早就被天打雷劈了,他吗的,难道许他们随便弄虚作假割韭菜捞钱,就不许老子从他们身上扒皮剔肉?”
  恶来叹了口气,道:“您要这么说,那咱们新东厂的名头就不算冤枉了,只是可怜了白起,那秦潇潇现在都怎么搭理他了,还说如果不调个部门就不要再见面了。”
  “我这点事儿倒还好说,反正我也没有结婚的打算。”白起道:“咱特调办内部的事情才是真麻烦,那个张宏玉又申请调走了,估计是黑锅太多实在背不动啦,这人虽然出身天师道门,但人其实还是不错的。”
  李牧野笑道:“你们两个小子,毛刚长齐唰,就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开始拐弯抹角给老子提意见了。”

  恶来诚挚的:“叔,我就是觉得咱们这样下去真的要把所有人得罪干净了,古人讲过刚易折,其实挺有道理的。”
  李牧野点点头,转脸问白起:“你呢?你打算怎么劝我?”
  白起道:“下边的人怎么议论还好说,我就有些事一旦形成了风气,稍有不慎就做的过火了,闹到上面去......”
  “上无不智,臣无至贤。功归上,罪归己。戒惕弗弃,智勇弗显。虽至亲亦忍绝,纵为恶亦不让。诚如是也,非徒上宠,而又宠无衰矣。”李牧野打断白起的话,说了一段文言文,道:“知道这句话出自何人之口,又是什么意思吗?”

  白起和恶来一起摇头,认真听着。
  “上司没有不聪明的,下属绝无最有德行的。功劳让给上司,罪过留给自己。戒备警惕之心不要丢失,聪明和勇敢不要显露。虽然是最亲近的人也要忍心断绝,纵然是干邪恶的事也不躲避。如果真的做到这样,不但上司会宠爱有加,而且宠信不会衰减。”李牧野道:“特调办的生存之道就在这句话当中了,咱们是来做事的,不用计较那么多利弊得失懂了吗?”
  小哥俩相互对视,同时会意的点点头,转脸面向李牧野,神色间恢复了往昔的崇敬,异口同声道:“叔,我懂了!”
  李牧野道:“懂了就好,这句话出自唐武周年间的酷吏来俊臣,他写了一部奇书叫罗织经,回头有时间了你们应该多看看这本书,着实是一部将人心世情庙堂江湖琢磨透了的奇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