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的神奇之旅》
第43节

作者: L00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把莫名其妙停在半空的紫檀木凳悠悠的放了下来,露出宇文成笑眯眯的脸:“唷。可以可以。这一掌可以,一看就是练过铁砂掌的。就是没把凳子劈裂,还差点火候。”
  我练你麻痹的铁砂……
  山木将太双眼喷火的死死瞪着宇文成,刚才他眼里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一看他的穿着就知道这就是个不入流的土鳖,可如今一个土鳖也敢对自己堂堂山木财团的继承人耀武扬威?!
  “我要杀了你……”山木将太喃喃地念叨着,突然暴起扑向宇文成:“我要杀了你!”

  “唷!这招恶狗扑食练得还可以。可我特么又不是吃的。”宇文成侧身避过,随随便便在他左脸上拍了一巴掌。
  刚才山木将太打了一巴掌,宇文成也打了一巴掌。
  但这两个巴掌的意义却是截然不同的。比如山木将太费尽全力,凳子都没打碎。但宇文成随随便便一巴掌,山木将太就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碎了!
  山木将太只觉得自己的左脸就像被人用一柄铁锤狠狠砸了上来,一下把脑浆都给拍散了。顿时眼冒金星昏天黑地,捂着左脸就蹲在地上,半晌也站不起来。
  “谁?是谁在这里闹事?”会场的保安终于一窝蜂的赶到了,一边东张西望一边大声喝问。
  宇文成端起鱼子酱继续吃,活动了一下又给空出点地方,含糊不清地嚷嚷:“这呢!这呢!”

  一群保安围上来,木村拓哉和高仓健也在其中,别人他们还有可能不认识,这刚给他们吃了大亏的主哪能不认识,当时哆哆嗦嗦陪着笑脸就上来了:“宇,宇文大师。您您您好。请请请问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
  宇文成正义凛然的指着在地上蹲着不动的山本将太和晕倒在地的黑木:“就是这个人。刚才也不知道咋了,他一声大吼就开始对这个姑娘练武,又是铁砂掌又是恶狗扑食的。我怀疑……”他的声音突然之间就变小了,木村拓哉和高仓健急忙附耳过去,就听宇文成神秘兮兮道:“他是鬼上身!”
  香奈从头到尾都在兴高采烈的看着宇文成折腾,就知道这小子肯定要铺垫**,早就竖起了耳朵。
  虽然早就对这小子的毒舌有了心理准备,结果一听这句还是没忍住。
  “噗!”香奈一口酒就喷了出来,正喷了山木一脸。
  木村拓哉和高仓健大眼瞪小眼的看着香奈:“……”
  香奈一嘴唇的酒渍都来不及擦,就赶紧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说瞎话:“看什么看!这是在驱邪!鬼上身的人非得这么整!”
  山木正晕头转向,突然天降甘霖,下意识地就舔了舔。
  木村拓哉和高仓健:“……”
  这蹲地上的人也是古怪啊……这么半天一句话也不说,喷一脸倒舔上了。驱邪真有效是咋滴?
  好好好,你们牛逼,那你们都说是鬼上身那肯定就是鬼上身。
  “带走带走。”木村拓哉和高仓健一挥手:“男的带到保安室,女的赶紧送医院。”
  一群保安七手八脚就把男的女的一分,山木被架走的时候还保持着捂脸的姿势,显然至今没能缓过神来。黑木则被抬上了担架,送出了大厅。
  香奈出神的看着满脸鲜血的黑木被抬出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宇文成又扒了两口鱼子酱,感觉吃的差不多,走回刚才放鱼子酱的桌上,仔细用勺子把剩下的鱼子酱扒拉到好像没有人吃过的样子,端端正正的放回原位。上上下下看了两眼,满意地拍了拍手就走了。
  旁边一大堆人:“……”
  这特么……
  保安们并没有报警,而是将山木请进禁闭室,还在他面前放了一杯水。保安们还是有眼力劲的,今天到场的个个都是非富则贵,不管谁闹事,怎么闹事,不能像呼喝平头百姓一样嚣张。能低调处理就低调处理。
  就算这个山木真把那个女人打了,报警送到丨警丨察局,指不定前脚进去后脚就出来了,到时候报警的人就得倒霉。
  山木缓了二十多分钟,终于缓过来了。他慢慢地抬起头,轻轻摸了摸自己的左脸。

  左脸毫无悬念的肿了起来,比他的右手肿得还大。现在痛劲过去,剩下的只是枯燥的麻木。
  他的眼中有疯狂的火焰在燃烧。
  从出生起到现在,他从来没吃过这么大……不,应该说他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吃过亏。不管是大亏还是小亏。今天来到福冈,竟然生平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羞辱,还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土鳖生生把脸打肿了!
  这已经不是羞辱了!这是耻辱!今后的每一天他都将寝食难安!这个仇要是不报,他还不如直接拿起肋差剖腹自尽!
  山木缓缓吸了口气,从口袋里摸出了电话。
  “这个电话我劝你还是不要打比较好。”门声一响,一个苍老的声音沉稳有力的传了起来。
  一名老者从门口走了进来,他佝偻的身体,让本来就不高的身材显得愈发矮小,雪白的长髯落在胸口,而不是日本人传统的方块小胡子。在说每句话的时候,他都像是在微笑,你却看不到他眼睛里有丝毫的笑意。

  “岩田先生。”虽然每说一个字他的脸都痛的像是挨了一刀。山木还是很努力的将自己的发音咬准,以示尊敬。
  虽然日本是一个统一的国度,但不论哪个地方,城市县城还是村庄,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这些势力有大有小,每个地方的势力各自盘踞在自己的地盘上,不到生死攸关的危机,是不会四处窜场的。
  这就像是分踞各地的诸侯。虽然诸侯有大有小,但每个人在自己的地头上,都是老大。在福冈,眼前这个老人,就是王。
  “我知道你这个时候情绪可能会很激动。”岩田在山木面前坐了下来:“我想这个时候我如果不来,可能就会引发许多不必要的事端。”
  “不必要……的事端?”山木拼命忍住,才没有完全崩溃。如果现在让他自由发挥,他会杀掉他面前的每一个人。
  “刚才大厅里的监控录像我已经看过了。”岩田看着自己左手上一枚粗大的玉扳指:“如果把这里换成某个酒吧,或者夜总会,你粗鲁的行为也许不会有人在意。”
  “但你忘记了,你到这里来参加这次拍卖,代表的不止是你自己,还有你身后山木财团的颜面。”
  山木沉默了片刻:“素你吗塞。”
  “商场如战场。山木财团虽然强大,也不是全无敌手。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的对手用这件事大做文章,将会给山木财团造成多么巨大的利益损失?”

  山木冷汗如注:“素你吗塞!”
  “据我所知。你们山木财团对你这个继承人的地位并没有保持完全统一的意见。这次你来,应该是想要证明你掌控一切的能力和你远超同辈的眼力。如果你因为一时之气不顾一切的疯狂报复,好,就算你报了仇。可叫家族其他人怎么看你?让他们看到你是个意气用事不堪大用的蠢货?”
  山木如遭雷击,突然‘腾’地站了起来,朝岩田深鞠了一躬:“素你吗塞!多谢岩田先生的提醒!山木如梦初醒!”
  岩田满是褶皱的手轻轻扣了扣桌面:“那么今天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山木迟疑了片刻,没有答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