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7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宗主说:“修炼这个法术到第九层的时候,都不可能跳过这个步骤,你师公几个月前研炼到第七阶段,他近日又突破到了第八阶段,即将要迎来第九层,如果他不吸食半妖的精元,不能真正达到第九层,所以你那位原本习惯云游四海的师公,最近才会频繁在你面前露脸。”
  “我不信!”南宫兜铃握紧双拳,“你诬赖我算了,不可以诬赖我师公,他是引魂派的掌门人,我们引魂派向来是名门正派,掌权人当然也是个正派人士,才不会干这么卑鄙的勾当,你这个外人不可以污蔑我师公。”
  “你是怎么成为孤儿的?”
  “行,你不想了解,那我不说。”宗主回到帐帘下的茶桌旁坐好,他看了一眼桌面的面碗,歪头想了一下。
  南宫兜铃悄然捏了一下袖子里的筷子,难道宗主注意到少了些餐具?

  可他却没说什么,手指一抚,面碗沉没进木头里面,逐渐浮出一套茶具。
  南宫兜铃松一口气,原来没发现,太好了。
  她其实很想知道她自己的身世,但是,他无凭无据的污蔑引魂派的掌门人,实在听不下去。
  南宫兜铃不动声色的走近他的后脑勺,“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我变成孤儿,也是我师公害的吧?”
  “不关我事,我说多无益。”
  “不是说拿我当玩具吗?为何却让我在这里当管理员?”
  “当管理员也照样可以成为我的玩具,我说过,把你放在通天塔里,我随时可以找到你,这里是我的藏宝箱。”
  “是吗?可是,我天生不喜欢宅在一个地方。没人可以困住我的自由。”
  他端起茶杯悠闲喝茶,“这点由不得你了。我已笃定主意。”
  “你杀了我师叔,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听从你!我要为他报仇雪恨!”她终于接近他后背,一双尖利的筷子从她袖冒出,高举,狠狠插向他的后颈。
  宗主没有躲避。
  南宫兜铃慢慢松开手指,发现手空无一物,宗主的后颈也完好无损。
  她诧异至极。
  宗主回头望她:“你在干什么?”

  “打蚊子。”
  宗主抓住她手,把她拖到自己面前,“要偷袭我,下次换样凶器,我觉得怪,面碗旁边怎么没了筷子,原来给你拿了去。筷子是通天塔的一部分,通天塔视我为主人,忠心耿耿,听从我的心意而变化,你想利用通天塔变出来的东西行刺我,傻子吗?”
  听他这话的意思,通天塔果然不是一般的建筑,通人性,有灵气,说不定还真的是活物。
  他扬起手,南宫兜铃立马护住脸,“打人不要打脸,而且打女人的都不是男人!”

  南宫兜铃感到一只手心摁在她后背,皮肤顿时产生某种异样的感觉,有点痛,有点痒,微微发热。
  她不懂他在干什么,约摸三秒后,他挪开手心,用力扯开她的衣领。
  “喂!你这个禽兽,住手!”南宫兜铃拼死护住前胸,但是后背的衣料硬是给他拽了下来,雪白的肌肤一览无遗。
  她顺着他目光回头看向自己的肩胛骨,角度问题,脑袋拗不过去,什么都看不见。
  “你对我做了什么?”
  地面伸出一面古典的圆形镜子,竖在她身侧,南宫兜铃将脊背对着镜面,发现面的鞭痕全部消失不见,光滑如初。
  “玩具也要有点卖相,疤痕累累丑的很。”他用手抚摸她脊背。
  南宫赶紧拍开他,“妄想吃我豆腐。”她把衣服拉好,遮得相当严密,“你刚才行的是治愈术?”
  “不用谢。”
  “既然你碰一下我能治愈,那之前干嘛……”她声音莫名小了下去,“之前根本用不着吻我也能让我舌头长回来的,对吧?”
  “也可以这么说。”
  “那你为什么不用这种治愈术,非得要……用那么下流的招数?”

  “我乐意。”
  南宫兜铃气得抱住膝盖,背对他生闷气。
  她偷偷运转自己的灵气,可是却在体内某处受到了阻碍,灵气运不出来,想使用隐形咒都不行。
  天啊,难道真的要在这个破地方永远的成为这王八蛋的玩物?
  宗主忽然站起来,“我要出门一趟,你乖乖看家,不要跳到舍利湖里去,也不要喝那里的水,不然你会逐渐失去记忆的。”
  之前特意对湖水使用法术,让她一捞起来蒸发掉,难道是为了防止她失忆?不是故意折磨她?
  宗主托起她下巴,“一方面是不想你失忆没错,但另一方面是想欺负你,看着你渴的火急火燎也是种享受。”
  宗主丢开她,慢慢走了出去。
  随着他的离开,塔内家具迅沉没地板,罗帐纱帘纷纷消失,灯笼逐渐熄灭,光线黯淡,室内恢复成空无物的模样。
  好似宗主不在这里,这座建筑物失去了灵魂和法力。

  南宫兜铃跑出去,伫立在屋檐下,望着宗主跳入块圆形漩涡之内,漩涡立即关闭。
  他出去了,成是回人间。
  她试图朝水面伸出脚,沾了沾水面,激起涟漪片片,鱼儿纷纷围绕过来,水面却没有任何木板浮出来,她不能离开通天塔半步。
  不是宗主,无法令这里产生任何变化。

  南宫兜铃不甘心的望着湖泊,她才不要什么都不做困死在这里。
  她仰起头,望向塔顶,不知方通往何处。
  “通天塔?莫非直通天庭?算不通天庭,通到彼岸世界其他层也不错,转换个环境,或许能想到方法出去。”
  自语番后,迅行动起来。
  她收紧睡袍的腰带,把长长的腰带端咬在嘴里,免得绊脚。
  凭借武功根底,加吃饱了肚子,又愈合了伤口,身形灵活的跳到雕花墙面,如同猴子样在通天塔的外墙往攀爬。
  塔很高,遥望下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照她这蜗牛样步步攀爬,十年也未必爬得到顶部。
  可是南宫兜铃从来不轻言放弃。
  算不知结局如何,也得亲身奋力试,或许会徒劳无功,但她也不要傻傻的坐以待毙。
  爬得双手麻,心算起码也有两个小时,低头往下看,离湖面好远。
  翠绿的湖水在她视野下仿佛块壮观辽阔的镜子。
  像在百层的高楼往下俯瞰。
  所幸没有狂风干扰,连微风也没有,她还可以再坚持攀爬会儿。

  抬头看去,感觉她和塔顶之间的距离完全没有拉近。
  心动摇,难道真的注定爬不到头?
  她重新鼓舞自己,不到筋疲力尽绝不退缩。
  注定的事,也可以改变,因为她是南宫兜铃,不会对命运服输。
  紧咬住腰带,继续攀登,极力去无视手脚间的疲劳。
  她逐渐感到气喘头晕。
  不禁觉得变成巨蛇的模样来攀爬这座建筑或许会更轻松些,哪怕只是半人半蛇的状态,也会人的身体要省力。
  刚涌起这种念头,她立马责备自己,“开什么玩笑,我是人,不是妖。”

  她始终不肯接受自己和妖怪有血缘关系的事实。
  多年来,师父都对她灌输,引魂派法师的职责是降妖除魔。
  现在倒好,她本人成了妖,是给人降的对象。
  她才不要,如果可以,她甘愿立即净化掉自己体内的妖血和妖气,彻彻底底的和妖怪划清界限。
  哪怕要她和自己的母亲断绝关系。
  她和母亲本来不熟,她本迫切的想着和母亲重逢,想要重新获取温柔的母爱,但自从知道自己的母亲是条蛇以后,南宫兜铃的心态有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仿佛黑的突然变成了白的,仿佛整个世界颠倒了过来,好像有人从她身剥夺了她的纯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