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50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秉达回头对身后的手下说:“把齐阳少侠的两只手臂松绑。”
  灵儿不解地看向陈秉达,不知他有何用意?
  双臂一得释,齐阳任它们无力地垂落到身侧。他正垂眸忍着腿的疼痛,也没心思顾及其他。
  殊不知这个动作让灵儿很是心疼,她知道之前长时间的悬吊还是伤了齐阳哥的手臂。
  陈秉达走到齐阳的左侧,拉起他的手腕,轻笑道:“你很累吗?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说完,陈秉达又故意松开手,让齐阳的手臂再次垂落了下去。

  齐阳撇开脸,不理会陈秉达。他只希望陈秉达能干脆些,早点把三百余枚钢针扎在自己身,好让他的双腿早点解脱。
  陈秉达有些不悦,他嘴角一勾,转身面对灵儿说道:“可惜可惜,齐阳少侠好像有些不支了,要不铜铃你来代他受几针?”
  陈秉达曾听徐乐提起过这个小跟班胆子极小。他还以为自己这么说,这少年会被吓到,可没想到灵儿不但没被吓到,甚至还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其实灵儿并不是不害怕,只是在她开始害怕前先想到的是自己终于能为齐阳哥做点什么,齐阳哥总算可以少受些苦。她也不知把针扎入指尖会有多痛,但不管多痛,她都觉得这样总好过让齐阳哥去承受。

  陈秉达正有些失望,听背后传来齐阳颤抖的声音:“陈秉达,不许碰她!”
  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疼痛,齐阳说话时的气息非常不稳。他努力平复了下气息,又开口道:“你想要我做什么?”
  陈秉达慢慢转过身来,笑着说:“我只是想让你自己把手伸出来让我扎而已。”
  说得简单,还不如让齐阳自己扎自己好了。
  果然听陈秉达继续说:“若不是你右手已废,让你右手扎左手,左手扎右手。不仅有趣,还能省了我不少工夫。”
  言下之意,陈秉达现下是打算亲自动手。

  “好。”齐阳很干脆地应下。
  陈秉达难得没有再多话。他让人取了条白色的棉布铺在钢针边,然后把自己手里一直拽着的那枚钢针丢在了白布。
  那枚钢针原本沾染的一点血迹这样渗到了白布,留下了猩红的点点。
  齐阳慢慢抬起了左手举到陈秉达的面前。
  陈秉达愣了愣,才从小桌取出最边的一枚钢针。
  灵儿紧张地看向齐阳,十指连心,那该有多疼呀!
  齐阳却面不改色地看着陈秉达拿着钢针对自己冷笑。
  “还在等什么?”齐阳有些不耐烦地问。

  “你很着急吗?”陈秉达挑眉问道。
  齐阳暗暗咬牙忍疼说道:“你不怕徐乐半天见不着你,跑过来找人,然后不让你继续对我用刑?”
  灵儿心突然燃起了希望,她紧紧盯着刑房的大门,期盼着徐乐的出现。
  “说得有理,那我们抓紧时间吧!”陈秉达嘴角一勾,继续说道,“其实,我在等你扎自己。”

  灵儿一惊,忙看向齐阳,只见齐阳微微蹙眉,然后朝着陈秉达手的钢针猛然伸出了手。
  灵儿一惊,忙看向齐阳,只见齐阳微微蹙眉,然后朝着陈秉达手的钢针猛然伸出了手。 !
  “不要!”灵儿在心大喊。
  齐阳在手碰到钢针后痛苦地闭了眼睛,然后他的左臂这样再次垂落到了身侧。
  灵儿看着齐阳不停颤抖的手臂,很是心痛。
  陈秉达则拉起齐阳的左手,感慨道:“你对自己还真狠呀!”
  灵儿赶紧看向齐阳左手,他的食指尖扎着一根针,但露出外头的只有一小段针尾。齐阳竟然将大半根钢针扎入自己的手指!
  陈秉达伸出另一只手抓住针尾开始慢慢地往外拔,边拔边说:“不过不是刺得越深越好,扎针要慢慢扎才能产生大量的疼痛。”
  灵儿发现齐阳的身体竟然在轻轻颤抖,显然如此慢慢拔针要适才将针快速扎入要疼许多!
  在快要把针完全拔出来时,陈秉达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把针重新往里面推进。

  齐阳睁开眼睛,皱眉看着陈秉达,浑身都在颤抖,疼得汗如雨下。
  “看来你感觉到了,慢慢扎才是最疼的!”陈秉达阴狠地说。
  陈秉达将钢针重新扎进去,又再次慢慢地往外拔。
  察觉到齐阳的眼神有些涣散,陈秉达才把针整根拔了出来,然后随意丢在白布,白布顿时染红了一片。

  陈秉达又拿起来另一根针,笑着说:“下一根!”
  齐阳深吸了口气,稍缓了缓疼痛,再次对着陈秉达抬起了左手,但这次的手却在不可抑制地颤抖着。
  陈秉达笑了笑,说道:“这次你自己慢慢扎吧!”
  这话音刚落,齐阳便将自己的指对着陈秉达拿着的钢针慢慢地送了过去。
  齐阳面不改色地忍下了疼痛,这让陈秉达又是一愣。他还从没见过能这么快适应疼痛的人!

  陈秉达看着手里还在滴血的钢针,不禁感叹对方真是怪物!
  当第三根针也染了鲜血以后,齐阳再也无力抬起左臂。他努力了几下,都没有成功。
  “看来还是不行了呀!”陈秉达嘲笑道。
  “换只手可以吗?”齐阳喘着气虚弱地问。

  “换只手?那儿还有三百余枚钢针,你还有几只手可以换?”陈秉达笑问。
  “我……”齐阳窘迫地说,“只要你不伤害铜铃,让我怎样都行。”
  陈秉达不禁有些动容,他忙背过身去,掩饰自己的情绪,对手下说:“把他重新绑好。”
  灵儿的泪水终于决堤,一发而不可收拾。
  齐阳仰起头靠在柱子,任由他人将自己的手臂重新束缚好。这样更好,他可以把所有精力放在忍受疼痛,甚至还可以抽点空隙想想下一步对策,如何救出灵儿。

  “适才都是扎指尖,看起来也不怎么疼,要不接下来我们试试扎手指甲缝吧?听说若能扎得好,不管扎入多少针,指甲盖都不会掉下来呢!”陈秉达饶有兴趣地说,然后示意手下代他动手。
  齐阳闭着眼,突然感到一阵先前更加剧烈的钻心之痛从左手指尖传来,然后持续地折磨着他。他大口喘着气,意识慢慢飘远,似乎到了另一间刑房里,也同样是利器贯穿手指甲缝的痛苦,不过要此时好受得多,至少少了双腿那里持续传来的剧痛。
  陈秉达眯着眼睛看着齐阳,不敢相信面对这种酷刑,他还能一声不吭地忍着?
  一根根钢针被刺入,又一根根钢针被拔出,齐阳仍微仰着头闭着眼睛,若是没有身时不时的颤抖,陈秉达简直要怀疑钢针扎入的不是齐阳的手指。
  看着白布星星点点的血迹还有越来越多用过的钢针,陈秉达示意手下暂时停下。
  灵儿泪眼朦胧地看着陈秉达走向齐阳,心又提了起来。
  陈秉达一把捏住齐阳的下巴,正要开口,看到一股鲜血从齐阳被迫微微开张的嘴里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滴落到他的手。
  陈秉达嫌恶地收回手,忙擦去了血迹。
  齐阳茫然地睁开眼睛,不解地看向陈秉达。
  陈秉达冷冷地说:“一动不动的,还以为你昏死过去了。”
  齐阳苦涩地笑了笑,又重新闭眼睛。
  嘴角的血迹把齐阳的脸色衬得更加惨白,陈秉达突然有些心软,但他嘴却继续责怪道:“嘴里含着那么多血干嘛?都弄脏本公子的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