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908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瘪犊子,我眼睛没瞎,他这是冲你们来的,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不管,现在我盘子打了,我不管你们谁赔,反正得有人赔我钱。”老板娘恶声恶气道:“长得再壮也怕枪子儿,别说我没提醒你们,这地方可不是你们家炕头。”
  李牧野笑问:“那你这盘子打算要多少钱啊?”
  “我这是祖传的盘子,我们家从明朝那会儿就在这开店了,这盘子一直用到现在,怎么也得一万吧。”老板娘狮子大开口说道。

  李牧野道:“你这地方的物价有点随心所欲呀,一盆植物油你敢要人家三千块钱,一个盘子明明是你自己打碎的,张嘴就要这外国哥们儿一万块钱,你这不是讹人吗?”
  “当家的!”老板娘突然爆发出一声怒吼,大声叫道:“你快出来看看,有人想在咱们家地头上拉屎撒尿。”
  “哪个驴球马尿敢跑到我门口耍混蛋?”一个声音从后厨传出:“看老子不砍死他个逼养的。”紧接着一个中年汉子从门洞里提着一把切骨的大菜刀冲了出来。 不分青红皂白,奔着波亚克过去就是一刀!
  这一刀速度并不算快,简单直接剁向波亚克的肩膀。波亚克身手敏捷,搏击格斗经验丰富,照道理是不应该被他砍中的,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波亚克尽管已经做出了闪避动作,这一刀却还是如影随形的砍在了他身上……
  这一刀砍的是下一秒后的波亚克,所以尽管挥刀速度不快,却让他避无可避。这是极高的修养带来的精准预判,所以这个看似粗鄙寻常的厨子并非寻常人物。
  这一刀砍在波亚克的背上,却仅仅是皮里肉外切出一道口子。这一下倒让砍人的老板也吃了一惊。
  血流出来,通红的颜色。比血更红的是波亚克的双眸。这家伙在疼痛的刺激下彻底怒了,一瞬间须眉皆炸,庞大的身躯以反物理常识的方式,弹簧似的一蹦老高。
  双手合拳,泰山压顶似的奔着提刀的老板凶狠的拍下来。
  那老板知道厉害,赶忙就地一滚避让开来。波亚克的双拳重重的砸在地面上,轰的一声,竟硬生生在水泥地面上砸出个大坑来,碎裂的石灰渣滓迸溅的到处都是。

  老板娘一见就疯了,尖叫着杀人啦,拆店啦,没有王法啦,接着竟丢下丈夫转身跑进后厨。
  提刀的老板眼看着地面被血肉之躯砸出个大坑,呆立了一瞬,随即把菜刀一丢,也转身跑了。
  就在众人以为这俩人不会再来纠缠时,老板娘的声音忽然从后面传来,厉喝一声老娘跟你拼了,又从后面的门洞里冲出来,一手捧个大碗,另一只手提着把水壶。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要给波亚克倒水呢。
  来到近前了,忽然将大碗对着波亚克兜头扬过去,只见粉尘漫天,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气息。波亚克根本无从躲避就被兜头丢了一脑袋胡椒面。首当其冲的就是他的一双眼睛,一下子被呛的涕泪横流,完全睁不开了。那老板娘嘴里叫骂着,手上也不闲着,把水壶里的开水倒进大碗里,对着闭眼怒吼的波亚克不管脑袋屁股就是一顿泼水节。
  “让开我来!”门洞里又传来老板一声大吼,老板娘赶忙侧身让出道路,只见老板双手抱着一口热气腾腾的大蒸锅,三蹿两纵就到了波亚克身前附近,毫无人性的将这一大锅开水浇灌在波亚克的头上。
  “啊!”波亚克痛苦的大吼大叫,老板索性把大蒸锅整个扣到他头上,然后转身就跑。
  波亚克哪里肯放过他,眼睛看不见人,耳朵听着动静追了上去。
  那老板跑的不快,但动作轻盈异常,左躲右闪,几下子转到了极真道馆那伙人身边。波亚克跟一头发疯的公牛似的横冲直撞,完全是无差别攻击模式,那伙高丽棒子很快就遭了池鱼之祸。一张桌子被波亚克撞碎,围坐的四个人不及避让纷纷被撞翻在地。而始作俑者却趁机俏没声儿的躲的老远。
  高丽棒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吃了亏的两个中年汉子站起身便向波亚克发起攻击,拳打太阳穴,脚踢下丹田要害,怎么狠毒怎么下手。蒸锅罩头的波亚克根本睁不开眼睛,听见前面有人喝骂还击,立即将一腔怒火倾泻过去。钵盂大的拳头猛然打在一名中年汉子踢过来的腿上,只听咔擦一声,竟硬生生将这人的腿骨震碎了。
  柳民植本来只是想先观望一番,看一看李牧野盛名之下到底有什么样的实力,结果没看到李牧野出手,这个波亚克倒让这家酒店的无赖夫妇用下三滥的手段给暗算了。热闹瞧的好好的,忽然间战火就烧过来了。他一万个不想出手,也不能坐视状若疯虎的波亚克当着自己的面把弟子打杀了。

  咻的一声,一道白练从柳民植手中丢出,精准的缠绕住了波亚克的脖子。
  柳民植飞身一跃来到波亚克的身后,拉紧了白练,好像驾驭疯牛的骑士。波亚克抬手去抓白练,转身想要挣脱,柳民植欺负他眼睛睁不开,手腕一抖用白练缠住他的手,跟着他一起转身,三下两下竟将匈牙利大汉捆成了粽子。
  那白练也不知是什么织就的,韧性好的惊人,波亚克的怪力之下,竟硬是奈何不得。波亚克挣扎的越凶,白练捆绑的越紧,最后竟勒到了肉里。被开水烫的头皮脱落,满脸破破慥慥的波亚克终于吃痛不过,晕了过去。
  李牧野见状不禁赞道:“难怪他们要给包粽子这事儿申遗,就冲这一手便不是一天两天能练出来的。”
  波亚克伏在地上喘气如牛,柳民植不敢稍有大意,手拉着白练的另一端,转脸看向酒店老板夫妇,用生硬的汉语质询道:“这个人是你们打伤的,你们要怎么处理?”

  老板道:“这家伙疯了,胡乱撒野,被你给逮住了,如果你没什么别的意见,我们就报警处理了。”
  老板娘补充道:“你要是怕惹麻烦不想报警也可以,你抓住的人,你就得负责把他看住了,反正不能再弄坏店里东西了,不然就得你替他赔!”
  柳民植是来杀人的,当然不希望惊动警方,这老板夫妇手段残忍,绝非善类,似乎也不怎么希望惊动警方。双方可谓一拍即合,柳民植道:“不要报警,那样太麻烦了,就把他交给我来处理。”
  仨人的话还没说完呢,地上的波亚克忽然一跃而起,带着缠满身的白练一头撞开大门奔了出去。

  那白练显然是个宝贝,柳民植一见就急了,连忙动身想要追出去。却被那老板眼疾手快一把拉住的袖子,叫道:“他逃走了,你不能也走了,用绳子缠人的是你,他要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也得跟着打官司。”
  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波亚克已经逃进漫天风雪中。柳民植眼看他速度极快,根本追之不及,这才顿住脚步,愤怒的甩开老板,冷哼一声,道:“你不用装下去了,能在刚才那一瞬抓住我的袖子的人绝不可能只是这荒郊野店的小老板,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日期:2018-08-09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