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98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因此,或许连制造谭小戟的“超级玩偶”组织都不清楚她到底形成了多少个人格,至于这些人格都分别有着怎样的能力,恐怕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萧晋更加不可能知道,否则的话,绝对会立刻离谭小戟远远的。
  他不了解多重人格,但他明白,一旦人格多到混乱的地步,那这个人无论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奇怪,许多杀人魔头就是这么来的。
  当然,他这会儿也没心思考虑这些,因为他的车都还没有走出小区,就被四个人给拦住了去路,为首的正是那位满脸横肉的大金链子。
  大金链子一脸的彪悍气,霸道的指指他的副驾驶,说:“开门!”
  这些人明显是受了谭鸿鹿的指使,萧晋稍一沉吟,便做出一副强自镇定的样子,摁开了车门的锁。
  哗啦啦,四个人全都挤上了车,仨小弟在后排,大金链子坐在副驾驶,扯扯嘴角,说:“你小子倒是挺识相,不错,继续保持,表现好了也能少受点罪,现在开车吧,按照老子说的做,要是敢耍花招,老子会让你坐轮椅离开省城。”
  “你、你们是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要干什么?”

  萧晋这话刚说完,后脑勺就被抽了一巴掌,大金链子瞪着牛眼道:“他娘的哪儿这么多废话?让你开车你就开,再敢乱张嘴,老子就在这儿废了你!”
  萧晋“不敢”再说话,按照他的指示向前驶去。
  大金链子见他很乖,也就完全放松了身体,上下左右看看车厢,屁股又撴了几下,便撇嘴道:“他娘的,以前总觉得这车外形看着提气,又是奔驰,那肯定是要硬有硬要软有软,谁成想这家伙外面硬,里面更硬,你们有钱人就特么的贱,花大价钱买罪受,一个个都欠揍!”
  萧晋挑挑眉,唯唯诺诺的不吭声,心里却有点意外。
  因为谭鸿鹿怎么说也是省城江湖大名鼎鼎的“谭爷”的亲孙子,就算被邵念琼看的严,没法出来混,也不至于结交这种low到爆的底层小混混呀,要是让李善芳知道了,还不得直接气死?
  这里面恐怕有事儿,待会儿可得多留点心。
  车子在市区里一路七扭八拐,最终停在了城区边缘的一家大型修车厂里。大金链子让小弟将萧晋从车里拽出来,推搡着穿过修车区向后院走去。那些忙碌的修车工人都只是往这边看了一眼便继续工作,仿佛早就见怪不怪了。

  后院里停了四辆车,一辆大红色的法拉利488,一辆香槟色的宝马7,还有两辆是黑黝黝的大块头,凯迪拉克凯雷德。
  没一辆的价格是在百万之下的,不出意外的话,法拉利应该是谭鸿鹿的,而那辆宝马7,十有**就属于正主了。
  萧晋被推进了一个带铁滑门的大房子内。房子的地面距天花板差不多有六七米,面积也有小二百平,地面上到处都是灰尘和油渍,一面墙的墙角还堆放着一些汽车零件的箱子,显然是修理厂的配件仓库。
  房子里面摆了一张破旧的双人沙发,谭鸿鹿就大马金刀的坐在那儿,双脚搭在前面的矮桌子上,看着萧晋的目光中有种猫戏耗子般的残忍和戏谑。

  到了这里,萧晋就没必要再装怂了,腰板挺直起来,左右瞅瞅,除了谭鸿鹿身后站的那两个小流氓之外,这仓库里就没有别人。
  “喂!大侄子,原来是你找叔叔啊!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在家说,非得大老远跑到这儿来?多大的人了,一点都不懂事。”
  一句话就激的谭鸿鹿险些跳起来,不过他可能觉着不能在小弟面前丢人,就强忍着怒气道:“姓萧的,你不蠢,不会不知道老子把你弄到这儿来是想干什么吧?!”
  萧晋瞥瞥身后凶神恶煞般的大金链子,无所谓的耸耸肩说:“你还能干什么?不就是心爱的姑娘被叔叔给抢走了,谭家少爷的自尊心受不了,要收拾我一顿嘛!”
  一口一个叔叔,外加“心爱的姑娘”这五个字,让谭鸿鹿再也忍耐不住,噌的一下站起身,嘶声吼道:“萧晋,到了老子的地盘你还敢放肆,难道你以为你会拍我妈和我***马屁,我就不敢弄死你吗?”
  “你当然敢,好歹也是谭老爷子的亲孙子,就算是个傻逼,弄死个把人的胆量还是有的。只不过,胆量不代表能力,想弄死叔叔,你爷爷来说不定还有点可能,凭你?呵呵,连个妞儿都抢不过叔叔,谁给你勇气说大话的呀?叔都替你觉得丢人!”
  谭鸿鹿今年还不到十八岁,别说器量本就有些狭小,就算是个心胸宽阔之辈,被萧晋这样喷洒毒舌也不可能受得了呀!
  抬手就把脚边的一个啤酒瓶子踢飞,他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大吼道:“给我打!往死里打!弄死了算老子的!”
  萧晋身后的大金链子闻言脸上露出狞笑,呲着牙对小弟们道:“没听见鹿少的话吗?还不赶紧给老子上……”
  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的人已经倒飞出去,途中还喷了一口带着胃液的中午饭——萧晋一个神龙摆尾精准的踹在了他的胃部。
  紧接着,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他的身形就带出了一片残影。
  惨叫声都很短促,但此起彼伏,不过,没到半分钟,惨叫就变成了哀嚎和痛叫。
  最后,萧晋停在了谭鸿鹿的身前,面带一个叔叔应有的慈祥微笑,而谭鸿鹿则已经脸色煞白,双腿抖如筛糠。
  “小子,教你一个乖,只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才算大丈夫,像你刚才那样喊打死人都能喊破音,真的很丢人。”
  谭鸿鹿坚持不住坐了回去,因为沙发太破,还发出了“噗哧”一声,像是放了个特别响的屁。
  “萧……萧晋,你不能把我怎么样,我爷爷是谭正信!要是你敢伤害我,他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萧晋将矮桌子上的啤酒瓶饭盒等杂物推到地上,找了张还算干净的报纸铺在上面,然后一屁股坐下,点燃一支烟,朝谭鸿鹿苍白如纸的脸喷了一口,问:“你这句话是在威胁我?还是给你自己打气?”
  很明显,那就是在给自己打气,但谭家的骄傲和自尊心不允许谭鸿鹿承认,于是他深吸口气,咬着牙说:“我就是在威胁你!”

  “嗯,不错,还算有点儿男人的种,”萧晋点头赞道,“没有把你们老谭家的脸给丢干净。”
  不知道是被萧晋的话激起了傲气,还是看他一时半会儿没有要动手的意思,谭鸿鹿表情镇定了一些,沉声说:“萧晋,没想到你这么能打,今天的事情老子……”
  话被一巴掌打断,他捂着脸,满目惊骇。
  萧晋神色不变,就好像刚刚打人的不是他一样。“继续往下说,别停。”
  谭鸿鹿眼珠子滴溜溜的转,接着道:“今天的事情老……我、我认栽,你想怎样就划下道儿来,老……呃,我都接着,我们老谭家什么都出,就是不出孬种!”
  萧晋笑了起来:“这小话儿说的有水平,要是不连续两次把‘老子’换成‘我’,我还真得承认你不是个孬种。”

  谭鸿鹿的脸登时就由白转红,恨不得挖条地缝钻进去。
  日期:2018-03-02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