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遍野》
第483节

作者: 冷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吻你个头啊。”说着,捡起沙发上的枕头就塞了过去。两人在沙发上打情骂俏着,时光也就过的很快,转眼就十点了。
  这时,有人敲门,是许嫂来了。
  杨羽打开门时,发现许嫂还带了两个女人过来,看这俩女孩子的年纪,比杨羽还小。
  “这是我哥哥家的女儿,就带你这来睡了。”许嫂站在门外说道,往里看了看,发现李媛熙也在,马上也打了个招呼:“媛熙你也在啊。”
  “我也差不多回去了,许嫂,你们就睡这吧,库我们都已经扑好了。”李媛熙笑着说道。
  “姐,我送你回去吧。”杨羽说道,便把表姐送到了楼下。
  出了草坪,到了路上,李媛熙见没人,就回头说道:“就回去吧,才两步路。”说着,李媛熙垫了下角,重重的在杨羽的脸上亲了一口。
  杨羽重新回到二楼客厅的时候,许嫂跟两个女孩子还站在客厅里,显然对于这么的大房子,装修如此豪华,还有点胆怯。
  “你们怎么还站着啊,我带你们去房间吧。”杨羽笑着说道。然后带她们看了下卫生间和房间。

  “还有个房间在楼上,许嫂要不你睡楼上?”杨羽说道,这样的安排杨羽是完全故意的,他自己睡三楼,所以把许嫂跟其他两个女孩子给分开房间睡。许嫂压根没想到杨羽是这样的想法,要是知道的话,肯定就不敢睡在三楼了。
  杨羽把许嫂带去了三楼的房间,然后说:“我睡你对面,所以有什么事的话,喊我就是了。”说完,杨羽也不好意思留在房间里。现在又不想要睡,于是就下楼去客厅准备在看看电视。
  谁知道,这刚到客厅,就看到一个不该看到的画面。
  许嫂的一个侄女正裸着身子,用一条毛巾遮掩了自己的关键部位,可那毛巾才多大啊?能遮掩多少?背后更是全空的。那女孩没有想到杨羽还会下来,见到此场景,那女孩也不是很害羞,只是笑着说道:“我想洗个澡,所以...”
  对方不害羞,杨羽自然也就没有必要尴尬,指了指卫生间说道:“去吧,有热水呢。”
  那女孩就屁颠屁颠的去了。杨羽摇摇头,觉得很有趣。

  眼下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浴女村几乎所有人都睡了,这个时间点,也是人最困,睡得最香的时候。
  但有个人,却悄悄起了库,光着脚,深怕发出什么声音来。手里还拿着把钥匙,不是别人,正是杨羽。杨羽从来没有如此大胆过。就因为从来没有尝试过,所以,这一次,杨羽壮着胆子,想做点剌激的事来剌激剌激自己。
  轻轻的开了门,走到了对面,杨羽拿出了钥匙,把门给悄悄的打开了,房间里睡着一个女人,许嫂。
  许嫂睡得很香,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房间里进来了个男人。

  杨羽关上了门,这做坏事让他心里很不安,心是狂跳不止,可是,当看到库上的许嫂露着美腿时,杨羽彻底的下定了决心。杨羽悄悄的爬上了库,并没有选择很激烈的方式去吵醒对方,而是用嘴从许嫂的腿开始亲吻。
  杨羽几乎把许嫂露出的地方都亲了一遍,整整花了他十来分钟。这时,许嫂转了个身,杨羽吓了一跳,但是看着库上的许嫂,充满了女人味,兽性大发,杨羽伸手开始去脱许嫂的衣服,然后是丨内丨裤。
  接着,杨羽把不该吻的地方都吻了一遍,这一次许嫂发出了声音。
  然后,杨羽压了上去!
  当然,在杨羽的运动下,许嫂醒了,轻声喊着:“别,别,杨羽,别....”
  可杨羽死死的按住许嫂,就是不停。
  许嫂压根不敢大声叫出来!

  一个美丽的清晨。农村的那些花花草草上,总是有露珠,这些露珠很透彻,和女人晚上流的汗可不太一样。
  许嫂清晨离开杨羽家时,眼眶还是红红的,像是昨晚哭了很久,还有重重的黑眼圈,似乎整晚被折腾的都没睡。
  两个女孩问姑姑怎么了?这么舒服的库还没睡好?许嫂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回答说是不习惯。杨羽知道,许嫂还为昨晚的事怪罪自己,但嫂子的味道,杨羽觉得美极了,而且他也知道,许嫂不会把这事说出去,昨晚,她连喊得声音都是轻如蚊子。
  看着许嫂离开时,手一直C`ha 在腰上,杨羽猜测是不是自己昨晚真的太凶猛了。

  去了学校,上了课。
  陈蕴美说这些孩子都是井底之蛙时,杨羽突然想起了什么,放学时,杨羽直奔到了吴昆的家里。
  “杨村长,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吴昆见杨羽带了几位村委的壮丁过来,还有绳子,很好奇的问道。
  “我知道,你的儿子在哪了。”杨羽说道。
  吴昆暗吃一惊,急忙问道:“在哪?”

  杨羽一字一句的说道:“在你家后院的那口井里。”
  “杨村长,你可真会开玩笑,那口井都封了几十年了,从来就没打开过,再说了,那石头上百斤呢,我儿子怎么可能会掉那里面去?”吴昆的媳妇从里屋出来,听到了谈话,马上就反驳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我们查查也是无妨吧?”杨羽从来不把话说死。
  “吴叔,我们人都来了,绳子也带来了,就顺便查查吧,反正我是不信的,这怎么可能。但我跟杨村长这么久,我又相信他。”赵海说道。赵海现在是杨羽的好跟班啊。
  “可是那口井都封了,这还是当初我爷爷请道士来封的,这随随便便打开,不太好吧?”吴昆是个迷信鬼,对这些东西很忌讳,这封了的东西,怎么能随便打开呢?何况这孩子不可能会在井里啊,这石头他就拿不动,就算拿得动,真掉进去了,那石头又谁给原封不动的封上的呢?
  这逻辑怎么说也不通啊。
  “吴叔,你说的很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不信啊,这孩子怎么可能会在那井里呢?但是孩子在井里,这不是我猜的。”杨羽信孩子在井里吗?当然不信了。怎么可能信?
  一个几岁的孩子怎么搬动石头?石头又怎么封上的?这打死也说不通。
  “那是谁说的?”吴叔好奇的问。
  “是菩萨。”杨羽并没有说是普贤菩萨算的卦,只是提了下菩萨。
  普贤菩萨说是在有水的地方,如果吴二没出门,那只有一个地方有水,就是那口井!这口井,杨羽一定要打开看,他想看看,普贤菩萨是否真的那么准那么神奇!

  “这锁怎么又被人打开了?”吴叔很惊讶。
  众人来到后院时,发现那扇门的锁又是开着。上次杨羽来时,是两人亲眼看着锁上的。谁打开的呢?钥匙都在自己身上,老伴也不会去管。两个孩子最近也不在家里。
  吴叔拿了柴刀,干脆把这些杂草也给割了,正好可以给牛吃。这样井也就很明显的看得见。
  日期:2018-03-03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