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4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冬被三任县委书记所赏识并非偶然,而是本身强学博记,擅长挖查各类线索密切跟踪,同时他是土生土长的顺坝人,在地方有庞大的关系网,掌握很多交流干部绞尽脑汁都弄不到的情报。
  “势力最大的叫陈家帮,覆盖整个城区以及瑶山地区;还有两股势力相对弱些,控制丘烛山的是俞家帮,控制成陵山的是范家帮,三座大山之间界限分明,彼此井水不犯河水,但县乡结合部地带没法分清楚,因此偶尔发生冲突。”
  “三帮的头目都是谁?”

  肖冬皱眉道:“这是困扰几任书记的难题,一般来说有帮派必定有头目或老大,起码有个抛头露面的代理吧?顺坝不是这样。以陈家帮打个比方,它好像一个大家族,由很多结构松散的小家庭组成,在外围活动的全是小喽罗,想要见到家族真正的掌舵人必须找到真正的知情人,当中梳理数不清的长辈、错综复杂的关系,加上刻意掩饰,很可能把人统统抓光都查不到罪魁祸首。”
  “既然叫陈家帮,老大应该姓陈吧?”
  “记得我很小的时候就有陈家帮,三十年了还没改,我的判断陈家帮不过是个招牌,就象公司名称一样,同样俞家帮老大未必姓俞。”
  “你觉得我应该从哪方面着手?”
  肖冬笑了笑:“指导县委书记工作,我哪有那水平,我只是秘书而已。”
  “三任书记,谁真正打到他们的痛处?”

  “当然是樊书记,那些家伙打打杀杀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利益!樊书记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断他们的财路,让顺坝人见识到他们的丑恶面目,大快人心。”
  “我明白了。”
  当晚厉剑锋在顺坝唯一的四星级酒店锦川大酒店主持欢迎晚宴,县领导班子全体出席,这种场面上活动必须参加,席间大家说说笑笑其乐融融,推杯换盏间好像已打成一片的样子。
  顺坝县消息闭塞,包括厉剑锋都不清楚方晟到这里隐隐有被贬的含义,根据他的年龄武断地认为纯粹到贫困地区锻炼,混两年资历继续高升。方晟乐得让他们有这种错觉,含糊说两年不够,两年不够。

  方晟酒量不行,厉剑锋等人也没硬劝,晚宴在皆大欢喜中结束。当晚方晟和白翎暂时住在快捷酒店,为避人耳目假模假样开了两间房,实际上白翎连门都没进就钻到方晟房间了。
  “房子选好了,明天上午签合同然后搬进去,”白翎说,“离你的办公地点很近,就是左边两百米的锦绣小区,五楼最东侧,九十七平米精装修,所有窗户都加装了防盗网。原来租房的小夫妻调到清树去了,上周才离开,里面打扫得干干净净。房子视野也开阔,前后没有树木遮挡,不利于歹徒攀爬。”
  方晟笑道:“这方面你是行家,你觉得安全就行。在城区闲逛的感觉如何?”
  “不太好!我到容易出事的小酒馆、网吧、车站等地方转了转,总感觉身后有人盯着,我很想找人打一架,特意挑偏僻、黑暗的巷子钻,虽说没听到动静,但周遭弥漫着诡异的气氛,对方似乎忍而不发,想看清我到底什么来头。”

  “很狡猾呀,比我想象的还沉得住气。”
  “负责保护你的几位特警我已见过,身手蛮不错,不过……还是觉得要增加人手,哎,把叶韵叫来怎么样?”
  “她回省城做文学网站去了。”方晟慢吞吞说。
  “骗人,她根本就是闲不住的女孩子,还有耐心做文学网站,”白翎嘻皮笑脸说,“要不我出面请她?她很有做小三的潜质呢。”
  方晟气愤地说:“这么说简直侮辱我的人格,冲这句话今晚得好好惩罚你一顿!”
  “哎哟……”
  在他的进攻下白翎很快沦陷,继而苦苦求饶,然后低低呻吟……
  “以后不再乱说话吧?”鏖战之后方晟悠悠问。
  她懒洋洋蜷在他怀里:“不敢了。”
  “关于叶韵,我是考虑让她过来,不过要换个身份,跟你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方晟道,“连续放倒三任县委书记,那帮人的野心已膨胀到极点,似乎认为顺坝变成他们的天下,任何人都不准染指,这是很疯狂的想法。我有个感觉,上任后蜜月期很快就要过去,撕破脸的日子为时不远。”
  “这就不对了,你明明早就想到叶韵,我帮你说出来偏偏不承认,还以此为借口惩罚我……”白翎气愤愤说。

  方晟奸笑道:“不服气再惩罚一次?”
  “算我怕你好不好?”如今白翎在他面前真的没脾气。
  上任第五天,方晟就与厉剑锋发生了意见分歧。早上刚进办公室,厉剑锋拿着份报告进来,微笑道:
  “昨天接到祁主任关于修建机关食堂的报告,不好办呐……”
  “为什么不好办?”方晟也微笑着问。
  厉剑锋道:“最直接原因是财政没钱,账面已经赤字好几年,市里多次警告说再这样下去干脆宣布破产得了。建食堂盖最简单的平房少说也得大几十万,然后装修、购买厨具桌椅、聘请厨师什么的,估计控制在一百万之内都危险,到哪儿凑这笔钱?”
  “嗯,还有别的考虑么?”
  “锦川大酒店是十多年前县领导招商引资过来的,多年来全靠它帮顺坝撑门面,论生意实在不怎地,老板多次流露过撤资念头,我们百般说服才勉强留下,作为支持县委县正府所有活动都安排在锦川,算是双赢吧,人家赚了钱,我们的活动在四星酒店有档次。如果搞机关食堂人家会认为我们言而无信,到时一怒撤走大家颜面都不好看。”
  “如果因为食堂这点业务就撤资,这样的四星酒店不留也罢,”方晟率直地说,“锦川所处的得天独厚的地段,还有每年承揽的公务活动,拿出来招商不知会吸引多少投资者!至于修建食堂的费用,我有个主意……”
  方晟道:“修建食堂的费用,我有个主意。工程先交给城投公司负责并由它垫资,食堂建成后交给私人承包,当然必须要公开招标,每年承包商上交一部分利润冲减投资,估计顶多五年就能把那笔费用消化掉。厉县长认为如何?”
  厉剑锋有点懵。

  城投公司承建、公开招标、承包食堂这些名词在厉剑锋听来十分陌生,多年以来他已习惯用行政手段解决问题,压根没想过走市场化道路。
  “食堂交给承包商……跟我们去小饭店吃饭有何区别?”他质疑道,“商家总要追求利润最大化,能保证用料讲究和食品安全吗?”
  方晟笑道:“我们会有一系列配套要求和措施来约束规范食堂经营,比如不定期抽查佐料、菜肴原材料,检查卫生,规定价格核定利润等等,它与街头小饭店的区别就是服务对象是机关全体人员,以工作餐为主,家常菜肴,口味清淡,晚上还要提供加餐服务。今后本县之内小规模会议、公务活动、培训等全部在食堂用餐,省市领导视察……那个酌情处理,反正工作日中午不准饮酒,在哪儿吃都一样,对不对?”

  日期:2018-04-19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