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52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有一点,哪个部队的人都可以抽调,唯独第3航空兵旅是例外。空军的首长是绝对不会动第3航空兵旅的一兵一卒的。这里面的原因非常复杂,当然包括该旅作战能力强悍这一点。
  过去几十年,该旅都一直是空军首长最为关注和重视的部队,甚至首批装备当时最先进的苏霍伊系列战机。当年购买的第一批Su-27一共是十二架,全部装备该旅。当然,当时还是歼击机师。
  可以这么说,如果说第101试验步兵团是陆军部队的孵化型部队,那么第3航空兵旅就是空军的此类部队,而且是具有悠久而璀璨历史战绩的英雄部队!同时打过抗美援朝以及南海空战包括南疆反击战的空军部队,唯有这么一支。
  不夸张地说一句,第3航空兵旅是空军飞行部队的底气,是空军飞行部队的根。
  别说空军不愿意从这里抽调人员去海军,就算是愿意,海军也不敢要!那是人家的造血细胞啊!
  就是这么一支英雄的在首长们心中具有很高地位的部队,也到了航校招新。说是招新,实际上就是挑选飞行员。有资格自己挑选飞行员的部队有几支?除了海军航空兵大学这样的高等级院校,有哪个单位有那个资格去学校挑人?从来都是上级分配哪些毕业生过去你就接收哪些,没有讨价还价这个说法。
  但是,人家第3航空兵旅就有这个资格,一直以来都有这个资格!
  这已经不是地位超高的体现了,而是到了恐怖这一个级别!

  全军航校一年能出来多少飞行员?根本不够分!优秀的自然的是供不应求!谁不想要好苗子!说句诛心的,有好苗子,部队训练才能搞得更好,训练搞得更好才能出成绩,主官才有继续往上走的更大可能更好的前途!
  于是乎,又引申出第3航空兵旅一个其他部队都无法比拟的优势——该旅的军政主官无一例外全都走上了空军机关领导岗位。也就是说,谁担任了该旅的主官,就意味着未来的空军首长队列里,有他的位置。
  这是什么概念已经很容易理解了。
  所以,当张雄翼打听清楚过来挑飞行员的部队是第3航空兵旅的时候,一下子急了,连忙的找到李牧,顾不上喘匀了气,就说,“校长,麻烦大了。”
  李牧坐在办公桌那里研究毕业生档案,抬头看了一眼,道,“联合国军越过三八线了?”
  这几天的新闻都是朝鲜半岛危机,金三又闹脾气了,和推特闹了起来一个要死要活的另一个要打要杀的搞得很紧张的样子。
  “不是。”张雄翼压根就没听出李牧的调侃,他连忙坐下,说,“第3航空兵旅过来挑人了。”
  “来就来呗,别紧张兮兮的。”李牧说。
  张雄翼一看李牧还没反应过来,他道,“校长哟,是第3航空兵旅,是第3航空兵旅,就是驻扎在陆南的那个旅,他们来挑飞行员了!”
  李牧猛然一怔,“三旅?”

  他不得不重视了,他反应过来了。
  张雄翼苦笑着说,“嗨,咱们也是运气不好,怎么就碰上他们呢。航校拢共就那么几个尖子,他们是肯定要挑走的。”
  李牧皱眉,问道,“带队是谁?”
  “旅长高飞。”张雄翼说,“我和他是校友,我毕业那年他入学,可人家现在和我一样的是正师级旅长。”
  李牧的眉头微微跳了跳,“就是那个十年前在东海玩了一把空中手术刀的高飞?”

  “就是他。”张雄翼道,“这个人很不好说话,脾气大得很,性子硬,原来还是军区管理的时候,为了争几个尖子,军区首长的面子都不给,现在改革了,隶属关系有了变化,他更不给军区首长面子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不会给你李校长面子。
  看着李牧沉思下来的神情,张雄翼忧心忡忡地说道,“校长,航校今年毕业的飞行员里,达到我们优秀标准的就九个人,三旅肯定也是奔他们来的。咱们得想想办法,不然到嘴边的鸭子有可能就飞了。”
  李牧笑道,“开什么玩笑,我堂堂正军级单位,他一个正师级部队敢和我抢?”
  “他不是敢抢,而是不需要抢!”张雄翼苦笑着解释道,“校长,可能你有所不知,三旅有优先权,通常来说,他们先挑,挑剩下的,上面再根据情况分配到各个部队。校长啊,咱们毕竟是海军,和航校隔着一个军种呢,这一点你不能不考虑啊!”
  李牧若所有思,缓缓点头,“原来来头这么大。这个还真有点意思了,从来都是我李牧抢别人,还没碰到过谁敢从我嘴边抢肉吃的。”
  “校长,您老人家以前那些光荣事迹大家都知道,咱们学校教导航空兵旅的飞鲨可不就是你从人家二号航母舰载机部队嘴里抠出来的嘛。”张雄翼先拍了一记马屁,随即说,“可是三旅不是一般的部队。”
  “怎么个不一般发?”李牧问。
  他对空军的事情了解还真的不多,张雄翼虽然是海军,可他也是从空军那边过来的,又都是航空兵,自然的了解很多很深。
  张雄翼说,“校长,我这么跟你说吧,如果空军有十名王牌飞行员,那么就会有五名在三旅。意思是说,三旅能培养出空军一半的王牌。就是个比方,但我不觉得夸张,我了解三旅。”

  李牧很惊讶,“那这支部队还真有点意思!”  单论个人,恐怕没人能挑战李牧的威望,别说同级别的,甚至军区一级的一些领导干部,都是很难与他相匹敌的。
  但是,就集体而来,第3航空兵旅的地位也不是海军航空兵大学能够挑战的。因此,关于尖子的争夺,这一次,大家都很期待一场精彩的大戏上演。
  李牧很重视,当即让张雄翼详详细细地介绍了第3航空兵旅的情况,张雄翼花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详细介绍了相关情况。
  听完之后,李牧很慎重地说道,“看样子,这一次要吃独食是不行的了。这样,你不是和高飞是校友吗,约他一下,我亲自和他谈一谈。”
  张雄翼却是一愣,犹豫地说,“校长,您不必亲自去吧?他高飞再牛,也不能你亲自去啊。我先过去找他谈一谈吧,问题是怎么谈,您得给我一个底线。”
  略微思索了一下,李牧说,“让给他们四个人吧,我们带走五个。既然来头这么大,是空军的标杆,不给不行,给少了也不行。只能这么办了。”

  “明白了,底线是四个。”张雄翼道。
  李牧说,“好好谈,姿态放低点无所谓,第三旅毕竟是革命英雄部队。”
  “我明白,校长你放心。”张雄翼说,“事不宜迟,我现在就过去找他。”
  地方并不远,高飞他们也安顿下来有一阵子了,晚上估计校方会组织大会餐,大家见个面。这个时候找上门去谈,能够凸显出海航大这边的诚意。这无疑是放低姿态的一个重要体现。
  张雄翼见到高飞,哈哈大笑,“高旅长,好久不见!”
  他先举手敬礼。

  高飞一愣,连忙回礼,惊讶的说,“老张?这可使不得,快请坐。”
  日期:2018-03-02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