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8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并不意外,当年就觉得他不对劲,人挺机灵,脑瓜不用在正经点上。你回去跟师父说时,收着点,别激怒了师父。他年纪大了,别气病了。”黑蜘蛛说。
  “我知道怎么说。师父还好吧?”野狐田问。
  “师父还行,”黑蜘蛛说,“如今,梁山基本上安定下来了,我们也在梁山挂牌了。如今小时迁负责梁山,与卷江龙也达成了合作,不再相互捣乱了。”黑蜘蛛说。
  “小时迁的事我听说了。不过,师父什么时候回微山?我们要尽快回来,不能在梁山这样的小地方耗着。”野狐田说。
  “不会的,师父等你回去商量拿下济宁的办法呢。”黑蜘蛛说。
  “济宁?”野狐田笑着说,“难啊,我们如果想在济宁站稳脚就一定要和包括运河帮在内的几大帮派正面冲突。要知道,济宁是港口,是比较肥的地方,所有的势力都看着呢。我觉得混济宁比混微山还难。再说,我们的经费也不足啊。”

  鸭屎见黑蜘蛛撑船有气无力的,知道她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二姐,你赶紧到舱里休息,我来撑船,我看你摇摇晃晃的,应该还没退烧。”
  “你都冻成这样了,就别勉强了,还是我来吧。我觉得应该好多了。”黑蜘蛛说。
  “二妹,如果你能坚持就坚持,不能坚持就让我们来。”野狐田说,“怪不好意思的。”
  “没什么,我没事。”黑蜘蛛说。
  回到客栈后,野狐田换了一身行头,鸭屎给了他一块金条和一些零钱,随后为他置办了北上的船。

  “大哥,二姐,你们先回去。我去会会通天鼠,探一下具体的情况就回去。”鸭屎说,“我不会行动,仅仅探一下就回去。”
  “先回梁上,听师父的安排不行吗?”黑蜘蛛问道,“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们也不放心啊。”
  “是啊,”野狐田说,“还是回去吧。”
  “我对那里的结构比较了解,我知道该怎么做,你们放心就好了。”
  “如果你非要留下,我陪你吧。”黑蜘蛛说,“大哥,你先回去,等我和鸭屎把通天鼠的事情搞清楚之后,就会去见师父。”
  “好,我先回去了。你们自己小心。”
  野狐田走后,黑蜘蛛躺倒在床上,再度发起了高烧。不过这次没有那么严重,她还是清醒的。鸭屎经过两次水击和寒冷的侵袭,身体也有点不舒服。他出去抓了些药,熬了,与黑蜘蛛一起每人喝了两碗,到下午的时候,才觉得身体轻便了些。
  这时,黑蜘蛛的烧也退了。
  “二姐,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苇塘?”鸭屎终于把憋了半天的问题问了出来。
  “你走之后,我就退烧了。”黑蜘蛛说,“我见你半天不回来,于是就溜出去,按照之前的地图,溜到了王老五老巢附近。我在屋后的小河边看到了两套衣服,其中一套是你的。我赶紧跑了回来,偷了一艘船往这边的方向划。幸好赶上了,如果再晚点,你们俩就完蛋了。”
  “原来如此,”鸭屎感慨地说,“如果不是你,我们真的会冻死的。那水实在是太冷了。”
  “别说这些了,说说下一步怎么做吧。”

  “好。”
  日期:2018-03-01 17:40:31
  第82章 夜叩通天鼠
  王老五见野狐田跑了,极为着急,叫来了通天鼠,大骂道:“是不是你这个熊孩子放走了野狐田?”王老五在气头上,所以说出了这样的话,其实他心里清楚,通天鼠没有这样的机会放走野狐田,也没有这个胆子。

  通天鼠没有多说什么,低着头表示极大的不满。王老五需要他给个说法,所以逼问道:“有还是没有?”
  通天鼠抬起头,冷笑着说:“我已经表明我的态度了。我在你面前已经与怀义堂划清了界限,我打了野狐田,还侮辱了他。这些难道还不够吗?就算是我现在跪倒在宁十三的膝下,他也会把我碎尸万段的。在这个请情况,我还要放走野狐田吗?我灭口还来不及呢。”
  王老五很清楚其中的门道,所以笑着说:“不是就好。我就怕你念及昔日的兄弟情,做出傻事来。”
  “只要我姐在你手上,我就做不出傻事来。”野狐田很镇定地说,“我已经叛变了师门,也无处可去了。”
  “那你就拜我为师,做了我的徒弟,你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王老五说。
  “呵呵,”通天鼠笑着说,“你知道我,我也知道你。如果我拜你为师,我也不会忠于你的。你是靠绑架我亲姐利用我,这样的手段是我不齿的,我不可能做你的徒弟,你心里清楚。”
  王老五极为生气地说:“你胆子不小,就不怕我把你姐给睡了?”
  “怕,”通天鼠说,“睡我姐简单,但是你会失去更多东西,尤其是失去我帮你盗窃的东西,你自己掂量一下就知道该不是这样做。”
  “我是个生意人,咱们就按做生意的规矩来。你帮我盗的东西,我会按比例给你分成。你姐这边,我也会逐渐放开。有一天,我们的合作到头了,咱们就各奔东西,你带你姐走,就当我们从不认识。”

  “好。”
  “明天就跟我回河南。”
  “好。”
  通天鼠与王老五的这段对话被鸭屎听到了。鸭屎故意欺骗黑蜘蛛,说第二天再去探听通天鼠的事情,其实他当天晚上就偷偷出去了。黑蜘蛛并不知道鸭屎出去了,一直在床上睡得很香。等她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通天鼠睡的地方根本就不在所谓的王老五的老巢,而是在老巢旁边的一个地下室。那里比较安全,一般人是进不去的。不过,鸭屎不是一般人。从老鲶鱼那里他学到的基本知识都用得上。老鲶鱼曾经告诉他,大凡地下室,唯一要解决的大问题便是通风。
  找到通风口,就找到了新的入口。鸭屎根据通天鼠秘密去休息的路径判断,通风口应该在百米外的地方。他在百米外的一个土堆上发现了一处很特别的草丛。这里的草并不茂盛,但是地上堆了很多干草。

  鸭屎拨开干草,发现了几层渔网,掀开渔网,一层网状的钢筋裸露了出来。鸭屎打开锁,从钢筋混入了地下的空间,进去后,发现这里是只能容一人进出的通风口。他缩骨进去,钻入了通风口,慢慢爬入了地下世界。
  在黑漆漆的地下世界里,鸭屎如何锁定通天鼠是个巨大的问题。这里居住的全是王老五身边的人,弟子居多。既然通天鼠进入了这里,那么毫无疑问,他应该住在“监狱”里,也就是对他的看管是最严格的。
  那些没有上锁的地下室,鸭屎全部放掉,仅仅盯着上了锁的。他所在的那层,唯有一间屋子是上了锁的,鸭屎用铁钩打开了锁,轻轻溜了进去。
  尽管屋子里一片漆黑,但鸭屎清晰地看出了床上睡的就是通天鼠。他拔出短刀,将刀刃架到了通天鼠的脖子上。
  “动手吧。”通天鼠小声说。
  “你怎么知道是我?”鸭屎不解地问道。
  “你开门的声音我全听到了。一听就知道是你的手段。”
  “大哥的事,你怎么说?”
  “没什么好说的,我跟了王老五,我背叛师门了,我打了大哥了。这些事,我都做了。你动手吧。”
  “你就不解释一下?”
  “有什么好解释的?”
  鸭屎陷入了沉默,随后将短刀收起来,放到了身上。他坐在小床旁边,久久没有说话。过了老大半天,通天鼠问了一句:“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
  “不怎么好,”鸭屎说,“他一天到晚惦记着你,能好到哪儿去。”
  鸭屎刚说完,通天鼠就抹眼泪,随后哽咽着说:“我也没脸见师父了。”
  “你为什么不说实话?”
  “没什么实话、假话的。你动手吧,死你手上也比死别人手上强。”
  “呸,”鸭屎极为生气地说,“你死了你姐怎么办?”
  鸭屎这句话让通天鼠极为震惊,他立即从床上站了起来,问道:“我姐怎么了?你抓组我姐了吗?”
  “你冷静下,我当然抓不到你姐。你姐在王老五手上,我去哪儿抓?”
  通天鼠平静了下来,随后说:“不要告诉师父我姐的事。”
  “为什么?”
  “我入行的时候,骗了师父,说自己没有亲人。”
  鸭屎一听到亲人就很难过。他在这个世界上并没有血亲。唯一对他好的养父也被人杀了。来到师父身边,他时刻将师父当做亲人,然而师父的威严又让他时刻害怕。师姐给了他亲人的关怀,但他对师姐的情感又比亲人浓了一层。
  他不知道有姐姐是什么感觉,也不知道失去姐姐是什么感觉,更不知道姐姐落入其他人手里是什么感觉。想到这里,他对黑蜘蛛多了几分担忧。万一黑蜘蛛被人抓了,他该多着急,多痛苦啊。
  “我先走,就当我们从未见过。”鸭屎说,“你小心行事,争取早日救出你姐姐。”
  “你不杀我?”通天鼠问道。
  “我与你无冤无仇,谈不上杀你。再说,你也有难言之隐。我都听到了。”
  “你对师父怎么交代?”
  “就说你去河南了。”
  “多谢鸭屎兄,”通天鼠噗通跪倒说,“一旦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通天鼠从地上抬起头,却发现鸭屎已经离开了房间门外的锁也已经锁好。他吓出了一身冷汗,趴到床上,长舒一口气,久久无法入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