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4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南宫兜铃大叫一声。
  “你终于认得我了。”
  “是你这个王八蛋在六道轮回阵里把我打得浑身散架的!”
  南宫兜铃说着扑过去掐住他脖子,“还不要脸的威胁我!说什么我不认输掰断我手脚,再接回去,然后再掰断,姑奶奶我现在拧断你喉咙!还在我面前嚣张的跳什么蝴蝶步,以为你是散打天王?我告诉你,之前是我一时疏忽而已,论拳脚你绝对拼不过我!”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什么六道轮回阵!放手!”对方用来福枪横在她下巴,用力把她推开。
  南宫兜铃倒在地,对方立即用枪口对着她,南宫兜铃不敢再动。
  “我也不想这么招待你,谁让你动不动掐我脖子,每次见面都这样和我打招呼,我压力很大的。”对方揉着自己的脖子。
  南宫兜铃眯起眼睛,“怪,你怎么突然老了这么多?”
  对方摸了摸自己的脸,“有吗?我们才一个月没见,老很多?”
  “之前你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一下子成大叔了。”
  “二十五岁不算大叔,叫哥哥。”对方说:“我感觉我和你的对话不在同一个频道,答非所问。你是不是又把我认成那个什么宗主了?”
  “宗主是谁?”
  对方捂住额头,“你是摔傻了?”
  “你难道不是六道轮回阵里面那个莫名其妙和我决斗的小鬼头?”
  对方放下枪,爬过来,把手放在南宫兜铃的额头,又掰开她眼睛检查她的瞳孔,“看样子不像高烧。”

  南宫兜铃用力拍开他手,“喂,你不是那个小鬼,你是谁?”
  “我给你看过身份证的,我记得你的名字,你却不记得我的?我叫戴泽星。”他捡起掉在石头缝里的太阳眼镜,察看镜片有没有摔坏。
  南宫兜铃反复念叨:“戴泽星?戴泽星?”她歪着头,“到底是谁?我和你见过面?”
  他起身把眼镜戴回脸,来福枪扛在肩头,“真是倒八辈子大霉,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还能遇你这个瘟神。”

  南宫兜铃揪住他的夹克衫衣袖,“你和那小子实在是太像了,根本是一模一样,他简直是正太版的你,你确定你不是他?”
  “我不知道你说的到底是谁,世界唯一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人,是我的双胞胎弟弟,但是他在十年前已经去世了,不可能还有人和我长得一样,你一定是脸盲。 别贴那么近,你好脏啊。”
  他嫌恶的推开她,“黏糊糊的,全身是血,你这是演浴血重生?你从哪里蹦出来的?”
  南宫兜铃陷入沉思,原来这个叫做戴泽星的家伙,不是六道轮回阵里那个讨厌鬼。
  他们只是长得像而已,居然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可是,她以前和戴泽星见过面吗?

  这家伙一副和她很熟的样子,可南宫兜铃却半点也想不起他。
  戴泽星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你话呢,你从哪里蹦出来的?”
  她回过神,“一个女怪物的肚子里。”
  戴泽星愣住,“你讲真的?”
  “用这个梗讲笑话好笑吗?”
  “女怪物,长得像不像在崖壁包围你的那些饿鬼?”
  “是它们的同类,外形完全一致。”
  戴泽星一阵激动,抓住她胳膊,“快告诉我,女饿鬼的尸体在哪里?”
  “我怎么知道,我被这些冤家追着一顿瞎跑,脚板底都跑出水泡来了,哪能记得我从哪边跑过来的?”
  “快想起来!”戴泽星抱住她脑袋,“努力!努力!”

  “好痛,脑浆要给你挤爆了!”南宫兜铃使劲推开他,“你够了,别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刚刚打完一阵擂台战,然后跳进了饿鬼道,来到这个世界,给一群怪物狂追,还受到你的惊吓,我现在很累,而且全身要散架了,遍体鳞伤你看见没有。”
  南宫兜铃说着挽起血迹斑斑的睡袍衣袖,冲他展示手臂的淤青,“你有点同情心的话,请不要来烦我。”
  戴泽星揪住她手,用手指抹去她手臂的血迹,看着那朵绿色的莲花印记,“多闻天王。”
  他呢喃自语,“唉!之前我怎么没注意到?”
  “什么?”南宫兜铃盯着他脸,“你知道这个纹身的来历?”
  戴泽星生气的丢开她手,“不可能的!”他大步往前走,把来福枪背到肩膀后面。
  南宫兜铃像个白痴一个呆在原地,“喂,什么不可能!”

  戴泽星不理睬她,大步跳下石块。
  南宫兜铃叉着腰,望着荒芜的四周,除了沙子和岩石,她看不到有活人出没的痕迹。
  她仿佛又听到了怪物们在她后颈呼吸的声音,脊背一凉,快步追向戴泽星。
  尖石头扎得她脚板底疼。

  她一边跳脚,一边跑到他肩膀边,“这位英雄,等等我,带我一起走呗。”
  他哼了一声,“累赘,你死在这里算了。”
  “你嘴巴不要这么毒,我欠你多少钱?”
  戴泽星推开她,“离我远点,你是饿鬼的目标,它们现在盯的猎物是你,不要把我拖下水。”
  “我给它们盯了?”南宫兜铃顿时警惕的打量四周。
  “放心,它们最怕枪响,半小时内不会出来。趁还有时间,你赶紧找个靠谱的山洞把自己藏起来。”
  “英雄,你只身闯荡这片荒漠,你一定有藏身的地方,顺便收留我好不好?”南宫兜铃从态度到口吻通通放软。
  戴泽星望了她一眼,墨镜倒影着南宫兜铃脏兮兮的脸蛋。
  南宫兜铃用手把一缕凌乱的刘海拨到耳后,对他露出一个卖萌的笑容。
  “你现在这副鬼一样的尊荣别这么瘆人的笑,我不想被你吓死。”戴泽星说:“我不是英雄,我是一个路过的大叔而已,你找别人吧。”
  “这里哪还有别人?”南宫兜铃小跑着重新追他,揪住他衣袖,“英雄,不,这位可爱的小哥哥,你长得一表人才,想必心地也是很善良的,怎么会忍心把我一个柔弱的女子,晾在这片地狱一样的地方不管不顾?这是畜生才做得出来的事,对吧?”
  戴泽星笑了:“柔弱的女子?你次在火车差点没把我掐死。听闻你可是大名鼎鼎的引魂派法师,这些小怪物能难得住你?”
  “火车?”
  “没什么,想不起算了。况且我凭什么要帮你,我有我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是慈善家,救人不是我的义务。”
  “那请问你从事什么工作?”
  “我从事……咳咳,我是个游客而已,来这里观光的。”
  “带把枪来观光?”
  “这里是狩猎区,允许佩枪打猎的。”
  “哦……还有其他同伴吗?”

  “我一个人来的。”
  “你一定很孤独吧。”
  戴泽星指着她鼻子,“你错了,我不孤独,我很愉快。你别在我耳边叽叽歪歪了!你属苍蝇的?”
  南宫兜铃颓然松开他的袖子,“你不帮我,我真的会死的。我现在没有白符傍身,身的灵气也运不出来,一点法术都使不,你刚才为我开了一枪,救了我一命,你要是途不管我,你那一枪白开了。”
  戴泽星说:“带你可以,先告诉我女饿鬼的尸体方位在哪里。”
  “哥哥啊,我都说我想不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