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7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01 10:44:16
  第80章 死里逃生
  鸭屎与野狐田穿上两位看守的衣服,将野狐田换下的衣服穿在了其中一位看守的身上。二人抬着那人走出了地下室,来到了地上。
  在墙上持枪站岗的高个子大声问:“怎么回事?”

  “这人死了。我们抬出去。”鸭屎说。
  “往那边抬,”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站岗者指着旁边的小门说。随后他给身边的一位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人将枪背在身上,向楼梯走去,准备下来看看。
  “快,我们以最快速度把人运到墙角。”鸭屎说。
  二人加快了脚步,很快走到了墙根。
  站岗的大胡子想了想,觉得这个声音有点陌生,于是便问:“喂喂,刚才搭话的那个,你叫什么,什么时候来的?”

  他的问话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他赶紧对正在下楼梯的手下说:“有问题,你快赶过去看看。”他自己沿着墙头上的小道往配房的方向跑。
  等他跑过配房,看到墙角时,整个人傻眼了,刚才的两人都不在了。他沿着墙角的方向往墙外看,发现两个匆忙向前跑的身影。
  “你们几个出去追,”他指挥对面墙上的站岗的人说。随后,他端起枪,朝鸭屎和野狐田扫射。当时的距离已经超过了一百米,所以打中的可能性很小。鸭屎与野狐田跑到河边后,脱掉了身上的衣服,只剩下短裤,然后一头扎进水里。
  他们藏身水底,沿着小河一直往前游,直到闭不住气了,才抬起了头。
  “大哥,他们撑船过来了。”鸭屎气喘吁吁地说。

  “妈的,水太凉了,我们一会儿就得冻死。往哪儿去啊?”野狐田上下牙不停地咯嘣咯嘣,浑身如刀刺了一般疼痛。
  “咱们往旁边的苇塘游,先藏在苇子中。”鸭屎说。野狐田也没有主意,所以就尾随鸭屎向苇塘深处游去。
  王老五手下出动了三条船,每条船上有四五个人,全都持枪待命。他们围绕航道摆开,并不进苇塘去搜。他们心里清楚,进了苇塘不出两个小时,鸭屎与野狐田就得低温而死。只要把航道围住,不让他们出来就好了。
  鸭屎与野狐田继续往苇塘深处走,他们二人已经快要冻僵了。
  “鸭屎,我的脚快不听使唤了。”野狐田气喘吁吁地说。
  “大哥,这么深的水,我们一定冻死。赶紧继续走,遇到岸,我们就有活着的机会了。”鸭屎说。
  “你不救我,说不定我还能活着。你这一救好了,连你也搭进来了。太他妈不值了。”野狐田咬牙切齿地说。
  走着走着,水浅了,原本没脖子的水,如今才没腰。鸭屎脸上露出的狂喜之色,笑着说:“大哥,快到岸了。”

  “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能看到岸?”野狐田怒气未消,带着愤怒说。
  “大哥,你又是不知道,我是夜视眼,我看到前面离岸不远了。”鸭屎说。他其实在骗野狐田,如果再不给他点希望,他就崩溃了。
  二人继续往前走了几里地,身上被苇子扎得千疮百孔。刺骨的寒冷让他们的手脚几乎都失去了知觉。
  慢慢的,水越来越浅,刚没膝盖,他们走得速度也快了起来。
  前面出现了茫茫的空地,野狐田兴奋地说:“太好了,我们快到岸了。”

  鸭屎并没有出声,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岸,而是茫茫的大湖。他们并非到了岸边,而是从岸边走到了大湖中。这片苇塘不过是湖里的一片地。
  “完了,我们今晚得冻死在这里。”野狐田绝望地说。
  鸭屎看了下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条破船,前面一半已经沉入水底,后面的一半翘了起来,周围长满了芦苇。
  “大哥,你过来,我们把这个破船掀起来。”鸭屎说。
  “这么冷,怎么掀啊?我双手都没有力气了。”野狐田抱怨道。
  鸭屎没有理他,独自一个人走了过去。他看了下,这是一个放鹰的小舟,沉在这里的时间大概一两个月,船板没有完全坏掉。

  野狐田也跟了过来。兄弟二人一起用力,将小船拖了上来。他们所在的苇塘水深只有十几厘米。把小舟放在上面,非常稳当。
  小舟的确漏水,不一会儿,船体就陷入了泥水中。鸭屎仔细查看了下发现,小舟前面的舱里有一把小砍刀,应该是用来砍鱼排的。将鱼排砍成小块来喂鹰。砍刀已经生锈了,但依然可以用,开刃的地方很锋利。
  “大哥,我看了下,船有一处破洞,很大。不过,可以补。我们需要用衣服来补。我的短裤太小,补不上,可能得用你的。”鸭屎笑着说。
  “啊?我都快冻死了,你竟然用我的短裤?你还想不想让我活?”野狐田差点跳起来,愤怒地说。
  “大哥,你脱下短裤堵住破洞,然后我们将船掀翻,把水排干。我去打些芦花来,有了芦花我们就不会冻死了。”鸭屎说。深秋的芦花又大又软又保暖。
  折腾了大半夜,船排水完毕,鸭屎在船舱里堆了一大堆芦花,兄弟二人背贴着背蜷缩着身子,抱着一堆芦花,睡在小船里。
  “真暖和啊,”野狐田感叹道:“长这么大没有睡过这么暖和的地方。”

  “哈哈哈,”鸭屎笑着说,“大哥,你又胡说了。”
  过了大概半个多小时,野狐田开始有些呜咽,身体在抽搐。鸭屎已经感受到他在哭泣。
  “大哥,你怎么了?”鸭屎问。
  鸭屎一问,他哭得更厉害了。为了不让远方的追兵听到,他又极度压低自己的哭声。那哭声仿佛有万千冤屈积压在心底,难以释怀,难以自拔。
  过了很久,野狐田平静了下来,小声说:“鸭屎兄弟,谢谢你救了我。”

  “大哥,你又说胡话了。”鸭屎说。
  “谢谢你兄弟。我之前一直看不起你,曾经让手下人捉弄你。真的很不应该。对不起兄弟。”野狐田哽咽着说。
  “大哥,别说这个了。通天鼠怎么样了?”鸭屎问。
  “他已经背叛了师门,拜王老五为师了。我从头到尾都被他骗了。他当着王老五的面用脚踩着我的脸,控诉我这几年对他的折磨。我心里很委屈。为了培养他,我费尽了心思。到头来,他竟然如此恨我。”野狐田说。
  “怀义堂的东西还是得收回来。不过,你先回师父那吧。我想去会会通天鼠”鸭屎说。
  “你不跟我回去?”野狐田不解地问。

  “等天明了,大哥你先回师父那里,二姐在发烧,我去照顾他。如果通天鼠在微山,我去找他。”鸭屎说。
  “你别去找他了,”野狐田说,“他已经不是怀义堂的人了。”
  “等二姐身体好了再说。”鸭屎叹气道。
  日期:2018-03-01 13:19:38
  第81章 救命船
  天微微明时,鸭屎叫起了野狐田。二人将胡乱编织的芦苇花披肩裹在身上,开始悉心修补船上的裂缝。野狐田的内衣已经贡献了出来,鸭屎不得已将自己的短裤也割了一块布料下来。
  “大哥,虽然还是有点漏,如果我们划得快点,应该能到对岸。”鸭屎看着小舟说。
  野狐田站起身,打量了下远方茫茫的湖面,略有担心地问:“万一中途沉底了怎么办?”
  “没有办法,万一沉底了,我们就要以最快的速度向前游。”鸭屎说,言语中带着几分自信。
  他们并没有船桨,而是用芦苇编织的两块结实的长方形苇席,由于比较厚实,所以划水比较带劲儿。不过,这样划的最大问题是太累,二人很快就双臂发酸。
  随着船急速前行,受压较大的船底开始向上冒水。那水越来越多,很快二人的脚面都被淹没了。
  刚到这片湖中央的时候,船已经进了一半的水,划不动了。
  “大哥,做好下水的准备吧。”鸭屎说。

  “这么冷,不得冻死。”野狐田一脸惆怅地说。
  正当他们要跳水的时候,远处飞来一艘三舱小渔船。一位身穿黑衣的女士在划船,鸭屎跳起来给对方打招呼,对方划得更快了。
  “你认识?”野狐田不解地问。
  “那是二姐啊。”鸭屎笑着说。

  “啊,黑蜘蛛,她怎么找来的?”野狐田好奇地问。
  “我怎么知道?我出门的时候,她还在发高烧。”鸭屎笑着回应道。
  等黑蜘蛛的船靠近时,鸭屎与野狐田所在的小船已经沉入了水底,二人再度进入了冰冷刺骨的水里。他们身上的芦花瞬间就被湖水冲走了。
  “快上来,”黑蜘蛛将缆绳扔下去后大声说。

  “鸭屎,你先上。”野狐田坚持要他先上。鸭屎没理解什么意思,赶紧抓住绳子,爬到了船舱里。船舱里有一床秋被,鸭屎赶紧裹到了被子里。看着鸭屎短裤的屁股部分已经残缺,黑蜘蛛捂着嘴大笑。
  “大哥,我拉你。”黑蜘蛛伸出手,要去拉野狐田。
  “二妹,别,你躲开,转身,闭上眼。”野狐田气喘吁吁地说。
  “怎么了?”黑蜘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好奇地问。
  “他没穿衣服,”鸭屎笑着说,“二姐,你转过脸吧。我拉大哥上来。”

  野狐田与鸭屎卷在一床被子里,脸对脸半天没说话。黑蜘蛛看着他们二人滑稽的样子笑得都撑不起船了。
  “大哥,师父让你找通天鼠,你怎么跑进湖里洗澡了。哈哈哈。”黑蜘蛛笑着说。
  “二妹,别取笑了。通天鼠这个王八羔子,被王老五收买了。如果不是我命大,早就被他弄死了。这个混蛋,我一定要亲手弄死他。”野狐田气愤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