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1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噢,我倒忘了苏书记也是交流干部。”
  “两年前调到清树的,正好遇上顺坝连折三位县委书记的事儿,唉……今天不谈工作,主题是喝酒,走吧。”

  苏兆荣兴致勃勃拉着方晟快步往大院后面的宿舍楼走去,一路上方晟疑惑不已。
  官场关系是最微妙最复杂的关系,过浓或过淡都不行,须得把握得恰到好处。官场关系又是最虚伪最无情的关系,表面上嘻嘻哈哈谈笑风生,在酒席上以兄弟相称把酒言欢,一旦失势或没有利用价值,转眼象陌生人似的见面都懒得打招呼。因此官场中人彼此都维持既友好亲近又保持一定距离的小心翼翼的关系,唯恐出了意外伤及自身。
  方晟应该算许玉贤的爱将,几乎达到无话不谈的程度,但方晟至今没去过他家,也不认识他爱人;许玉贤除了当年在海边偶遇时见过赵尧尧,之后也没接触过。
  同样朱正阳、程庚明等人都是方晟的心腹,但方晟压根没见过他们的爱人,赵尧尧与他们吃饭的次数比白翎还少。
  韩子学是方晟仕途中的福星和伯乐,即便如此方晟到梧湘办事,顶多叫到食堂一起吃个便饭,绝不可能请到家里作客。
  工作是工作,家庭是家庭,这一点绝大多数领导干部界限分明。

  方晟觉得与苏兆荣并无深交——仅仅上次报道见了一次而已,也没有通过于道明等省领导打招呼要求关照,可苏兆荣似乎对他青睐有加,上次就显露出异乎寻常的热情,这次更拉到家里吃饭。
  为什么呢?
  更奇怪的是要求不带白翎,又是为什么呢?
  揣着糊涂和不安来到宿舍楼三楼最东首,打开门,苏兆荣叫道:
  “丫头,老爸回来了……哟,菜已经摆好了,快请坐。”

  厨房里锅盆勺响成一片,他女儿似乎正忙着炒菜无暇回应。苏兆荣也不在意,笑着拉方晟来到餐厅坐下,桌上摆着一瓶二十年茅台。
  “别拘束,今天就三个人,纯粹的家宴。”苏兆荣笑眯眯说。
  方晟局促不安:“太……太意外了,第一次作客总该带点礼物什么的,我两手空空……”
  苏兆荣笑道:“作客确实是第一次,但应该算老朋友了。”
  “老朋友?”方晟茫然道。
  “丫头,出来吧。”苏兆荣朝厨房方向说。
  紧接着人影一晃,一个俏生生的女孩端着盘子出现在厨房门口,方晟见了惊得不由站起来,吃吃道:
  “鱼……鱼小婷?”
  她淡淡笑道:“想不到吧,你的顶头上司居然是我爸爸。”
  苏兆荣故意沉下脸斥道:“怎么说话呢?家里不准谈职务!”眼睛里却掩不住的笑意。
  方晟看看她,又看看苏兆荣,陡地想起来了,道:“噢,你说过跟妈妈姓……”话一出口却懊悔坏了,怎么把两人在床上聊的事儿说出来了!
  鱼小婷却不以为意,反而落落大方坐到他旁边,奇怪的是苏兆荣并不惊讶,笑道:
  “刚才在停车场我只说了一半,那辆车就是丫头从京都带过来的,开了一天一夜,昨晚才到。”

  方晟这才醒悟。防弹车属于军控物资,找双江军区根本没用,因为按干部用车标准别说县委书记,市委书记也无权使用。苏兆荣因此找到鱼小婷,她肯定听出事态严重,周五下午便设法弄到防弹车并亲自开了过来。
  虽然如此,可以想象得出手续之繁琐、程序之复杂,还有鱼小婷前后奔波付出的精力,连续开车一天一夜非常人能承受。
  方晟心里一阵感动,举起酒杯道:“虽然很俗,但还是必须说声谢谢!”
  “我不能喝酒,饮料作陪哟。”她笑道。
  想到她在江业商务会馆里大呼老板“再来一瓶”,又想到她故意把自己灌醉的场景,如今却在苏兆荣面前作小女儿态,方晟险些笑出声来。
  见两人酒杯碰在一起,脸上都带着盈盈笑意,苏兆荣眨了眨眼,给女儿夹了筷菜。
  鱼小婷道:“过来之前我已向领导请了长假,理由是保护父亲人身安全,顺坝的形势太危险了,随时有可能爆发……”
  “白家也发挥了作用,”苏兆荣解释道,“丫头被关在山里太久,是出来的时候了,前阵子已跟白家协商过,正好利用这次契机换个地方。保护市委书记爸爸,于公于私都说得通,不过……丫头的真实意图是想去顺坝帮你!”
  方晟一呆,竟忘了跟市委书记说话,下意识道:“不行……”

  不行的含义太复杂了。首先是安全问题,他不想鱼小婷牵涉其中;其次是白翎正在顺坝,以白翎精明很容易看出两人的私情;还有他不清楚鱼小婷在苏兆荣面前怎么解释两人的关系,也不清楚苏兆荣如何看待两人的关系;此外还有赵尧尧的前车之鉴……
  因为方晟与白翎的关系,赵尧尧心里始终有根刺,加上种种因素而远避香港。方晟担心鱼小婷的出现会让白翎伤心,如果也离自己而去,简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他的顾虑实在太多了。
  苏兆荣不以为忤,自斟自饮一杯,道:“丫头自己说。”

  鱼小婷道:“第一,我去顺坝跟你没关系,而是奉市委书记的指示;第二,白翎的身手不足以应付顺坝的局面,她杀心不重,不能给对方沉重打击,其实跟流氓地痞有啥客气的,那些人出来混就没指望好下场……”
  想到那天山道间的搏斗,方晟不由点点头。
  “第三,我们目前不能打防御战,而要彻底捣毁对方老巢方能一劳永逸!否则只要你在顺坝一天,老爸在清树一天,就必须置于特警保护下,成天惶惶不安,你说呢?”
  方晟叹道:“我是不想你冒险……顺坝的形势多你一个未必有利,少你一个未必更糟,何必将自己置于险境?”
  “我喜欢打架,这个理由够简单直接吧?”她近于耍赖了。
  方晟苦笑。为什么武艺高强的女孩子都特别喜欢打架?从白翎到叶韵再到鱼小婷都是如此。

  这时苏兆荣才开口道:“老爸是不想丫头去顺坝,不过丫头已经是大丫头,不是曾经含着手指头要糖吃的小丫头,老爸尊重你的决定而且全力配合……”
  没等他说完鱼小婷便笑靥如花举起饮料:“多谢老爸,我敬老爸一杯!”
  苏兆荣笑着举杯,父女俩的杯子悬在半空,却不约而同瞟了瞟方晟,方晟赶紧凑趣道:“我也作个陪……”
  心里暗想女儿敬爸爸,我这个外人作什么陪?真是莫名其妙。
  谈完正事,然后聊起苏兆荣来清树的经过。

  苏兆荣原先在晋西省工作,从副镇长一步步做到县委书记,期间换了几个地方,还算顺风顺水。之后便有些坎坷了,县委书记任上辖内连续两个矿难,市委常委分管交通运输时发生重大交通事故,任常务副市长偏偏财政局长爆出特大贪污案,好不容易捱到市长位置,市里又发生一起伤亡惨重的矿难!
  日期:2018-04-20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