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5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剑锋眉头紧锁,本以为修建食堂只是方晟随便说说,之前几任县委书记都曾提到均被他压下来,想不到刚提出反对意见便遭到方晟滴水不漏的反击,遂含糊道:
  “既然这样我回头安排办公室立项走流程,再要求城投公司着手规划方案,还有顺坝的城投也穷得叮当响,能否拿出这笔钱也是问题……”
  “没钱找银行借贷款呗,有正府信用作担保怕什么?又不是还不起,”方晟轻松地说,“温饱问题不能拖,我考虑了一下,这项工作不打算牵扯正府精力,我让祁主任牵头成立个基建小组,我任组长,祁主任任副组长,具体推进修建食堂工作的进行,你觉得如何?要不要也请你挂个副组长方便协调?”
  厉剑峰岂能跟科级干部并列副组长,当下摇头道:“既然方书记亲自挂帅还有什么不放心?我通知相关部门全力配合就是了。”
  出了门厉剑峰满肚子窝囊,自责小瞧了方晟,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被对方打了个稀里哗啦,非但意见遭到否决,连基建权都被夺过去了,这明明应该正府负责的事!
  上午十点祁主任和城投公司苏总被叫到办公室,方晟把跟厉剑锋说的内容重复了一遍,强调道:
  “流程要走但项目不能等,可以同步进行。下午苏总到清树请市设计院拿个简单的规划,再请工程造价事务所做个预算,争取下周一面向全市招标;祁主任下午开始跑相关部门办手续、走程序,该有的一项不能少!”

  话音刚落祁主任和苏总面面相觑,欲言又止。
  “怎么了?苏总有什么意见?”
  “没,没,只是……”苏总吞吞吐吐说,“顺坝的工程向来不招标,顶多找几家本地公司议价……”
  “哪有这样的道理?”方晟沉着脸说,“什么文件规定工程必须本地人做?拿来给我看看!”
  祁主任连忙打圆场:“不是不是,主要因为,”他停顿片刻用了个很巧妙的词,“这边地方保护主义严重,外地工程商即使拿到项目,施工过程中成天有人到工地滋事、夜里偷钢材搞破坏,久而久之没人敢来了。”
  方晟冷笑道:“我敢请人家来,自然有办法让人家顺利施工,否则顺坝还有王法么?照我说的办!”
  两人离开后,方晟先拨通徐靖遥的手机,道:“实在不好意思,每次有危险的生意总是先想到你。”
  徐靖遥大笑:“方书记说笑了!老实说我和牧总这些人的身价,钱真的不算什么,但跟着方书记与对手斗智斗勇真的很刺激。吩咐吧,这回有什么好玩的生意?”
  方晟遂将食堂项目说了一遍,道:“你立即到清树注册家建筑公司,具体操作反正你都熟悉,到时务必低价中标,稳稳把工程拿到手!”
  “明白!”徐靖遥道。
  接着又打给叶韵,接通后也不赘言径直说:“新任务来了!下午就到清树市注册一家农副产品贸易公司,当然如果能买壳入股更好,那样天衣无缝而且有经验丰富的营销和收购人员,周五带齐人马到顺坝,准备打一场硬仗!”
  叶韵发出清脆的笑声,问:“打硬仗,硬在哪里?”
  方晟何尝听不出她的一语双关,暗暗骂了一声,正色道:“农副产品收购被当地黑社会性质的恶势力所控制,你来采购其实是抢他们的奶酪,所以……”
  “哈,要打架是吗?”她简直乐坏了,旋即问,“白翎在不在?想必她不会错过。”
  “她负责保护我的安全,不便公开露面,这件事你挑大梁!”
  打完两个电话方晟微微觉得心安,随着徐靖遥、叶韵的到来,自己不再孤军奋战,这种感觉很不错。
  过了两天方晟主动挑起矛盾,焦点就是肖冬所说的樾枳草。
  傍晚离下班只剩下十分钟,方晟突然通知召开常委扩大会,要求所有县常委、副县长全部参加。
  不是说近期专注于调研不开会吗?厉剑锋等人满腹狐疑,但召集开会是县委书记的权力,饶是在顺坝呼风唤雨的厉剑锋也没办法。
  狭小的会议室一下子坐满了人,很多县领导习惯性掏出香烟分发,随即被祁主任含笑制止,指着方晟座位前新做的牌子:
  会议室严禁吸烟!
  便讪讪收起烟盒,解嘲地说一句新官上任三把火啊。
  下午六点整,方晟准时步入会议室,看看会场,笑道:
  “空间太小了,大家再坚持几天,规划中的食堂二楼打算弄个能容纳上百人的会议室,到时就宽敞了。”
  厉剑锋眉毛一挑:“食堂兼会议室,那么项目名称不能叫食堂了。”
  方晟点点头:“厉县长说得对,以后可能改成‘会务中心’之类,不过为了立项方便先按食堂走流程,”没等厉剑锋说话,他抢先从档案袋里取出一株樾枳草,“各位有谁认识这个?”
  会场里一片沉寂,良久政法委书记穆宏试探道:“好像是……樾枳草?”

  方晟道:“不错,生长在大山深处的悬崖峭壁,它有个特性,地势越险峻药效越好,究竟什么原理还没搞清楚。寻常人摘不了,必须是有经验的药农或土生土长的山里人,拴根绳索悬在半空采摘,很辛苦也很危险。运气好的话一天能摘十多株,三天大概能凑一斤……”
  县领导们假装专注聆听,心里却莫名其妙,暗想你才到顺坝几天,跟我们谈山里的草药?只有厉剑锋脸色阴沉,似乎猜到方晟的意图。
  “可能各位觉得奇怪,你这个新来的县委书记不到基层搞调研,研究小小的药草干嘛?可是同志们,有时小商品反映大问题!通过这两天走访市场、商店和菜场,我发现顺坝在很多方面存在严重的价值失衡!”
  宣传部长蔡右铭笑道:“方书记,有个情况我来说明一下,那就是顺坝四面环山,只有一条山路通向外部,交通不便导致很多商品价格跟清树有很大出入,不过没办法,在顺坝运输成本是影响价格的主要因素,我们要尊重市场规律,不能人为干预啊。”

  “右铭部长说得对,要尊重市场规律,”方晟沉声道,“我发现的价值失衡问题恰恰就是人为干预!”
  “啊!”蔡右铭大吃一惊,顿时后悔不该自嘴多舌。
  “这株樾枳草在省城药店的收购价是60元,清树低一点52元,可咱们顺坝农副产品经营部收多少?每斤80元,平均到每株大概值多少同志们可以估算一下,”会议室里静得怕人,所有人均眼观鼻鼻观心,如同泥塑木雕似的一动不动,方晟续道,“我随便询问一位药农为什么不自己拿到清树卖,他苦笑说山里人到顺坝县城都头晕,怎敢到清树?哪个方向都搞不清啊。再说自己好容易凑了两斤多,去清树要坐车、住宿、吃饭,刨掉往返费用所剩无几。我又问这草药一直这么便宜吗?他说樊书记在的时候叫了一批外地收购商,给的价格是每斤200元,后来不知咋回事那些人都不见了,又让经营部统一收购。哪位同志分管农副产品购销,给我解释一下外地收购商哪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