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婚的神奇之旅》
第3节

作者: L009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碰你了怎么着?”宇文成没好气道,反手抓住了她白嫩如玉的小脚。
  “你要干嘛!”香奈尖叫了一声,小腿用力一蹬,挣脱了宇文成的魔掌,飞起一脚踹向他的小腹。

  “骚瑞,抓错脚了!”闪过香奈的飞腿,宇文成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魔掌再一次抓向了香奈另一只受伤的玉足。
  “啊!”香奈痛得呻吟出来,泪珠瞬间便在美眸中打转儿。
  宇文成的手心微微一颤,要不要叫得这么**?
  皮肤细嫩,手感不错。
  宇文成一边欣赏,一边左右捏了捏,终于松了口气,只是脱臼了,并不严重,若是拉伤韧带的话,就得去医院了。
  伤成这样还敢这么折腾,也不知道该夸奖她坚强,还是该骂她笨蛋,就不怕留下什么后遗症吗?
  “你父亲什么时候回来?”宇文成用日语问道。
  香奈却是一惊,一个修水管的,对自己家族的情况如此熟悉,难道是早有预谋吗?
  就在香奈分神的时候,宇文成的双手猛地用力,关节处发生了一声脆响。
  “啊!”香奈疼得再一次尖叫了出来。
  宇文成撒手道:“这几天别做剧烈运动。”
  香奈又要扑上来。
  宇文成嘿嘿一笑,吓唬她道:“我劝你不要自取其辱了!如果你觉得能打得过我,可以试试。”

  香奈不敢动了。
  宇文成见状,笑了笑,正准备表明自己的来意,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扫了一眼来电显示,宇文成迅速起身出了香奈的房间。
  “臭流氓,在我家还敢这么嚣张?”看到宇文成离去之后,香奈恨恨地想,然后小心翼翼地动了动自己的脚,居然没那么疼了。
  房间外,宇文成接通电话。
  “宇文君,我是香奈的父亲,你父亲给了我你的电话,你到福冈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温文儒雅的日本男人的声音。
  “到了,伯父。”

  “非常抱歉没有去接你,你已经见到香奈了吗?”
  “呃……见到了!”
  “感觉如何?”香奈的父亲充满期待地问。
  “我们相处得很好。”宇文成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口吻。
  香奈的父亲哈哈大笑了起来,似乎很是满意的样子,然后继续说道:“香奈这孩子有些被我宠坏了。自从她母亲离世了之后,我一直有种亏欠她的感觉,这些年不管她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拒绝,所以有些小脾气,如果她有冒犯之处,还请你多多担待。”
  她的确冒犯我了,不过我也冒犯她了。
  宇文成腹诽的同时,又不禁对香奈有了一丝同情,没想到她的母亲竟然不在了,他决定先稳住香奈的父亲再说,继续道:“我倒是觉得蛮可爱的。”
  “宇文君,你能说出这样的话,我很开心,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们就好好的相处吧,我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就会尽快回去的,到时候我们再商议你们的婚事。”香奈的父亲高兴地说道。

  “伯父,您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我现在手头有几件比较棘手的事需要处理,少则几天,多则半月就可以抽身回去。香奈那边请你多费心。”
  “应该的。”宇文成扭头望了一眼关闭的卧室门,苦笑。
  “哦对了,我……最近在生意上得罪了一些人,担心有人想要对香奈不利。听说宇文君你的身手很好,希望你能保护香奈。”香奈的父亲压低声音说,语气中充满了凝重和忧虑。
  “好的。”这种场合,宇文成除了答应别无选择,更何况打架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实在没有什么难度。

  打完电话,宇文成就朝卧室走去。
  即使俩人现在误会重重,自己把她得罪的不浅,事已至此,那也得硬着头皮上啊。
  宇文成刚推开门:“嗯?”
  他的头一偏,就躲过了一样可能是香水瓶的暗器。因为那瓶子‘咔’一下就在地上摔碎了,满屋都是怡人的清香。
  宇文成匝吧匝吧嘴:“糟蹋了糟蹋了,这香水挺贵的吧?你不要其实可以送我的……”
  他话还没说完:“嗯?”
  这次宇文成没闪,他一伸手,就抓住了另一样暗器,是一柄飞来的高尔夫球杆。
  “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光送球杆,球呢?”
  香奈咬牙切齿地拎起一个玩意:“来!你的球!”
  宇文成的眼睛突然瞪大了,急忙一低头,香奈丢过来的这是……

  电熨斗?!
  你骗人!哪有用高尔夫球杆打熨斗的?
  眼见香奈已经准备开始搬床头柜,宇文成只好咳嗽了一声,用中文道:“那个……我叫宇文成。”
  香奈瞬间好像是被点中了穴道,双手拿着床头柜,呆若木鸡的看着宇文成。
  古老的摆钟发出了空灵悦耳的声音。
  时间是晚上九点。自打宇文成亮出身份后,两个人就在大厅里陷入冷战,一直到现在。
  一个坐在沙发的这一端,一个坐在那一端,中间像是隔着一整座太平洋。
  香奈换了一套长袖长裤,把浑身上下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夏夜很热,她娇俏的鼻尖隐隐有香汗沁出,但她已经决定了,宁可热死也绝不便宜这个混蛋。
  她万万没想到,这个卑鄙下流暴力惹人讨厌的家伙竟然就是父亲夸到天上的那个跟自己有婚约的中国男人!
  其实在见到宇文成之前,香奈心中还有一丝侥幸。
  万一父亲口中的那个中国男人真是优秀到可以托付终身的对象,也不是完全不能考虑……
  但是此时此刻,香奈只有一个念头,就算把自己杀了,也绝不可能嫁给这个臭流氓!
  既然已经决定了,这么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还是早点单刀直入的好。
  香奈冷冷道:“婚约这种事不过是封建糟粕,作为新时代的年轻人,我不能接受。现在,你可以离开了。”

  宇文成耸了耸肩,香奈虽然是个美人,但离他心目中的预期的爱人标准尚远,他也没打算强扭这个瓜。只是他刚刚答应了这段时间要保护香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是做人的原则:“我现在不能离开……”
  “好了!不用说了!”香奈恼怒地一挥手,打断了宇文成的话:“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轻易答应,说吧!你想要什么条件!”
  “……”宇文成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香奈,话都没听完就曲解别人的意思,还真是沉不住气啊。但他还是决定耐心点:“这不是条件不条件的事,你父亲说……”
  “真没新意,就猜到你要拿我父亲来压我!”香奈冷笑一声,再次打断了宇文成。
  宇文成:“……”
  这特么究竟能聊天不能聊天?
  香奈冷笑了一声:“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我这么漂亮,家里又这么有钱,这么好的机会在你的人生里也就这么一次吧?你当然不会轻易放手。”
  宇文成:“!”
  这小妮子的脑洞可以啊,话都不让他说,自己编着编着这就要上天啊!
  本来好好说话三言两语就说完的事,你偏要自己加戏。好,行,你要上天是吧,我就陪你上天!

  宇文成的脾气也来了:“你说的都对!咋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