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6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目睽睽下分管农贸的副县长孔伟衡满头大汗,窘迫地说:“方……方书记,事情……是,是这样的,那些人都是……樊书记找来的,后来樊书记不幸遇难,他们……他们担心县里政策有变,就,就提前……”
  方晟猛一拍桌子,吓得所有人心猛烈跳了一下,好几位县领导茶水溅到身上都无暇顾及,震惊地看着他。
  不错,今天方晟就是立威的。他不便对常委发火,发火也没用,县委常委的任免权在清树,县委书记再不满意也没法。但副县长不同,强势的县委书记只要跟市里打个招呼,让副县长靠边站或挪到人大、政协完全可以做到。
  “胡说八道!”方晟指着孔伟衡喝道,“人家又不是风水先生,能掐会算县里出什么政策?再说现在什么年代了,人家没有手机,说失联就失联?低劣无知的地方保护主义,保护的是哪些人的利益?你孔县长算一算,药农冒着生命危险吊在悬崖上吹着山风,一天摘了几株樾枳草?辛苦两三天80块钱就收购走了,你于心何忍?”
  孔伟衡的下巴几乎碰到桌沿,冷汗大滴大滴直往下淌,半个字都不敢回。他知道方晟这通火并非只冲自己,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杀鸡儆猴,但此时此刻只能由他独自承担。
  “右铭部长刚才说过要尊重市场规律,这么大的差价,试问尊重在何处?从一株樾枳草可见农贸管理的混乱与混账!”说到这里方晟陡地提高声音,“这就是混账!今天常委们都在这里,现在我作出一项提议,鉴于孔伟衡同志在农贸管理工作中严重失职,勒令即日起停职一个月,深刻反省并向常委会提交书面检查。反对的请举手!”

  大家均一愣。
  如果方晟叫同意的举手,大概没一个举手,哪个愿意当着孔伟衡的面投票支持他停职检查呀?但方晟要求反对的举手,谁反对就是当众跟新书记过不去,还不知后面方晟出什么招。
  一时都僵在那边,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厉剑锋说话了:“方书记,关于农副产品统一收购的事我想……”

  方晟打断他的话,问道:“厉县长是同意还是反对?”
  厉剑锋神色不变道:“我就是说明这件事的原委……”
  方晟再次打断:“会后再说明,现在只有一件事,就是对我的提议进行表决!”
  厉剑锋叹道:“方书记毕竟初来乍到……”
  方晟第三次打断:“所以我没有发言权,厉县长是不是这个意思?”
  “那倒不是,但……”
  方晟不再看着,环视四周道:“有没有举手反对的?没有,好,我宣布……”

  被接连打断三次,堂堂县长当众之下被熟视无睹,就算泥性子也有脾气,厉剑峰脸上闪出怒色,举起手道:“我反对!”
  蔡右铭反应迅速,也举手道:“我也反对!”
  方晟冷冷瞟了他一眼,道:“右铭部长刚刚说要尊重市场规律,不能人为干预,才几分钟就转向同意孔伟衡同志的做法,朝三暮四,宣传部门都喜欢这么干?”
  “唔……”蔡右铭被刺得说不出话来,脸涨得比茄子还紫。
  接下来又有三个人陆续举手反对,分别是吴维师、卢东和穆宏。穆宏倒罢了,传说中与厉剑峰不和的吴维师居然关键时候站出来,以及交流干部卢东也跑到对方阵营,颇令方晟觉得意外,正好验证了苏兆荣的话,不能简单以交流干部判断阵营。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很明显,常委会五票对四票,厉剑锋赢了,方晟输了,尽管他可以运用最后的否决权,但毫无疑问第一次在常委会交手就落了下风,而且是常委扩大会!
  怎么收场?
  凭心而论,县领导们都觉得方晟做得太过了。
  撇开事情是非曲直不谈,在常委扩大会这种场合身为县委书记应该表现出一定涵养和风度,哪怕意见不合,至少要让县长把话说完。常委会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也有投票权,充分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是最起码的权利,不是吗?哪有堵着人家的嘴不让说话的?

  再者让副县长停职检查是件大事,事前至少要跟县长、副书记等打个招呼,私下通个气,象这样不计后果地在会上发动突然袭击,强行投票冲关,岂非真成了一言堂?
  本来很多县领导们对新任书记抱有很高的期待,但刚才见他这种霸道独断的作风,印象大大打折,都抱着幸灾乐祸的心理看他怎么面对五票对四票,怎么处理孔伟衡。
  孔伟衡则直起了腰,满眼希冀看着常委们,抑不住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狂喜。
  在所有人注视下,方晟镇定地点了点人数,道:“九位常委五位反对,连我在内只有四票赞成,这件事……我个人感到非常惋惜。常委手里握的票不是搞小圈子,拉帮结派,选择什么人站队,而要切切实实、随时随地站在老百姓利益和立场出发,为人民谋福利,做真正对顺坝有利的事情!很可惜,个别人没有做到这一点。今天各位都是顺坝县领导,今天的会既是常委扩大会,也可以算民主生活会,有些话不妨直说,藏着掖着不利于工开展。譬如说吧,右铭部长提出要尊重市场规律,但举手表决时就不尊重市场规律了,我想问一句,你的立场到底是什么?你对市场规律怎么定义?”

  通过两次会议方晟已敏锐地看到蔡右铭虽是宣传部长,却不擅辩论,反应也慢半拍,因此直接拿他开刀。
  蔡右铭真恨自己不该跳出来说了那句话,被方晟反复拿出来做文章,当下严肃地说:“方书记,我确实反对人为干预市场,但因为农贸价格问题就让孔伟衡同志停职检查,我觉得不合理!作为分管县长,孔伟衡同志只负责宏观指导和把握政策方向,根本不可能过问樾枳草多少钱一株,野山参多少钱一两。如果因为菜市场、收购站价格方面一点波动追究分管领导责任,我想在座各位大概夜里都睡不好觉吧?”

  蔡右铭的话说到大家心坎上了,会议室一片附合声。
  召开今晚这次会议,方晟做了精心准备,从三滩镇到江业他都是这个风格,就是不打无准备之仗,否则宁可退让。
  “表面看孔伟衡同志很委屈,在座各位大概都抱以同情之心吧?刚才是常委投票,倘若参加常委扩大会的同志都投票,反对者可能更多,”方晟镇定地说,“不过我想提醒各位,既然做领导就必须承担责任。今年有的省重大矿难、有的省发生严重交通事故,还有江业水灾事件,事后相关领导都受到上级严厉追责,特别是矿难把分管副省长都免掉了,江业县委书记也因为水灾被降职降级,你说他们冤不冤?矿难事故是因为丨炸丨药保管不当,跟副省长有啥关系?但红头文件明确你分管,你就要负起全部责任,出了问题不找你找谁?”

  厉剑锋面无表情道:“方书记说得对,各司其职,不过这次就算了吧,下不为例。”
  方晟轻轻摇头,微笑道:“这次放过孔伟衡同志,下次大兵同志分管工作出了问题就要提意见了,为什么不处理他而处理我?下不为例就是下次为例,否则一碗水端不平啊……”
  说到这里大家又觉得方晟太过分,明明常委会投票已经否决了停职检查的提议,厉剑锋又出面圆场,再不依不饶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