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1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所说的措施不是查案,”方晟道,“从前两年经验看这些黑帮分子肯定顽抗到底,不肯也不敢交待,坐牢后家人都有帮派提供经济援助,某个角度讲他们宁愿坐牢。小喽啰们抓是抓不完的,唯有捉更大的鱼,对黑社会团伙形成真正威慑,为此我觉得当前有三项工作必须立即要做,一是全县范围内重新核查持枪证,相关部门要统计共发出多少本证,猎丨枪丨专卖店卖出多少支枪,枪证是否一致,再由各乡镇自查非法持枪情况,及时上报;二是重新配置警力分布,要形成一支机动性强、能打硬仗且政治上靠得住的快速反应队伍,关于这一点请厉县长和穆书记会商后拿出方案;三是引进更多外地收购商,全面开放顺坝市场,一个小小的玥陵收购站引发黑帮分子如此疯狂的进攻,恰恰说明县里的做法是对的,我们要继续坚持下去,开十家、二十家、三十家……还可以鼓励到各乡镇开分店,形成遍布全县的收购网络,真正让大山里的特色农产品走出去,让老百姓得到实惠!”

  经过前两次常委会较量,厉剑锋已经知道凡是方晟提出的建议千万不能反对,否则方晟就巧立名目,用花样百出的领导小组架空正府班子,遂沉思片刻道:
  “我谈谈自己的看法,不足之处请各位补充。持枪证是顺坝老大难问题,症结在哪儿呢?山高路远呐,越是大山深处持枪比例越高,这些山民尤其是猎户住得非常偏僻,不夸张说即使最熟悉情况的村长跑一天顶多遇到两三户,因此统计持枪证和枪支销售很简单,自查非法持枪就难了,初步估计起码半年时间;成立快速反应警队问题,以前也设想过,没搞成的原因是顺坝编制少财政困难,警力本来就很紧张,加之乡镇都分布在大山里,最靠近的平安镇到县城都得一个多小时,城区与乡镇警力无法形成联动,举例来说,兄弟县区基层所出所长每周值一个夜班,顺坝值三个夜班,人手太少调配不过来呀;全面开放市场的问题,我双手赞成,阻力再大也要搞,是到了打破地方保护壁垒、充分引入竞争机制的时候了。”

  方晟主导的农贸管理领导小组已正式运作,全面开放市场势在必行,反对也没用,厉剑锋避重就轻,含蓄地对前两点表示异议,却旗帜鲜明赞成最后一点。
  穆宏随即响应:“警力不足是个大问题,我们已多次打报告给市里请求增加公丨安丨局编制,回答却说要加强自身队伍建设,提高出警效率等等,唉,丨警丨察压力大、收入低、成天疲于奔命,顺坝年轻人宁可进事业单位都不愿干这行……”
  “公丨安丨系统包括刑警队缺编多少?”方晟问。
  顺坝公丨安丨局长没有上挂副县长,公丨安丨系统由常务副县长吴大兵分管,他立即答道:“刑警、经侦、治安三个队缺编十九人;各乡镇派出所缺编十四人;城区派出所缺编十七人。”
  方晟皱眉:“缺这么多市里都不解决,到底什么原因?”
  “两方面因素,一是市局认为编制要跟人口、财政收入等综合因素挂钩,却忽略顺坝山区治安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二是丨警丨察队伍本身积极性不高,士气低落,去年新招了九名丨警丨察,辞职的却有十二个,真是入不敷出;还有些基层派出所副所长主动放弃提拔所长,原因竟是怕承担责任……”
  “干脆把副所长职务也免了,当普通丨警丨察!”方晟怒道。
  吴大兵无奈道:“这是普遍现象,也是顺坝特色的丨警丨察队伍,没办法。”
  “我有办法,”方晟冷冷说,却没继续就这个话题讨论下去,“关于非法持枪问题,既然已经发现了就不能畏惧困难,这项工作交给各镇镇书记亲自负责,厉县长说起码半年时间,那就以半年为期,每个月各镇上报阶段性统计成果,整个工作结束后县里开展抽查,到时有一定的容错率,超过这个比率的话,对不起,直接免去镇书记职务!”
  又拿乌纱帽吓唬人,常委们嘀咕道,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办法虽然粗暴但很有效。
  厉剑锋沉吟道:“半年还是紧了点,有些偏远乡镇……”
  “先干起来再说,”方晟道,“接下来还有件事,祁主任,请把相关部门和人员请进来。”
  厉剑锋等人目光闪烁,不知方晟又要玩什么花样。

  依次进会议室的有城建、市政、发改委、财政、国土、交通、城管、旧城改造办公室以及信访局相关领导和办事员。
  常委们见这架势有些莫名其妙,以目光相互询问都微微摇头。
  方晟道:“昨晚我参与接待了两位上丨访丨户,从他们的叙述中发现一些疑点,因为涉及到三年前的规划和工程,在座常委们可能未必记得或知情,索性叫来相关部门问个明白。首先我想知道城北拆迁的具体情况,哪个知道先说说。”
  此言一出厉剑锋两眼透出凛人的寒意,吴维师的脸则耷拉下来,很不高兴的样子。

  发改委于主任道:“城北中心村拆迁是依据县里五年规划的修建一条进山公路,目的为了缓解城区到成陵山里四个乡镇的交通压力,计划一期工程总长度为三十公里,先修到最外侧的幸福镇,后面再看财政情况适时启动二期、三期工程,继续往山里拓建,总预算约三百二十万,分别是省里拿八十万,市里拿一百万,县里自筹一百四十万,大致情况就是这样。”
  “省里八十万,市里一百万,分别是谁答应的?有没有正式批复?”方晟问。
  “口头承诺,要等到立项报上去才会有批文和配套资金。”
  “那么实际配套资金是多少?”
  “省里五十万,市里五十万,需要县里自筹两百二十万,这个缺口太大了,县领导考虑再三不得不放弃进山公路修建。”

  方晟追问:“当初省市两级都是谁做的口头承诺,等实际配套资金下来为何不去交涉?”
  于主任道:“向方晟回报,我是去年从清树交流来的,前期项目准备都是吴新东主任具体负责的。”
  “吴主任在哪里?”
  组织部长卢东道:“吴主任去年到政协任副主席,最近身体不太好,一直在家里养病。”

  “祁主任,立即派人把吴副主席请过来,走不动就抬!”方晟吩咐道,转而又问,“也就是说城北拆迁是在进山公路立项还没批的情况提前开始,为什么这么做?”
  交通局毛局长道:“方书记,情况是这样,一方面当时县里已筹集了近一百万建设资金,满以为省市两级配套资金下来肯定够,后期即使差几十万再打报告追加,另一方面还有两个月就要进入冬天,大雪封山起码四五个月无法施工,当时的想法是无论如何先动起来,哪怕只修一小段也要让老百姓看到正府的决心,所以拆迁工作就打了个提前量。”
  方晟沉默片刻。
  整个会议室都感到无形的压力,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位年轻的县委书记竟有着如此慑人的气势,以及凌厉似刀的作风。没人知道他心里想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下一个问题是什么。
  大概为了缓和气氛,厉剑锋道:“拿五年规划的是居德平书记,德平书记性子急啊,常委会讨论时大家都觉得造价太大,财政可能承受不了,我的意见是路面五米宽压缩到四米宽,德平书记一概否决,坚持要卸任前为顺坝做件实事,唉,最终还是没办成。”
  居德平是王涛的前任,卸任后没进人大政协,而是直接回家养老——这也微妙反映市委态度,认为居德平并没有真正尽到县委书记的职责。
  方晟没接他的碴儿,突然问:“城管负责人来了没有?”
  城管局贾局长惴惴不安站起身:“方书记。”
  “强拆命令是谁下的?”

  “……是……”他吞吞吐吐不敢说,额头上满是汗珠。
  日期:2018-04-21 08:1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