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70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喝茶,喝茶,”宁十三笑着说,“人,我这边有的是,目前多数都在外执行任务。如果弗朗索瓦先生的事情比较着急的话,我可以调配人。这些都不是多大的问题。”
  “宁爷,你的人被李一刀从微山赶到了这里。如果真的有人的话,也不至于回不了微山吧。咱们是老朋友了,也是老合作伙伴了,我是来帮你的。既然宁爷如今缺钱,我就拿几个像样的项目给您做。”弗朗索瓦继续说道。

  “呵呵,”宁十三说,“我离开微山有离开的道理。离开微山不代表我没有足够的实力。混梁上的这行,在微山、济宁、梁山一带,还没有谁比我们更在行。”
  宁十三的语气比较硬,尽管脸上带着笑容,但那笑容极为僵硬。胡远见看出了宁十三有点生气,于是打圆场说:“弗朗索瓦先生刚才的意思是,想问问咱们这边的人有多少,能完成什么样的项目。”
  宁十三打断了他道:“我与老弗是老朋友了,老弗想问什么,我很清楚。如果想跟我合作,随时就可以开展。我有的是人。如果不想与我合作,那我就随时送客。再说,如果是周边的活儿,你们可以去找李一刀、王老五、老鲶鱼、黄胡子,或许他们更符合你们的需求。”
  “李一刀不是侠盗江湖中的人,他不过是个收保护费的流氓罢了。老鲶鱼如果还活着,他的确是个合适的人选。之前,弗朗索瓦先生与老鲶鱼合作多年,想必宁爷也知道。不过,老鲶鱼已经不在了。”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宁十三故作惊讶道。
  “实不相瞒,来梁山前,先生去拜访过老鲶鱼的老家湖东一带。那里的房子已经坍塌了。遗憾的是,先生没有找到坟地,但是可以肯定他已经不在了。”胡远见说。
  “老鲶鱼不在了,还其他的几个大牛,你们也可以去找他们。我们并非一定要做你们的生意。”宁十三笑着说。
  “我是个生意人。李一刀做不了我的生意。王老五也不敢做我的生意。黄胡子没有能力做我的生意。目前来看,只有宁爷有可能。前提是,您要让我看到您的实力。这么多年没见了,我不清楚你这边有什么高手。毕竟,你那一批弟子都死在了李一刀手上,这个我清楚。凡是与我合作过的,好像就剩下野狐田、火头王了吧?”

  “没有,我二妹黑蜘蛛也还在。”野狐田补充道。
  宁十三恶狠狠地看了眼野狐田,野狐田会意,不敢再多说话。宁十三说:“我大弟子适合爆破、打洞、穿墙;二弟子轻功一流;三弟子水上无敌;四弟子得了老鲶鱼真传;六弟子同样水上功夫了得。每个徒弟都有十多个手下。此外,怀义堂梁山的老大是小时迁兄,你们应该听过他的名声。此外,我们还有一组东北军守卫,门外有一部分,还有一部分在县城,还有一组被带到了济宁。”
  宁十三的这番介绍中,只有一个信息引起了弗朗索瓦的兴趣。他很吃惊地问道:“得了老鲶鱼真传的弟子在哪儿?”
  日期:2018-03-02 19:29:49
  第85章 第一单

  宁十三已经料到了弗朗索瓦会对鸭屎感兴趣,毕竟他与老鲶鱼合作过几次,深知老鲶鱼的手段。宁十三从谈话中已经听出了端倪。弗朗索瓦这次来微山,本是找老鲶鱼的。得知老鲶鱼已经死了,他才想到与宁十三合作。
  弗朗索瓦很多年前与宁十三合作的时候,宁十三的弟子手段一般,伤亡比较大,风险也因此很大,这不是弗朗索瓦想要的。倒是胡远见打听到宁十三手上有点高人,所以才劝弗朗索瓦再度考虑与宁十三合作。
  当弗朗索瓦问到鸭屎时,宁十三笑着说:“小徒去执行任务了,过几天就回来。”
  弗朗索瓦显然对此极为感兴趣,笑着说:“我有几笔买卖,宁爷看看哪个合适。无论哪个,我都以比之前高出一倍的酬劳给您。”

  宁十三是个谈判的高手,对方越是感兴趣,他越表现得不感兴趣。
  “我的小弟子手上活儿很多,所以我对活儿是比较挑剔的。得看看是什么活儿,什么档期,什么难度。我并不缺钱,所以不会乱接项目。”
  尽管宁十三经济上已经捉襟见肘了,但是他依然表现出了极高的淡定与忍耐,等待弗朗索瓦上钩。因为鸭屎这个角色把弗朗索瓦彻底吸引了,所以他从攻势变成了守势,站起身,凑到宁十三身边说:“宁爷,您不至于和钱过不去吧?毕竟是生意,难道您真的不考虑?”
  “呵呵,”宁十三笑着也站起来道,“都是老朋友了,也都是老合作伙伴了。我怎么可能不与你合作?当然要合作。我只是说,我对项目是比较挑剔的。合适的项目,义不容辞。不合适的项目,再多钱也不会碰。”
  弗朗索瓦给胡远见使了个眼色,胡远见会意,从公文包里拿出了一个小本子。从本子里拿出了一些纸张和图片。
  宁十三接过来一看,笑着说:“这些活儿,绝大多数我们都没法做。唯一勉强可以做的,是济南的这个活儿。北平的、天津的、上海的、南京的,这些都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势力范围,也太过危险。如果你有其他微山湖周边的活儿,也可以商量。”
  “时隔这么多年,再次合作,我们当然需要磨合一段时间。既然你说外地不能做,那就先做济南的。做了济南的,如果你觉得还可以继续合作,咱们再做其他的几个项目。”弗朗索瓦说。
  “给个档期吧。”宁十三叹口气说。对他来说,如果是微山湖周边的项目,出了问题,他可以想办法找人周旋。如今,是济南的项目,一旦出了问题,恐怕没有人能够提供任何帮助。不过,宁十三的确需要钱。

  “我给你一个月时间。一成定金,验货时再付九成。美元、英镑、法郎、大洋都可以,我甚至可以帮你在瑞士银行开户。”
  “呵呵,”宁十三摇了摇头说,“如今是乱世,我只要黄金,其他的一概不考虑。”
  “这个,好吧,就这么定了。”弗朗索瓦笑着说,“你一向小心,那就依你。”
  “钱数怎么说?”宁十三开门见山道。
  “与往年一年,十个金条。”
  宁十三摇了摇头道:“往年的项目都是偷普通人家,如今你让我偷的是官家。不一样。二十个金条。”

  弗朗索瓦看了一眼胡远见,随后笑着说:“就这么定了。给他两个金条定金。”胡远见从皮包里拿出两个金条,放到了宁十三身边。
  “不行,”宁十三说,“要三成定金才成。”
  弗朗索瓦笑着说:“三成也没有问题,不过我没有带这么多。十日后,我让人给你送来怎么样?你让弟子先进行。反正定金不到,你们就别下手就好。”
  “哈哈哈,”宁十三笑着说,“哪里话啊,我相信先生一定会按时送到的。我的弟子也会认真去做,一定能做到,不会耽误时间的。”
  弗朗索瓦站起身道:“宁爷,我就不打扰了。这是我们的电话,你可以随时与远见沟通。如果这一单成了,你一定会考虑下一单的。相信我。”
  “但愿吧。我送你出去。”
  宁十三使了个眼色,野狐田接过了电话号码,站到了宁十三身后。宁十三带着弟子,送他们到门口,直到弗朗索瓦与胡远见上车走远了,他们才回到了屋子里。
  “师父,济南的这一单让谁去?”野狐田问道,“二妹轻功最好,可能得让她去。”
  “师父,”火头王不解地问道,“我们自己出活儿,一个月偷二十多个金条也不是不可能,为何要为他们做这样的事情呢?”

  “我何尝不知道。不过,他让我们偷的多数是古玩字画类的,少了也不会伤人家元气。如果偷的是金条,说不定会害了买卖人。咱们得小心。出这样的活儿,对我们来说相对安全。如果这个模式成立,我们就可以多出活了。到时候,收益比直接偷金子要好很多。再说,有古玩字画的人家多,有金子的人家少。偷金子,光蹲点得多久才能得手?”宁十三道,“这件事得让黑蜘蛛亲自去,不然不容易成功。”

  “师父,我陪二妹去吧,好歹我也去过济南,见过点世面。”野狐田说道,“不然,让她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我想,师父也不放心。”
  “得了吧,”宁十三笑着说,“就你这脾气,不坏事就不错了。你暂时还是少掺和,你留下来坐镇梁山,这里的任务比出活还重。”
  “师父,要不我去?”火头王问道。
  “不行,”宁十三说,“湖上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来打理。还是让鸭屎去吧。”
  一提到鸭屎,宁十三又极为生气,这么多事情需要他做,他竟然和黑蜘蛛在微山浪荡还没回来。“火头王,你去济宁港等着,见了他们俩,尽快给我带回来。”
  “师父,您别生气,我马上出发。”火头王说完,就去屋里收拾东西了。
  宁十三叫过野狐田,在他耳畔小声说道:“你把两个金条给兑了,给学徒们发点零花钱,省得他们觉得我们走投无路了,搞得人心不稳。”
  “好的,师父,我马上去办。”
  宁十三叹口气,站在门口,目不转睛地看着空旷的大路,仿佛在等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