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晟采取的策略与樊诚健类似,避开恶势力、黑社会团伙等敏感话题,重点谈如何促进经济工作。厉剑峰四平八稳介绍说樊诚健为顺坝制定的七大发展方向,以及加大农副产品投入等措施一直在有条不紊进行中,山区大棚栽培技术也逐步推广应用,只有野生茹的培育和人工种植工作随着樊诚健遇难,专家组全面撤出顺坝,也就不了了之。

  方晟立即想起在黑潭山里见到的紫茶菌,遂问:“野生茹的培育和种植按说不应该很难,什么原因让樊书记和专家组如此慎重多次进山考察?是不是涉及到微生态平衡或环境保护?”
  “这项工作主要由我负责,具体理由我知道一些,”吴大兵道,“野生茹生长于枯木朽枝上,环境以湿热为主,跟生态保护和平衡没关系,困扰专家组的关键在于两个问题,一是那种野生茹只能在顺坝西南面的瑶山两个山峰生长,超出那个范围就好像发育不良似的,块头明显小一半,营养价值也大大降低,也就没有开发价值了;二是野生茹在大面积种植时频繁发生虫害,可缩小到两三亩时就安危无恙,专家组怀疑与什么种植阙值有关。总之野生茹项目进行得很不顺利,牵扯了樊书记相当大的精力……”

  “送套资料给我学习一下,”方晟吩咐道,然后笑着说,“我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所以近期不开会不讨论具体问题,重点是搞调研、摸情况,当前工作还麻烦厉县长多挑担子,有问题及时沟通。”
  厉剑锋不动声色道:“有问题立即向方书记回报。”
  第一次县常委会在一团和气中结束。
  走进书记办公室,方晟微微皱了下眉头。十多平米的小屋子只有南边开了两扇窗,天花板赫然是灰黄色水渍,四面墙上也剥落不少油漆;办公桌是十多年前老掉牙的式样,居然连电脑、打印机、传真机等常用设备都没有,书柜里满是灰尘,打开柜门整个柜子晃了两晃,原来有只脚已经烂掉大半。
  哪象县委书记的办公室?比方塘村村部还差!
  县委办祁主任颠颠地跑进来,说有三处宿舍都打扫好了,随便挑。方晟接过清单一看都在居民小区里,又皱下眉头,道:
  “小区人来人往太复杂,还是住县招待所吧。”

  祁主任陪笑道:“忘了向方书记回报,顺坝是双江唯一没有招待所的县城,原因很简单,下来视察的领导嫌条件差从来不在这里过宿;城区面积小嘛,本地领导回家基本上几分钟顶多十多分钟就到了。所以外地来的干部都租住在小区里,其实清单上两个小区的保安都挺严格,安全肯定没问题。”
  方晟漫不经心把清单搁到桌上,道:“先放这儿,等下午家里人来再说。”
  “喔,是不是方书记的爱人?”
  “亲戚,一直负责我的生活起居,由她决定吧。”方晟道。

  祁主任又取出一份清单:“关于秘书人选问题,我从县委办、正府办筛选了五位,看看是试用还是面试来决定?”
  “樊书记的秘书现在哪儿?”
  “原来兼县委办综合科科长,上个月主动请调到农业局任纪委副书记,提了个副科级。”
  “叫他回来,还挂综合科长。”方晟道。

  这个决定颇出意料,祁主任愣了愣说好的。
  没有招待所自然没有食堂,祁主任说本地领导一日三餐都回家吃,交流干部带家属的也回去,单身的到附近小饭馆用餐并签单,每个月由接待办统一结账。方晟说民以食为天,一定要解决吃饭问题,长期在小饭店既不卫生,饮食结构也不平衡,还是要把食堂建起来。
  祁主任连连点头,说前几任书记都这样说过,可顺坝财政穷得底朝天,别说修建食堂,就算房子搭起来恐怕配备桌椅厨具的钱都没有。
  办法总是有的,事在人为。方晟说。
  中午白翎开着吉普车赶来,去对面小饭店吃饭途中遇到厉剑锋等人,笑着问嫂子这么快就过来了?方晟微笑道是亲戚,一直在身边照顾我,连同顺坝已经第三个地方了。
  厉剑锋等人好奇地打量白翎几眼,她低着头跟在方晟身边,一言不发。
  方晟这句话有两层意思,第一她的身份是亲戚,而非妻子;第二之前在黄海和江业都长期陪同,从没闹出过绯闻之类,别拿这个问题做文章。
  吃完饭白翎开车寻找合适的房源,樊诚健原来的秘书肖冬来到办公室。

  “方书记,如果事先征求意见的话,我想说现在的工作挺好,”肖冬直截了当道,“当县委书记的秘书压力大、风险高,甚至有性命之忧,方书记若有更好的人选,我……”
  方晟翻开档案,道:“王书记上任时把你从农业局办公室调到县委办农业科,雷书记把你从农业科调到综合科,樊书记把你从副科长提拔为科长。前三任书记期间你做得很好,为何我来了之后反而撂担子呢?”
  “因为……三任书记的下场太惨了……”肖冬坦诚说,“我担心再干下去自己也要遭到危险,我父母都健在,孩子才上小学,作为家里的顶梁柱我绝对不可以出意外。我知道跟恶势力作斗争是党员干部义不容辞的责任,但前提是首先保全自己,不能玩命呀对不对?”
  方晟笑了笑:“我可以向你保证肯定不玩命。”
  “方书记……”肖冬情知方晟不可能改变决定,叹了口气没再说。
  “有个疑问一直盘旋在我心里,希望从你这儿得到答案,”方晟说,“王书记和雷书记在铲除恶势力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因而遭到杀身之祸;樊书记一心一意抓经济,应该与黑社会团伙没有直接冲突,为何也惨遭不幸呢?”

  肖冬道:“两个字——利益。樊书记真心想打开顺坝市场,让老百姓得到实惠,所以摈除原来县里统收统购的模式,直接引入外面的收购商来收购农副产品、药材等山里的东西,这一下比前两任书记抓捕小喽罗还狠呐。要知道原先模式下的收购权经过极为残酷的厮杀、血拚才形成相对固定的势力范围,樊书记咣当一下把这块蛋糕收回去,让外地收购商直接跟农户谈价格、做期货,人家能答应吗?”

  “哪些人?”
  肖冬一下子谨慎起来:“真正的大老板都躲在幕后,没有证据不能乱讲的,反正樊书记遇难后收购商们都被赶跑了,今年的收购重回老模式。”
  “到底有多大利润?”
  “举两个例子,一是山里长在悬崖峭壁上的樾枳草,是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重要配料,省城各大中药房按株收购,大的60元小的40元,顺坝当地呢论斤收,每斤80元!二是山里长的茶花覃,外地收购商给的价格是每斤200元,本地呢每斤25元,还挑三捡四,有斑点的、色泽差的按一半价格,都是暴利啊方书记,不夸张说每年单农副产品贸易就是几千万流入他们腰包!都说顺坝穷,穷的是老百姓和财政,那些黑社会背景的团伙、躲在幕后指挥的黑后台简直富得冒油!”

  “除了农副产品,他们还靠什么赚钱?”
  “全方位,什么赚钱他们就插手,强行入股、期行霸市、垄断价格,可以说顺坝已形成一张密密匝匝的大网,各行各业都置于他们掌控之下。交通工程,外地工程商进不来,本地工程商不敢做;娱乐消费行业,他们收取保护费;旅游市场被垄断,不经他们许可一辆旅游车都开不进……”
  “恶势力肯定不是铁板一块,总有帮派之分吧?”
  “有,按地域划分主要有三股势力……”
  方晟选对了秘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