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3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耳畔边插着的烛台尖钉底部残留了一截扯烂的蛇皮。
  看样子,是雄黄酒失去了效用,让她变回了人类的身体,从而让双脚脱离了烛台的禁锢。
  她静静躺了一会儿,感受着双腿的存在,有腿的感觉真好,不像拖着一条尾巴时那么的笨重。
  她咬牙抬起头,脸颊被鲜血黏在地板,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脸颊和地面撕扯开。
  她诧异的望着堆叠在肩头的长,怪,她的头怎么变不回去了?
  不再是清爽利落的齐耳短,浓密的尾拖到了小腿附近,她从小不喜欢长头,洗头好麻烦的。
  痛楚让她醒悟过来,不要去关心型这种小事。
  她扭头望着手的木筷子,两手都钉着,唯一能够脱身的办法只有一个。
  残忍,但是她必须得狠下心去做。
  左手用力抬离地面,心一横,手掌心往一拔,手心滑过整根筷子,火热的痛楚难以忍受,痛喊出声,手心在筷子方脱离,终于获得自由。
  她用这个破烂的手心颤抖着握住另外那只手背插着的筷子,深深呼吸一口空气,拔出筷尖。
  再一次惨叫。

  半天才从痛苦缓过劲来,翻身仰躺在地板疲惫的喘息。
  不知宗主去了哪里,周围静悄悄的,除了自己的心跳和急促的鼻息,什么动静都没有。
  刚才做了一个梦,醒来后仍然记忆清晰。
  不是一般的梦。
  像是托梦。
  是谁托梦给她?

  她只知道那是一个女人,梦里面的声音很亲切,很温柔,让她心灵暖洋洋的。
  那个女人叫她女儿,莫非是自己母亲?但南宫兜铃没有眼见为实,暂时不愿承认。
  那个女人提醒她,要去寻找芸隐香,不然盂兰节一到麻烦了。
  还差两个星期是盂兰节,那天是农历七月十五,俗称的元节,也是传说的“鬼节”。
  她此刻哪有心情去想什么芸隐香,喉咙渴的要冒烟,除了喝水别无他念。
  她努力爬起来,破烂的袈裟只能依稀遮掩她的身体,大部分肌肤都暴露在空气。

  幸好有厚厚的长头遮盖,让她不至于彻底走光。
  全身下鞭痕累累,她又没有白符可以治愈自己。
  好不容易爬出大门的门槛,她趴在屋檐的走廊下,望着眼前壮观的水面。
  景色无边无际,天空漂浮大片雄伟的白云。
  平静的水面诱惑着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她往下伸手,没入水,一阵涟漪打破水面窒息般的宁静。
  清凉柔软的水包裹住她的手背,令她一阵舒畅。
  她捞起水,刚要放在嘴里,清凉的液体却在她手心里迅干凅,像从未在她手停留过一样。
  她再次用双手掬水,无论尝试多少次,每次把水捞出来之后,都在不到一秒间蒸得无影无踪。
  叫她一滴都喝不了。
  一定又是宗主对这片湖泊施了法术,故意让她喝不水。
  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无力靠在门槛边,望着翠绿的湖泊。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应该不是人间。
  是异世界?
  她突然想起,崇修平的妹妹小雅提及过这个地方,小雅说她曾经被一只巨大的蝙蝠抓到一个湖泊里,蓝天特别的蓝,湖水的特别的绿,估计是这个地方。
  小雅还说有好多鱼陪她玩。
  一想到这里,南宫兜铃振奋起来。
  肚子也正巧饿了,正在咕咕的打雷。
  她拼命挤出力气,再次爬到走廊边缘,盯着水面。
  果然,水底时而游过黑色的鱼群。
  趁一只呆头呆脑的黑鱼游到水面附近,她伸手突袭,她可是个练家子,虽然受伤,但武功底子还在,身手一般人灵活,抓鱼对她来说是小儿科。
  握着在手里生龙活虎的黑鱼,南宫兜铃兴奋的将它举在眼前。
  她盯着鱼看,现这鱼长得好怪。
  鱼的脑袋,居然是人类的眼睛。
  左右两只双眼皮大眼睛冲南宫兜铃眨了眨,乌黑的瞳仁如同镜面倒映着南宫兜铃的五官,睫毛又长又卷。
  她一阵战栗,不慎松开双手。
  鱼蹦跳着,跃回水里。
  她意识到,这些鱼难道是人变成的?
  宗主那种变态,把人变成鱼当宠物养很正常。
  有了这种猜测以后,她哪还有胆子去抓鱼吃。
  在门口不知坐了多久,期间睡了一会儿。
  这个地方没有日落和天黑,永远都是白昼。
  她饿的饥肠辘辘并且快要渴死。

  心苦不堪言,委屈至极,为何堂堂引魂法师会沦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那个宗主囚禁她在这里,到底图什么?
  单纯把她当玩具?
  不,绝不是这样,不然两年前初次见面时,这个混蛋魔头要对她有兴趣的话,那会儿该把她抓回来了。

  而且……她真的,是梦那个女人所说的“蛇和人类结合后诞生的孩子”吗?
  她不想成为半妖,不想和妖怪和任何牵扯。
  她只想老老实实的当人。
  突然,她听到有人走动的声音,睁开眼睛,花了一番功夫才让视线对焦。
  水面的“浮桥”又出现了,一个少年正步走来。
  南宫兜铃一看到这个身影,立即恨得牙痒痒,要是她此刻有力气的话,早扑过去打死他了。
  宗主走到她面前,歪头看着她,“自己把筷子拔掉了?原来你不怕痛,怪不得我越是抽你,你越爽快,你一定是自虐狂。”
  南宫兜铃白了他一眼,懒得和他讲话。
  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唤出声。
  宗主笑道:“在这里待了两天两夜没有进食,饿坏了吧?我给你带了些好吃的,要不要?”
  宗主在她面前背着手,好像真的在身后藏了什么美味。
  南宫兜铃使劲的咽了一下口水,倔着不回话。
  宗主走过来,抬起脚,冲她脸颊是一踹。
  南宫兜铃扑倒在地,嘴里一股血味,他这一脚用尽了全力,她给他踹的头昏脑涨。

  “我问你话,怎能不理人,没礼貌。? ?? ”宗主蹲在她面前,揪住她尾。
  宗主盯着南宫兜铃浓密的长看了一会儿,“你的妖气彻底出来了,所以头才长不回去,你的头也是你异变成半妖的证据之一。”
  南宫兜铃拍开他手,“我最烦别人碰我头,拿开你的脏手!”
  “切,都这样了,嘴巴还这么拽。”宗主重新掐住她的脸颊。
  “有完没完!叫你别碰你还碰!”南宫兜铃哪怕没有力气也要拼出余力来推开他。

  宗主忽然从背后拿出一个小布袋,“给你带来好吃的,你还对我这么粗鲁?乖点给你吃。”
  南宫兜铃暂停了手的反击,目不转睛的盯着布袋。
  “你会那么好心?”南宫兜铃不信。
  宗主微笑,“饿死你,我不少一件玩具了,我还没有玩过瘾呢。”

  南宫兜铃虽然恨他,却熬不过饥饿的折磨,伸手去抓他的布袋。
  不活下去,哪有机会报仇?
  宗主挪开,用手指着她鼻尖,“等会儿,你先和我打声招呼。”
  “招呼?你想听我说什么?”
  “叫声宗主早好总应该吧。”

  她冷哼,“你爱给不给。”
  “不怕死?”
  “怕,但我情愿死,也不想和你打招呼。”
  “不为难你,早好不用说了,叫我一声宗主来听听也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