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4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究竟是哪门哪派的宗主?冒牌货吧。”

  “又想套我话。”
  “你这门派是见不得光?”
  “哪倒不是,只是我喜欢看着你困扰的样子,你越是想知道,我越不告诉你,是不让你痛快。”
  原来他的快乐建立在她的痛苦之。
  南宫兜铃冷嘲热讽,“那你使劲憋着,到死都别说。”
  “死?我是永生不死的。”她的脸又给他掐住,她透过他的眼球,看到了一片荒凉的黑暗。
  这个宗主的来历深不可测。
  “什么叫永生不死?你修炼成仙了?”

  对方微笑,“仙算什么?我连不死不灭的佛都不放在眼里。”
  居然如此大言不惭。
  “尽管吹牛,你这种败类,等着我师父来收拾你!”
  “南宫决明是吧,你们都闹翻了,他还会理你?”
  “我是他唯一的弟子,他这人的原则是自己的徒弟只能由他本人来管教,算我是叛徒,他也不会让我死在你手,何况我还有一个师公陈玄生,你欺负引魂派的弟子,他们都绝不会让你有好日子过。”
  宗主满不在乎的挑眉,“你该不会以为你的师公陈玄生是个好人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休想抹黑我师公,你是老几?你才不是好人。”
  他眼神一眯,瞳孔阴冷了许多,“没错,我不是好人,但我不会假装我是好人,我没那么虚伪。”
  他说着,把布袋里的东西哗啦倒在她头顶。
  南宫兜铃看着掉落满怀的死青蛙,散出腥臭和腐烂的气味,顿时骇然,将这些青蛙慌忙拍开,在地板倒退。
  宗主抓住她后颈,将她按在这堆死青蛙的尸体,“吃吧,这是给你的美食。”
  “开什么玩笑!”南宫兜铃拼命挣扎,却牢牢给他摁住动弹不得。
  脸颊和冰凉的青蛙尸体紧紧贴在一起,腐臭钻入骨髓,说不的恶心。
  “你可是一条蛇,蛇应该吃这些东西。”

  “我……”这一回,南宫兜铃再也没有自信否认,她若不是蛇,那之前两次变换形态如何解释?
  “吃掉,不然割了你的舌头。”宗主手里凭空多了一把利刃,分开她的双唇和牙齿,抵在她口腔里。
  南宫兜铃的舌头清晰的感觉出利刃的锋利和坚硬,以及金属特有的触感。
  宗主说:“吃不吃?”
  南宫兜铃摇头,她怎么可能吃得下去,她不是野兽,至少现在不是。
  “看来你不想要你的舌头。”宗主手腕一转,刀尖在她嘴里搅动。

  南宫兜铃顿觉要死了一般,天好像整个塌了下来,喉咙里被大量的鲜血呛住,想咳嗽却做不到,鼻孔和嘴角都涌出无数浓稠的血液。
  这种疼痛前所未有,像有人朝她喉咙里扎了一百根木筷子。
  过了一会儿,宗主面无表情的从她嘴里拖出一块软绵绵的红色物体,抓在手里,“还以为会像蛇信子那样分岔,没想到和人的舌头一样。”
  说完,他随手将舌头丢进水里,晕开一片猩红的波澜,鱼群簇拥过来争夺抢食她的舌头。
  南宫兜铃反呕出一大口堵住食道的血液,浑身抽搐,在剧痛缓慢陷入昏迷。

  生不如死。
  她在极度的疲惫睁开双眼,望着高不可及的天花板。
  还在通天塔内。
  她竟然还活着。
  她动了动手指头,费力的抬起,颤抖着伸进自己的嘴里,手指没有碰到熟悉的舌头。
  她眼角滑落一滴泪水,真的给宗主割去了,不是恶梦。
  她觉自己穿着一件左右开襟的丝绸睡袍,通体雪白,布料贴身。

  心想可能是宗主给她换,立即一阵厌恶。她一点也不想给宗主看见她的身体。
  背后垫着一块柔软的白色兽皮毛毯,绫罗帐帘在四周垂落。
  有家具包围着她,意味着这个通天塔的主人在家。
  果然,她听到脚步声。
  帐帘被掀开,宗主走了过来。
  他换了身衣服,穿着黑色短袖和黑色休闲裤,穿着雪白的袜子,脚底纤尘不染,没有穿鞋,头还有些乱,像刚起床似的。
  他坐在她毛毯边,盯着她看。

  “醒了?你又昏睡了两天,真厉害,辈子是猪吧。”宗主嘲笑。
  南宫兜铃瞪他,这家伙没人性,这种时刻还能笑得出来?
  她这样的惨境是谁害的?
  没有舌头无法说话,不然她早臭骂他祖宗十八代。
  她扬起手冲他脸扫去,宗主抓住她手,“这么虚弱,连坐都坐不稳,不要玩这种多余的招式。”
  她不甘心,抬起另外一只手握拳攻击他,宗主同样钳住她手,直视着她。
  “不要这么猴急的扑到我身来。”宗主的力气非常强壮。
  南宫兜铃双眼布满红血丝,除了怨恨别无其他。
  这小鬼头看去才十四五岁,一张脸如此纯真稚气,可是做出来的事全是禽兽所为。
  “我现你不说话不好玩。”宗主流露出不满意的表情,“想不想要回你的舌头?”

  南宫兜铃疑惑,舌头没了还能要回来?她可是亲眼看着水里那些怪鱼吃了她的舌头。
  “想的话,点头,我还给你。不然你一辈子当哑巴吧。”
  南宫兜铃不想他当,无论他给什么好处,她都不要。
  他可是嘴说给人好吃的,结果却倒出一袋死青蛙,然后还把她舌头割掉的恶魔。

  和这种恶魔谈交易,她脑子进水了?
  她使劲想从他手掌里抽出自己双手。
  宗主笑着不放,“不想把舌头要回去?不会吧,当哑巴那么过瘾?”
  她张嘴咬住他手背,宗主紧紧的盯着她。
  南宫兜铃用牙齿在他手背咬出了鲜血,直到牙齿酸痛,再也咬不动为止,她才抬起头。
  令人惊讶的事情生,宗主冷静异常。
  他的手背有两排深深的牙印,流着血,可他无动于衷。
  他的目光深处甚至闪烁着好和渴望的光芒,“痛是什么感觉?”他淡淡的问。
  南宫兜铃愣住,这家伙在说什么?
  他不知道痛是什么感觉吗?

  他没有痛觉?
  南宫兜铃知道世界存在一种怪病,叫做“无痛症”,她在美剧里面看过关于这种病的描述,记得好像是一种遗传病,俗称神经障碍。
  患这种病的人,会丧失痛觉,但是其他感觉都存在,如知冷知热,也知道痒,只是没有痛觉而已,同时智力育正常,和普通人无异。
  宗主微笑:“不是无痛症。”
  南宫兜铃吃惊,他怎么……
  “我怎么会知道你的心思?读心术啊。”
  不可能,读心术只有修炼了“十二仙道引魂**”的人才有……
  “十二仙道引魂**我修到第十一层不想修了。”
  十一层?!
  宗主嘴角勾起,“我一直觉得这垃圾法术没什么太大用处,没想到其实还是有点好处的,至少我可以没有障碍的和一个哑巴交流。你用不着胡乱猜测,我不是无痛症,这种病全世界四十例,我不在其,而且,患无痛症的人,同时都不会出汗,我可不是这样。”
  他握紧她手,“你感觉到我手心在出汗没有?”
  她感觉到了,他的手很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