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9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02 09:01:57
  第83章 焦躁的宁爷
  黑蜘蛛穿好衣服,走下床。烧已经退了,但是头还是有点疼,好像喝醉了一般。她见鸭屎不在,在房间里到处找,发现窗户上没有上闩,于是预感鸭屎出去了。她刚准备出去时,门开了,鸭屎走了过来,手里提着早点。
  “二姐,这么早就起来了?头还疼吗?”鸭屎把食物放在小桌子上,笑着问道。
  “你去哪儿了?”黑蜘蛛有点不满地问道,“你为何不跟我说声就出去了?”
  “我去买早饭了,看你还在梦中,所以就没打扰。”
  “瞎说,我去你房间了,被子放得好好的,根本就没有动。你一夜都不在。你在骗我。”
  鸭屎见瞒不住二姐,于是略有不好意思地说:“我去找通天鼠了。”
  “找到了吗?”黑蜘蛛以责备的口吻问道。
  “没有。”鸭屎笑着走近黑蜘蛛说,“他们回河南了。一时半会也不会回微山。目前也没有办法把师父的东西收回来。”

  “好吧,这件事我就不跟师父说了。往后你一定要小心,做事不能那么鲁莽。如果有下次,我一定告诉师父。”
  “好的,多谢二姐。赶紧吃饭吧。”
  “算了,别吃了,我们赶紧出发回去吧,不然师父又得着急了。我估摸大哥早已到梁山了。”
  “二姐,”鸭屎嬉皮笑脸地凑到她身边说,“咱们现在在微山,到处都是李一刀的人,万一被他们的人撞见挺不好的。我建议我们晚点走。”
  黑蜘蛛走到窗边,推开点窗户,发现运河上不时有巡逻船走过。万一被人撞见,鸭屎与黑蜘蛛都有危险。不过,黑蜘蛛还是想尽快回到梁山。
  还没等她说话,鸭屎就凑过来说:“二姐,好容易回一趟微山,咱们就多待一天,我带你去一些小市场逛逛,那里没有李一刀的人,也不会有人认出我们。”
  经不住鸭屎的央求,黑蜘蛛终于松口了,在他额头打了一下说:“下午逛一会儿,天黑前早点动身。”
  “好的。”鸭屎兴高采烈地说。
  话分两头,野狐田买船北上,当天晚上就到了济宁,他一刻不停,连夜到了梁山。抬头看见客栈上挂着“怀义堂”的牌子,野狐田激动得满脸热泪。他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之后,就期盼能再见一眼师父,看一眼新成立的怀义堂。

  听说野狐田回来了,宁十三披着衣服就走出了卧室,来到了厅堂。
  “师父,”野狐田噗通跪倒,连磕几个响头,哭着鼻子说,“师父,通天鼠认贼作父,侮辱师门,差点把我杀了。”
  “行了,赶紧站起来,瞧你这个怂样,起来说话。”宁十三见他哭哭啼啼的,极为失望,赶紧摆手让他起来。
  “师父,通天鼠认贼作父…”
  宁十三极为不耐烦地打断了他道:“这我知道了,你直接说发生了什么。不要重复。”
  “师父,”野狐田见师父不是很高兴,于是止住了哭声,小声说,“王老五给通天鼠找了女人,还给他很大一笔钱,通天鼠帮王老五偷文物,偷大户人家的珍藏的物品。他应该已经拜王老五为师父了。我去找他,他先是哄骗我到屋里,然后让人抓住了我。他脚踩着我的脸,说要弄死我。后来,我被关进了地下室里,是鸭屎进来后,把我放出来的。”
  “这个狗日的。”宁十三气得半死,失口骂道。
  “我跟鸭屎,跑到湖里,冻了一夜,第二天才逃了出来。”
  “行了,这些细节不用说了,”宁十三显然对他极为不耐烦了,于是说,“鸭屎与黑蜘蛛去哪儿了?为何没有一起来?”

  “鸭屎说去探探王老五和通天鼠的情况,以便向师父汇报,看如何处理通天鼠。二妹怕他办事不牢靠,所以就留下协助他。”
  宁十三每逢极为生气时,就会抬起右手,摸着额头,低下头。野狐田在宁十三身边这么多年,很了解师父的这个习惯。当宁十三这样做的时候,他立即闭嘴,站起身,在那里局促不安,不敢再说什么。
  过了好大一会儿,宁十三的情绪平复了,问道:“你估摸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我想,他们天明就该回来了。我叮嘱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宁十三点了点头,随后声音微弱地说:“那个法国人明天上午就到了,我本来想让鸭屎与黑蜘蛛也参与。他的很多活儿鸭屎与黑蜘蛛比较合适做。这两个熊孩子,不听我的话,随便更改任务,太可气了。”
  “师父,哪个法国人?”
  “你见过的那个弗朗索瓦。”
  “哦,从上海来的那个。他这个人不是不和咱们做生意吗?”

  “老鲶鱼死了,李一刀做了微山老大了,也不敢再养梁上君子了。他弗朗索瓦要想做从东昌府到徐州运河周边的生意,除了我们,他还能找谁?”
  “师父,”野狐田走到宁十三身边说,“我去把师弟师妹找回来。”
  “得了,”宁十三冷笑着说,“不要让弗朗索瓦觉得我们怀义堂没人。你老老实实在这里给我待着,关键时刻,还得需要你帮我撑撑场面。”
  “那明天的会见该怎么办?”
  “你去睡一会儿,天不明就起床,先通知小时迁,随后让皮六带些人过来。你和火头王陪在我旁边与他谈。”
  “是,师父。”
  野狐田回到房间里,躺下后毫无睡意,天不明就起床,去县城里找到小时迁,将宁十三的安排告诉了他。小时迁当然没有任何异议,立即着手准备。不过,找皮六的事情就没有那么顺利了。
  皮六带着他哥哥给他留下的人,在县郊租下了一个院子,将军人驻扎在那里。野狐田去找他的时候,恰好皮六不在,手下人说,他去济宁了。
  宁十三刚起床就看见野狐田站在门口,于是问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小时迁估摸着在路上了,不过,皮六去济宁了,不在梁山。”野狐田小声说,生怕激怒宁十三。
  “妈的,这个该死的小六子,去济宁也不说一声。”宁十三极为生气地说道。
  日期:2018-03-02 12:55:02
  第84章 法国人
  原本说弗朗索瓦上午就能到,结果宁十三等到中午也没见人影。宁十三坚持不开席,一直在等,到了傍晚才发现一辆马车载着一个三十多岁年轻中国人来到了门口。年轻人走下马车,打开车厢的后盖,一位头发花白的法国中年人从车上走了下来。
  这位法国人瘦高,穿着一件风衣,带着文明帽,手里拄着文明杖,四处看来看去,对什么都好奇。宁十三在宴会厅里站起身,走到门口等候。野狐田去门口迎接。
  “这就是弗朗索瓦先生,请问您是?”年轻人见野狐田走了过来,于是用标准的微山口音问道。

  “他是野狐田,”弗朗索瓦笑着,用极为蹩脚的中文说道,“他不是宁十三,他是宁十三的大弟子。”
  “哦,是这样啊。我是胡远见,是先生的助理和翻译。”年轻人笑着伸出手道。
  野狐田是个粗人,并没有在文明的地方待过,所以对握手没有明确的概念。他并没有握胡远见的手,而是拱手道:“师父在大厅等候多时了,两位请。”
  胡远见极为尴尬,看了下弗朗索瓦。弗朗索瓦耸了耸肩,用法语笑着说:“入乡随俗吧。”
  “老弗啊,多年不见,你还这么风度翩翩啊。”宁十三见他们进来了,笑着走了过来,一把将弗朗索瓦抱到了怀里。
  “宁老爷子,你还好吧?听说你在梁山开张了,我这不从上海赶过来贺一贺你。”弗朗索瓦用中文说道。这让宁十三极为惊讶。
  “不对啊,咱们上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不能说中国话,怎么这么快就会说了?还能听懂山东话。你不简单啊。”宁十三拍着他的肩膀道。
  弗朗索瓦指着胡远见道:“都是胡的功劳,他是微山人,跟我做助理很久了。胡是巴黎大学毕业的,毕业后一直在上海工作。前几年转到了我这边,我们做朋友已经很久了。这次能找到宁爷,全靠他的功劳。”
  一听说胡远见是微山人,宁十三立即另眼相看,一把抓住他的手,笑着说:“小胡兄弟,家是微山哪里的?家里还有什么人?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胡远见受宠若惊地说:“宁爷,我是湖西人,家里原本有叔叔和婶子,前些年,被土匪给杀害了,房子也被土匪炸了。如今,老家连一栋破屋都没有了。没有亲人了,我一个人漂泊在上海,很久没回来了。”

  “有我们在,你就有故乡。来来,咱们大家一起多喝几杯。”宁十三邀请大家入席。席间,无非是聊一些阔别多年的话,并没有聊任何正题。
  从傍晚一直喝到深夜,总算酒足饭饱,于是宁十三请大家到自己的书房去谈。弗朗索瓦旁边坐着胡远见,而宁十三身边左右分别是野狐田和火头王,对面坐的是小时迁。一旦进入谈判,氛围立即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我有几笔活儿,不知宁爷这边有没有合适的人手参与一下。”弗朗索瓦笑着说,“这些活儿都很大,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完成的。”他一边说,一边看着宁十三身边可怜的三个人。其实,宁十三的学徒多数都在怀义堂客栈,只是宁十三并没有让他们参加会议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