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1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玥陵收购站是方书记特别关注的农副产品收购放开试点,开在你们派出所对面,既是对你们的信任同时也是考验,只要出一点点岔子,”肖冬故意停顿片刻,高深莫测地说,“你自己想吧。”
  看着肖冬远去的背影,再看看手机里若干个未接来电和短信,钱所长陷入迷茫和不安。
  傍晚时分,鱼小婷与白翎在城郊一处不引人注目的小茶馆见面。如方晟所料,白翎也象赵尧尧一样心里有根刺,对鱼小婷没了往日的亲近,反而多了几分敌意,偶尔话中缠枪夹棍。鱼小婷泰然自若,既然与方晟已经做了,还不准人家怀疑么?不管白翎态度如何,她始终保持表嫂的风度。
  “今晚住我家吧,方晟肯定欢迎。”白翎说。

  “不必,我已租了间房子。”
  “啊,你打算在顺坝长期抗战?”
  鱼小婷凝视着她:“小翎,此役为我老爸而战!你知道的他在晋西很不如意,本想调到清树享几年清福,不想碰到这摊子事。你说我们这些人经历残酷、生不如死的训练为了什么?如果连父母安危都无法保护,这身功夫又有何用?!”
  白翎与赵尧尧最大的区别是一个抱定主意不轻易改变,就象赵尧尧决定定居香港,无论方晟怎么说服都没用;一个听谁的话都有道理,昨晚方晟的说辞让白翎打消疑虑,今天鱼小婷一席话又打动了她,刹时白翎竟为自己的多疑觉得羞愧。
  “那你打算怎么做?”

  “一方面凡是方晟进山,除了特警之外我俩必须寸步不离,这次我带了辆防弹车就是预防万一;另一方面秘密侦察恶势力的据点,发现一处打一处,要打得他们心疼,打得他们胆战心惊,到时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冒出来。”鱼小婷道。
  把方晟的安全放在首位,这一点白翎深以为然。
  “今天叶韵的农副产品收购站正式开业,中午已经打了一架,估计今夜会有好戏,想不想参加?”白翎笑道。
  “叶韵?”鱼小婷皱眉,“她是什么来头?”

  “江业小洋葱西餐厅老板,以前在黄海做IT销售经理时被我们的人盯上,后来设计把她抓起来盘问了一阵子,没发现问题又放了。不知为何她一直跟着方晟,身手挺不错,这次把她调来作为主力。”
  其实听到名字鱼小婷已经想到在小洋葱见过,后来还警告方晟注意分寸。想了想道:“这种背景有问题的……”
  “我们的原则是只请她做明谋,不做见不人的勾当,防止落下把柄。”
  鱼小婷点点头:“那也行,今夜你准备出手吗?我也参加!”

  两人正闲聊时,叶韵从小茶馆后门闪了出来,见到目光如刀的鱼小婷不禁打个寒噤,强装笑脸上前打招呼。
  鱼小婷无心跟她啰嗦,也怕她说出自己和方晟去过小洋葱的事儿,切入正题问:“有没有收购站附近的地形图?”
  “我已经画好了。”
  叶韵在桌上摊开图纸,道:“从下午他们来要人的架势看,是不想白天跟我正面冲突,防止事情闹大了影响不好,打算夜里玩阴的,我估计无非两个可能,一是放火烧店,二是把店里的东西砸得乱七八糟。派出所大门前有全景监控,他们不敢从大门硬攻,有可能把车停在街拐角监控死角,穿过巷子翻墙进来。我准备了几个埋伏点……”
  她从包里掏出眉笔在图纸上画圈,侧面看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凑在一处,脸上均含着笑意,让人误以为在研究衣服款式,谁知是商量月黑风高杀人夜的勾当!

  连说带比划到最后,叶韵看看两人,问道:“就我们仨?要不要我带来的六个保镖一起上?”
  “三个还不够?”白翎反问道,随即指指鱼小婷,“我们俩加起来都未必是她的对手。”
  “别吓唬人家。”鱼小婷淡淡道,却没否认。
  叶韵深知白翎对自己的功夫非常自信,她都承认技不如人,可见鱼小婷厉害到什么程度,再联系其可怕的眼神,叶韵心里暗暗自惕,警告自己千万不要招惹这个女魔头。
  就在她们密谋夜里如何设置陷阱之际,方晟下班时遇到两个老上丨访丨户。
  县府两幢小楼,正府楼在前,县委楼在后,方晟每次下班必定经过正府楼。下午祁主任和苏总回报招投标报名情况,多耽搁了十几分钟,下楼时县委楼的灯基本都熄了。

  祁主任要回办公室处理其它事务,苏总陪同方晟一起从前门出去,两名便衣特警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保持戒备。走到正府楼右侧,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喧哗声,中间还夹杂哭泣和斥责,甚至有扭打的迹象。方晟不禁皱眉停下,苏总似习以为常,解释说信访局正在接待上丨访丨户,老套路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哪个地方都一样。
  方晟面色不豫摆摆手,径直来到左侧里面的信访局办公区,其实只有四间办公室,东首一间亮着灯,进去一瞧,地上坐着个秃顶老大爷,左臂撑地,右臂绷着纱布吊在胸前,身体前俯后仰老泪纵横;另一个头发花白的大爷情绪激动地一手揪住对面信访干部衣领一手举着汽油瓶,嘴里嚷着“同归于尽”,角落里有个女信访干部不停地叫喊“冷静冷静”。
  不等方晟下令,特警闪电般冲上前夺过汽油瓶,顺手将大爷按在沙发椅上!
  方晟这才开口道:“拚命解决不了问题。”
  两名信访干部本来松了口气,见是县委书记光临又紧张起来,叫了声“方书记……”
  “新来的书记?”秃顶大爷顿时止住哭泣,颇为兴奋地看着方晟。
  “扶他起来。”方晟边说边坐到两位上丨访丨户对面,信访干部拘谨地站在身边,特警和一时不便离开的苏总都守在外面走廊。
  男信访干部率先道:“方书记,这是两位上丨访丨户已经连续上丨访丨三年了,为的是城北旧房子拆迁……”
  秃顶大爷打断道:“不是旧房子,是我刚建了三年零四个月的新房子……”
  花白头发大爷道:“我家也才建了五年多,那伙人说推就推,丧尽天良啊……”
  方晟严肃地说:“你俩等会儿,一个个来!”
  县委书记的威严毕竟不同,两人乖乖闭嘴。
  男信访干部接着说:“城北拆迁工作是按正府五年规划修建一条进山公路,缓解城区到成陵山的交通压力,因为成陵山里分布了四个乡镇,人口密集,唯一的山道越来越无法满足山里山外交流。按规划方案,这位裘大爷和那位鲁大爷的房子都在拆迁范围内,之后协商补偿问题时其他人家都答应搬迁,就他们俩家坚决不搬……”
  裘大爷又要说话,被方晟抬手阻止。
  “眼看施工队快进场了,这两家不搬的态度影响其它拆迁户,本来已基本谈妥的方案再度被推翻,于是一天晚上村支书把所有人都叫到村部开会,城管队员和拆迁队对两家进行了强行拆迁……”男信访干部偷瞟了方晟一眼,续道,“强拆是不对的,之后县里对类似错误行为迅速作出纠正,组织人员进行摸底和统计,给予被强拆的家庭给予一定补偿,然而这两位大爷又有了新的问题……”

  日期:2018-04-20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