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的神奇之旅》
第9节

作者: L00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香奈直接挂断电话。
  洗了个澡,香奈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没有丝毫睡意的她开始盘算着该怎么尽快赶走宇文成。
  今天晚上对于香奈是一败涂地,可这并不能阻挡她赶走宇文成的决心。

  因为香奈清楚的知道,在父亲回来之前赶不走这家伙的话,那自己八成要嫁给这个臭流氓了。香奈可不想自己的后半生跟这家伙一起度过。
  可是这么多办法都没有用……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香奈的心情沮丧之极。
  但就在这个时候睡意突然渐渐袭来,香奈正准备睡觉的时候,可突然意识到想到房门还没有反锁,突然又猛地惊醒。

  香奈迅速坐了起来,迅速地下了床,将房门反锁之后,心里边这才觉得踏实了不少。
  香奈松了口气,身上的衣物件件如花瓣般坠落。她从小就有*的习惯,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能让她觉得心安。
  宇文成倒是没睡,来的时候没怎么注意,这房子这么大,现在有功夫了,要多参观参观。
  比如光是这个放鞋子的木台,就至少能放下七十四双;光是玄关后面这个一楼的大厅,就宽敞的能放下十张标准斯洛克台球桌……
  但是,自己要睡在哪儿呢?
  他逐一打开房间门,终于找到了一个有床的房间,可能是个客房,房间小床也小,不过宇文成长年在外考古,经常地上打个铺盖就睡觉,接受起来并不困难。他很快把自己丢在了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正准备好好打个盹,突然眼睛又睁开了。

  咦?
  他轻手轻脚犹如狸猫般蹿了起来,伏在窗角朝外看去,正看见小小的院子里,正陆陆续续翻进来一群人。
  一群男人。
  十来个黑衣黑裤,甚至面部也包着丝袜的男人。在紧身的黑衣下,浑身刚猛的肌肉线条展露无遗,只看他们一个个吊儿郎当的气质,再没有智商的人也能确定这里面就没一个是好人。

  虽然他们的动作很轻,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但还是惊动了宇文成。
  但宇文成是何人,古墓之中那么多机关陷阱,稍不留神就死翘翘了。所以在古墓之中最要紧的就是听声辨位。
  宇文成微微一笑,喔,搞事情的人来了。
  虽然不知道这帮人因何而来,所为何事,不过既然上了门,就没有不好好招待的道理。

  他的身形微动,溜出了房门,片刻间,屋内的灯光就尽数熄灭。
  门外的十三名大汉十分默契地检查了房子四周,并十分专业的剪掉了屋子里的报警装置。一个瘦小的黑影来到大门口,从兜里掏出一套专业的开锁用具,轻巧地打开了门。
  屋门轻启,只有一盏淡淡的夜间照明灯晃晃悠悠的闪着微光,整个房子空荡荡的,似乎空无一人。
  为首一个精装的大汉低声道:“你们确定那个香奈已经回来了?”
  旁边有人点了点头:“是的。我亲眼看见她和一个男人一起回来的。”
  “搜。”大汉一挥手,低声下令。

  一众大汉训练有素的分散开来,一部分在一楼分几个方向开始逐个搜索房间,一部分迅即无比的沿着旋转楼梯朝二楼爬去。
  两个黑衣大汉来到了宇文成的房门口,其中一个屏气凝神隔着房门听了听。里面隐约传来一阵音乐的声响,似乎是有人在听歌。
  他的嘴角泛起一丝狞笑。‘砰’一声踹开了房门。
  房间里黑乎乎的,他还没来得及仔细看清,突然就有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打开的门框上方掉落了下来!
  踹门的大汉避之不及,登时被正中脑门!

  没有闷哼没有惨叫,这大汉很干脆很利落的一头翻倒在地,就此人事不省。
  他身后的一个大汉吓了一跳,急忙后退。
  定睛一看,才发现门里面的地板上有一只开着音乐外放的手机,而从门框上掉下来的,是一把厨房用的厚背大菜刀!
  卧槽!是特么谁把菜刀放在门框上啊?
  虽然掉下来的是刀背,但只看地上大汉脑门上一条长长的血迹就知道,就算能醒过来,这以后不是神经病也是个傻子。
  不止如此,黑暗中摸到厨房,浴室,杂物房的大汉全都二话不说就躺下了,看样子状况都非常好,以后在精神病院正好能凑几个麻将搭子。
  “八格牙路!”
  几个侥幸逃过铁锤打脸的大汉抱着头就开始往回溜:“‘菜刀!门上有菜刀!”
  背着手站在大厅装逼装的正过瘾的领头大汉皱了皱眉,正要说话,就听见头顶上发出一连串的惊呼。
  “哎呀妈呀!”
  “八格牙路!”
  “哎哟哎呀!”
  随即就是一连串‘劈哩啪啦咣当咚咚’的声响传来。
  紧跟着就看见上二楼的几个大汉突然就亮起了绝活,什么托马斯大盘旋,什么转体三百六十度,什么屁股向后沉沙落雁式,反正要什么有什么,一溜一溜的从楼梯上往下掉。
  第一个最惨,刚摔下地就被后面一个一膝盖撞中脑门,闷哼一声就不知道咋回事了。
  “八嘎!”为首大汉一声怒吼:“都特么怎么回事?”

  “油!是油!楼梯上有油!”最后一个大汉最幸运,毕竟好人一生平安,他底下好几个软垫子,就是脸在栏杆上撞的有点肿,他吃力的抹了抹自己的鞋底,又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痛苦的惨叫了一声:“还是日清红花籽油!”
  其余的大汉:“……”
  可以可以,一看就知道这是常在家做饭的。
  这下大汉们都有点不敢动了,僵在大厅里面面相觑,这房子这么邪门,一定要保持谨慎。
  为首大汉毕竟吃的盐比较多,还是比较镇定,大手一挥:“野塚二郎,开灯!”
  被称作野塚二郎的大汉擦了擦汗,小心翼翼的摸到门廊边的电灯开关前,按了下去。

  “咿咿咿呀呀呀!啊啊啊!”
  众人顿时有点懵逼,这开个灯咋滴还唱上京剧了?
  就看见野塚二郎整个身体犹如触电一般伸缩弹拉,上上下下抽搐了半晌,然后就躺下了。
  喔。这特么就是触电。
  大厅陷入一片死寂。动也不敢动,灯也不敢开。
  为首大汉沉默了片刻:“都是些雕虫小技!去!仔细清理楼梯上的油!他们应该就在二楼。抓到那个姑娘,今天晚上,她就是你们的!”
  一想起香奈那完美的容貌和修长的双腿,几个大汉的眼中都冒出灼热的光来,立马色心就把胆子给壮了起来,一起大喝一声:“哈依!”

  香奈睡觉一向是比较沉的,用她父亲的话说,要是她睡着了,你就是在她耳朵边上放春雷啄木鸟和二踢脚,她也不会有任何反应。
  但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有点不安。
  一会梦见自己跟那个宇文成在准备婚礼,一会梦见晴子半路上来抢婚,一会居然还梦见那个宇文成和自己洞房花烛……
  咦?特么的老娘为什么要跟这个流氓洞房花烛?
  迷迷糊糊中,香奈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猛地惊醒,正要出声,一只有力的大手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试想一下,三更半夜的突然有人悄声无息的进了你的房间,还捂住了你的嘴巴,这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