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39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刑天与其他少年一样瘦得皮包骨,形容憔悴,脸色惨白。

  长时间的折磨让少年们如惊弓之鸟相互紧挨着,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即使在这儿唯一待他们好的卢大娘说眼前的这两人是来救他们的,他们也还是忍不住害怕。
  待陈秉达他们走远了,齐阳才找到机会开口道:“你们别害怕,我们是逸兴门的人。”
  “逸兴门?”刑天惊讶地看向齐阳,觉得他的声音有些熟悉。
  “天天,我是齐阳大哥呀!”齐阳对刑天说道。
  “你真的是齐阳大哥?”刑天又惊又喜,从角落地站了出来。
  灵儿这才在昏暗的光线看清刑天的位置,心疼地前揽住他唤道:“天天!”
  “灵儿姐姐?”刑天一下辩认出灵儿的声音。知道自己真的得救了,刑天扑在灵儿身大哭了起来,似乎要将这段日子里受的委屈都用泪水倾述出来。

  “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和柳白姐一起回雪花派了吗?”灵儿不解地问。
  刑天光顾着哭泣,齐阳便替他解释道:“不。早在京城爆发瘟疫的第二日,柳姑娘让邵元少侠带着天天去了京城远郊的云溪山庄暂避疾疫,后来一直没回京城。”
  “难道是去云溪山庄的路遇到了坏人?”灵儿又问。
  齐阳摇了摇头,说:“应该不是。去云溪山庄的一路都有我们的兄弟护送着,他们回京城后也禀报阿典说人已安全送到。”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灵儿追问道。
  齐阳也困惑地看向刑天。
  刑天抽泣着说:“说来话长!我们刚到云溪山庄的那天晚,我和师兄吵架了。我赌气地对他说第二天要和逸兴门的大侠一起回京城去找师姐,而他居然说不管我,甚至还说第二天不会为我送行。然后那天半夜我偷偷离开了云溪山庄,想找个地方躲了起来,让师兄以为我自己回京城了。其实,我只是想吓吓师兄。”

  “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呀!年纪这么小还敢偷偷溜出去!”灵儿生气地问,“然后你被魔教人抓走了?”
  刑天难过地说:“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把我打昏了,醒来以后我在这儿了。他们都好坏!拿刀子把我们的手腕割开,然后每天……”
  “别说了!”灵儿不忍心再听下去,紧紧搂住刑天瘦得只剩下骨头的身体。
  齐阳叹了口气,问道:“被关在这儿的只有你们九人吗?”
  原本还很害怕的其他几个少年见刑天与眼前的这两人相熟,也渐渐地放下了戒备之心。
  “只有我们几人。”有个少年回答道。
  “难道还有谁被抓了吗?”刑天担忧地问道。
  “这些出去以后再说吧!”齐阳沉声道。
  刑天问:“我们该怎么出去?卢大娘不是说这儿没有出路吗?”
  “怎么会没有出路呢?再等等,齐阳哥会带我们离开这儿。”灵儿安抚他们道。
  “那眼下还要等什么?”刑天又问。
  “等一道低沉的铜钟声。”齐阳说。
  ---
  顷刻间,天圆山庄里乱成了一片,到处都是手持火把的守卫。
  “你们在找什么呀?”一个年逾半百的老汉问道。
  “老卢,我们在找人。没你什么事,回屋里待着吧!”一个与老汉有些交情的守卫说道。
  “找人?老朽一直坐在屋外,没见到有什么人路过。”老汉说道。

  “你确定没人路过?”那个守卫又问。
  “确定呀!”老汉肯定地说。
  那些守卫便回到下层去复命。
  “什么?找不到?全都找遍了吗?”陈秉达生气地问。
  “只有吴神医那儿还没找过。”一个守卫说。
  “他在屋里吗?”陈秉达问。

  “在。神医之前让人烧了水,说要沐浴。”那个守卫应道。
  “本公子亲自去拜会一下。”陈秉达说着,又对贴身侍卫于池说,“两处林子里容易藏人,你多带点人再去搜一遍。”
  “是。”于池拱手应道。
  陈秉达领着人去了齐阳的住处。
  毕竟是徐乐的贵客,陈秉达也不敢怠慢。他先让守卫去敲门。在迟迟没听到里头的任何回应后,他才下令破门而入。
  屋子里并没有人,而摆放在那儿的浴桶还在徐徐地冒着热气。
  “糟了!”陈秉达心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

  在这时,于池跑进屋子禀报道:“公子,两处的林子里都没有人。”
  “你们搜查时可有看到吴神医和他带来的那个药童?”陈秉达问身后的守卫。
  “没有。”守卫们齐声应道。
  “一群少年是干不出什么大事,可若是有个狡诈多端的吴疆领着他们……”陈秉达沉着脸道。
  “那又如何?他们照样出不去。”于池说。

  “整个天圆山庄里都没有人,你还说他们出不去?”陈秉达冷冷地质问道。
  “回禀二公子,适才小的问了伙房的老卢。他一直坐在悬梯口,说没人去过层。”有个守卫说道。
  “没去过层,便是从下层出去了。”陈秉达低语道。
  “那更不可能,他们哪来的腰牌?”于池不假思索地说。

  “不错,他们哪来的腰牌?”陈秉达这才稍稍冷静了下来。他随手摸向自己的腰间,突然惊慌地大叫起来:“我的腰牌呢?”
  “会不会落在哪儿了?您晚膳前不是换了身衣袍?”于池皱眉问道。
  陈秉达认真地回想起来,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沐浴前把腰牌挂在这身衣袍的腰带了。
  见陈秉达的神色越发凝重,于池担忧地说:“该不会是被他们拿去了吧?”

  陈秉达向于池伸手道:“把你的腰牌拿来,我去把他们追回来!”
  陈秉达向于池伸手道:“把你的腰牌拿来,我去把他们追回来!”
  “这……还是等二公子回来吧!”于池为难地说。
  “你是怕我抓不到他们?”陈秉达生气地问。
  “不是呀!小的是担心公子您的安危。”于池忙解释道。

  “等你们二公子回来,他们都不知逃到哪里去了!”陈秉达说,“废话少说,快把腰牌给我,不是几个少年吗?”
  于池慢吞吞地取出自己的腰牌,犹豫着要不要交出去。
  “快拿来!那些少年跑了算了,若让那个吴疆也跑了,小心二公子让你们所有人以死谢罪!”陈秉达威胁道。
  这威胁果然有效果,于池立马把腰牌递给了陈秉达。
  陈秉达拿过腰牌,召集所有侍卫朝下层而去。
  而在此之前,齐阳和灵儿两人已悄悄地离开了徐乐的卧房,潜伏在下层西面的那个院子里。

  ---
  陈秉达急于抓人,不假思索地带人走进西面院子唯一的一间屋子里。
  日期:2018-04-19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