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仍在治疗中,身体无大碍,勿念。
  看来她不知道我近期的遭遇,也罢,免得影响她的治疗。方晟悻悻地想。
  因为不便和省委组织部陪同人员一同乘车,方晟让白翎在省城住两天,等到顺坝那边安顿好再过去会合。
  从省城到清树大概四个多小时车程,因此中午一点整就出发,堪堪赶在市委下班前抵达,市委书记苏兆荣率部分常委接待了省组织部陪同人员,新市长还没上任,据说人选方面也遇到困难,苏兆荣目前是书记市长一肩挑。
  因为时间点比较敏感,晚上没设酒宴,苏兆荣陪同他们在招待所吃了顿工作餐,随后组织部陪同人员回了省城。方晟本想早点休息,苏兆荣却示意要单独谈话。
  “小方书记,对于你的上任我既表示欢迎又有些担忧,”苏兆荣坦诚说,“大概你听说了我死里逃生的事,以及顺坝两年三任县委书记都下场不妙。安全方面,我已选派市刑警队身手最好的三名特警提供24小时保护;人事方面我全面放手,包括县常委人选都充分听取你的建议;经济方面,樊诚健已经打开了良好局面,只要根据他的路子继续做就行,其它还有什么需要我尽管开口,我会设法调动一切资源及时跟进!”

  不知为何,从见第一次面起方晟就感到苏兆荣的热情——不是那种官场上的客套,而是发自内心的善意,目光中似乎蕴含长者抚慰晚辈的慈祥,令方晟心里暖洋洋的。
  “关于特警保护,之前几任县委书记也有吗?”方晟问。
  苏兆荣道:“前两任我们关注不够,等到樊诚健上任时我开始派人保护,可那天他着急了点,没等到值班特警到位就跟博士们一起进山,当然也不排除是偶发事故……尽管如此我们市委班子也没想到配备人员保护,结果廖市长……是我工作失误啊,眼看一位又一位同事倒在眼前!”
  说到这里他摘下眼镜,拭了拭眼中泪水。
  “一些关键岗位如纪检、公丨安丨、法院、检察院等强力部门需不需要继续掺沙子?”方晟又问。
  “这项工作市委一直在做,每年以干部交流的形式向顺坝输送十多名科级干部,也抽调当地年轻干部到其它县区任职,但顺坝特殊的环境对干部的腐蚀、胁迫和同质化是可怕的,不少交流干部为自保不得不同流合污或坐视不管,总不能一夜之间把干部全部撤换掉吧?市委也处于两难境地。”

  方晟感觉很新鲜,即使许玉贤那样知根究底、无话不谈的老领导,举手投足间毕竟有市委书记的架子,绝少象苏兆荣如此坦率地打开心迹,将实情娓娓道来。他问了很多问题,对顺坝的了解更加全面、透彻。
  第二天上午市委组织部李部长亲自陪同方晟前往顺坝,一行人坐的大巴车,后面有六七位全副武装的特警。市领导到顺坝视察特警似乎已成为标配,而且行程高度保密,不会事先告诉顺坝方面。
  顺坝县府办公楼坐落在城区南端,两幢八十年代的五层小楼相对而立,东面是县委楼,西面是县正府楼,纪委、宣传部、人大、政协等都胡乱塞在一处办公。这也是顺坝的特色,因为面积、人口和经济总量都很小,地理位置、环境又比较特殊,干部配备职数、部门编制相比其它县区要少得多。
  会议室只能容纳二十多人,李部长只召集了县委常委和副县长,相当于常委扩大会议,正式宣布方晟上任。接着厉剑锋代表班子成员表示欢迎,并表态将在新书记的领导下开创顺坝新局面。方晟也简短发言,要跟大家一起努力奋斗,共同让顺坝经济工作新上台阶。
  走完流程,李部长等人没留在这边吃饭,忙不迭乘车离开顺坝。
  目送李部长的大巴车消失在视野里,方晟召集县常委班子继续开会,按惯例先进行自我介绍。
  厉剑峰人如其名,四十九岁的他虎背熊腰,方脸浓眉,坐在那儿屹如山峰,形成很有魄力、不怒自威的气场。他说自己是地道的山里的孩子,从大山里出来后先是财政所财务人员,临时工,后来考事业编制,再考公务员编制,一步一个台阶做到县长位置,几十年没离顺坝半步。他还主动提起前三任县委书记遭到的不幸,自责对领导关心不够,没有及时提醒他们顺坝险恶复杂的环境——人文环境和自然环境。他说王涛和樊诚健的死其实都可以避免的,关键是要跟当地人打成一片,出行多留心周遭环境和警讯,只要小心一点、谨慎一点肯定没事。他还打趣说新来的纪委书记张真每次进山都戴安全帽,其实没必要的,真有落石滚下来坦克都经不住砸。

  县委副书记章雄安六年前就交流到顺坝,县领导班子里他的年龄、学历和资历最适合接任县委书记,然而连续四任都是空降,把他的雄心和锐气磨平了,如今变得愤世嫉俗,看什么都不顺眼。对于方晟,他一付不买账的样子;对于厉剑峰,他摆出井水不犯河水的姿势。苏兆荣对他的评价是四个字,特立独行。
  纪委书记张真去年刚刚调来,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被骗来的。毕业于名牌大学,入选省委组织部后备干部,入职后到省城近郊锻炼了两年就回省纪委机关工作,很轻松地提拔副科、正科、副处。去年下半年组织部找他谈话,说你的问题在于缺乏基层实职岗位的工作经历,这是个硬伤,档案里没有这个提不了正处,今后的路也没法走,现在给你两条选择,一是转到国企担任中层干部,享受正处待遇,后面如何发展看你的业绩和能力;一是到基层担任副处实职,组织上会根据你的表现考虑提拔。国企尽管目前来看收入、福利好些,但长远发展肯定不如公务员,张真毫不犹豫选择了第二条路,也没多问一句去哪儿。

  张真的处事原则很明确,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坚决不掺和任何权力斗争,也不掺和历任书记或硬或软的打击恶势力战役,而是就事论事做好本职工作,不逾越纪委的职权范围。方晟发现张真对厉剑锋有些畏惧,其实不单张真,其他常委都是如此,说话斟字酌句,提到本职工作面临的困难和矛盾时说几句就瞟下厉剑锋,唯恐惹恼他似的。
  政协主席吴维师是厉剑锋的前任,地道本地派,当了五年常务副县长、六年县长,转为政协主席可谓平稳降落。有人说他一手提携了厉剑锋,也有人说不是,两人关系也扑朔迷离,厉剑锋对吴维师敬而远之,吴维师对厉剑锋爱理不理,但也不愿得罪他。
  组织部长卢东、常务副县长吴大兵均为近两年交流干部,宣传部长蔡右铭、政法委书记穆宏则是本地干部,其中蔡右铭是厉剑锋的铁杆心腹,有传闻他和厉剑锋都与黑社会团伙有关。
  顺坝县常委会只有九人,恐怕是双江省职数配备最少的。九名常委五个是交流干部,可见清树市这几年也是煞费苦心,但苏兆荣提醒说不能简单地以交流干部和本地干部贴标签,实际情况远远复杂得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