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5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你来说,我的体温似乎很烫,但实际,是你体温太低,你是蛇,平均体温只有三十度左右,所以你碰到人类的身体,才会觉得烫,不过没事的,你慢慢适应,你的体温很快会随着我的体温而变化。”
  他说的没错,南宫兜铃给他握住的手腕逐渐暖和起来,不再滚烫。
  “你到了寒冷的地方,你的身体也会变冷。”他收敛了许多戏谑,竟流露出一丝正经,“低于十三度以下,你会不自觉的冬眠起来,无法克制的呼呼大睡,这是你的致命伤,一个冰箱能搞定你。”
  南宫兜铃不想和他离得这么近,努力扯着自己的手。
  他反而越抓越紧。
  这人有毛病?如此抓着她不放,他以为他是手铐?

  南宫兜铃咬牙争夺自己双手,早知不作茧自缚,下次不可这么冲动,应该瞅准时机再偷袭他的。
  “我可是有读心术,你在我面前想计谋,是不是太傻?”宗主似乎觉得好玩,用力把她摁在兽皮。
  南宫兜铃瞪着双腿,和他力搏,简直是在进行一场柔道赛。
  她还是被死死克制住的选手,占尽了下风。

  死小孩!她心咒骂,没家教!
  “小孩?我可不是小孩,这个身体很年轻,但不表示我真的只有十四岁。”
  她连续好多天没吃东西,哪有什么力气玩柔道,最终无力的躺在他身下看着他,气喘吁吁,不明白他到底要干什么。
  “你还是能整出点声音的时候较可爱。这么安静,实在无聊。”他说着,忽然凑低嘴唇,压在她双唇。
  南宫兜铃一瞬间僵硬住,没反应过来生何事。
  两三秒后,她才意识到,这混账王八蛋在强吻她。
  她用力推开他,双手双脚同时用。
  他反倒欺身来,腰部压迫在她分开的双腿间,叫她怎样都踢不走他。
  她的衣衫凌乱,袍摆滑落到臀边,泄露方寸凝脂雪白。
  双手给他摁在耳旁,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
  她从未给人这么深深的吻过,连李续断也没有。
  木鱼脑袋也不过是纯洁的碰碰她嘴唇而已。
  可是这畜生王八蛋居然将火热的狂舌在她嘴里兴风作浪。
  这家伙活腻了!
  南宫兜铃觉得窒息,身体窜起一阵热流和颤栗,手指渐渐放松。
  完了,她被这个吻迷惑住了,没了立场和原则。
  想松开所有的防线让他进攻,她努力掌握着最后一根欲断未断的理智之弦。
  他吻的时间未免太久,让她肺部濒临爆炸。
  他的嘴唇终于慢悠悠的离开她的粉唇,可他还顺势勾引了一下她,叫她纤巧的小舌头伸了出来,随他纠缠了一会儿。
  南宫兜铃猛然醒悟过来。
  宗主笑着结束这个吻,静静的俯视着她。
  南宫兜铃悄悄的在口腔转动了一下自己失而复得的舌头,震惊不已,没有任何痛楚,跟割掉之前一样,舌头恢复了原样。
  “欠你的已经还给你了,你学两句小狗叫声来听听?”
  南宫兜铃愤怒的推开他,“谁准你亲我的!你找死啊!你这禽兽,畜生,贱人!”
  宗主坐起来,“让你学狗叫,不是学泼妇骂街。”
  他吮吸了一下自己流血的手背,“像狗一样咬人,却不会狗叫,说不过去。”
  他的唇离开手背时,面的牙印和伤口迹般消失无踪。
  南宫兜铃觉得很惊讶,他使用法术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任何法符或者法器来辅助,简直随心所欲。

  “我亲你,是为了让你长出舌头而已,世间每一种治愈术的方法都不一样,这是我的方法。”
  “鬼才信。你是……你是非礼了我!”
  宗主哈哈大笑,“得了吧,一个玩具,还谈得非礼?”他眼神一凛,“我要是真心想占有你,你现在不会还这么的完整。”
  这家伙讲话的态度不像是纯粹吓唬她,他讲真的。
  虽然他看去像个小孩子,可千万不可小瞧他。
  南宫兜铃不由得抓紧了自己的衣领,不敢和他火热的视线对峙。
  她可从来没有真正的畏惧过任何人,但是眼前这个宗主,让她不寒而栗。
  要气炸了,她居然给这样一个王八蛋给吻了。
  “你不要一副吃亏的样子,你刚才明明很享受,在我怀里抖个不停,像刚破壳的小麻雀似的。”宗主一语的。
  她脸颊迅绯红,连锁骨都要红透,他说话太直接,叫她无法接招。
  宗主支棱起膝盖,另一只手托住腮帮子,“你这个心理变态,居然会对一个小正太产生反应,人不可貌相。”
  南宫兜铃简直要火山喷,“心理变态的应该是你吧!自从你邀请我来这里做客,没有一件好事生过,对我又是鞭打,又是脚踢,又是割舌,又是强吻,还试图逼我吃死青蛙,你凭良心讲,谁变态?”
  “我这么‘丰盛’的招待你,你还对我做出那种暧昧的回应,凭良心讲,真的是你较变态。”
  南宫兜铃捂住额头,完了,无法反驳。
  她也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何会一想起他的吻心慌意乱。
  稀里糊涂的在他面前屈服了一个回合。
  但她哪能服输,她可是宁死也不愿意认输。
  只是失误。她心里说。

  宗主冷笑:“失误?愿你不要有第二次。”
  南宫兜铃饿得头晕身软,看东西都有点眼花。
  宗主手指一动,一张矮桌从红色的帐帘后面滑了过来,好像在桌腿装了轮子似的。
  桌子停在她面前。
  南宫兜铃细心观察,这桌腿和地面是长在一起的,像是通天塔的一部分。
  包括帐帘和落地灯,都是从地板或者房梁里面生长出来,仿佛细胞分裂。
  她不禁回忆起李续断说过的话:建筑也可以修炼成妖。
  莫非……这座通天塔其实是个有生命的妖物?
  南宫兜铃不禁用视线打量四周环境,用鼻腔分析周遭的空气,没有在通天塔身闻到妖气。
  算有妖气,也是她本人的。
  宗主用手抚过桌面,光滑的木头表面浮起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和一双质朴的木筷。
  南宫兜铃嗅到面汤的气味,使劲的咽口水。
  “吃吧。”
  她白他一眼,“又是用死青蛙变出来的吧?谁知道你会不会恶作剧?”
  “这次不是。”他抓过她手,强迫她握住筷子,“我暂时不想你饿死。”

  南宫兜铃用筷子拨了拨面条,看去很正常,没有施过法术的痕迹,她勉强冒险一回。
  饿死和毒死之间选一样的话,她还是选后者吧。
  二话不说,低下头稀里哗啦的吃起面条来。
  味道很好吃,而且没有任何异样,估计是普通的面条,这回不会有诈了,确定之后,吃面的动作更快了些。
  她可是饿了不止三天。
  宗主对她的吃相笑了一下,起身,两块帐帘自动掀起,露出一块墙面。
  日期:2018-03-02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