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江湖路》
第437节

作者: 夜雨花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阳也很惊讶,但眼下还不是深究此事的时候。他又问道:“您说开门时会发出很大的动静,那动静有多大?”
  “足以让大门附近的守卫听到。”那妇人说。
  “昨日徐乐也出了门,为何我们都没有听到动静?”齐阳不解。
  “那是因为你们没留心去听。那声音有些低沉,宛如铜钟声。昨日我送午膳到你们屋外时都听到了。”那妇人解释道。
  “也是说在这儿细听是可以听到的。”齐阳再问,“您在层时可能听到开门的动静?”

  那妇人想了想,答道:“没怎么留意。都是主子们的事儿,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能多管。”
  灵儿不知齐阳问这些做什么。
  “你们还打算救人吗?”那妇人问道。
  “当然。”齐阳肯定地说。
  “你们知道那些孩子被关在哪儿吗?”那妇人又问。
  齐阳点了点头。
  “那么隐蔽的地方都被你们找到了?”那妇人不无惊讶地说,“那你们还需要我帮忙做什么?”
  灵儿也看向齐阳。
  “首先,我们要拿到出门的腰牌。”齐阳说。
  灵儿与那妇人都皱了皱眉,这也太难了吧?
  “老夫有办法,只要大娘帮个忙。”齐阳说。
  那妇人直言道:“你们连大门都不知道在哪儿,费尽心思拿到腰牌又有什么用?”

  “老夫已经猜到了大门的所在,眼下只需要再确认一下。”齐阳说。
  “怎么确认?”灵儿忍不住问道。
  “申时徐乐会离开天圆山庄,到时便能确认。待他离去,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齐阳胸有成竹地说。
  “你怎么知道他会离开?”灵儿惊讶地问,“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
  齐阳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那妇人不禁心动,或许真能把那些孩子救出去。她说:“需要我做什么,你们尽管开口!”
  ---
  很快地,有人向徐乐禀报:“二公子,送饭的那个卢大娘适才去了吴神医那里。”
  “神医不是让她送些糕点过去吗?怎么了?”徐乐说。

  “她在吴神医的屋里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那个手下说。
  “送糕点需要很长的时间吗?”徐乐问。
  “适才小的特地去问了卢大娘,她说近来腰疼,向吴神医求了个方子。”那个手下又说。
  “那不是了。你觉得和一个送饭的仆从闲聊几句那吴疆能做点什么吗?”徐乐不以为然地说。
  ---
  申时快到了,那妇人,也是卢大娘,按齐阳的吩咐送了点酒水和糕点给陈秉达。
  陈秉达又像往常一般在书房里练字,他示意卢大娘将酒水放在一旁,继续提笔。
  卢大娘故意将酒水放在陈秉达的左手边,然后转身往外走。
  陈秉达抬眼看了下又被掩的门,稍稍动了下衣袖,也不知怎么酒壶突然倒了下来。酒水撒了一桌,还有些沾到了他的衣袍。
  “哎呀!我的字呀!”陈秉达着急地大叫起来。
  故意没有走远的卢大娘赶紧回到屋里,故作惊讶地问:“陈公子,这是怎么了?”
  “你把酒水放我手边做什么?”陈秉达一边抢救那些还没沾到酒水的字帖,一边责怪道。
  卢大娘没有为自己辩解,她是故意将酒壶放在那儿,好让吴神医从外头用暗器将酒壶弹倒。

  “您身都是酒水,小妇人给您擦擦吧!”卢大娘也不等陈秉达回应,直接从衣袋里拿出一块抹布往他身抹去。
  一股难闻的鱼腥味突然散发了出来。
  “你给本尊住手!”陈秉达怒喝道,“这是什么臭味?你不知道本尊最讨厌鱼腥味吗?”若不是气急了,陈秉达也不会再自称“本尊”。他已有好久没这么称呼自己了。
  “啊!是小妇人忘了。拙夫刚杀了条鱼,这抹布沾了些腥味。”卢大娘忙解释道。
  “算没有腥味,你也不能拿抹布往我身抹吧?”陈秉达怨恨地说。
  “小妇人去给您准备洗澡水吧?”卢大娘歉然道。
  “还不赶紧去!”陈秉达说完,开始嫌恶地脱外袍。
  卢大娘赶紧离开了屋子,暗暗松了口气。这位陈公子虽然脾气不好,但从未见过他在一怒之下杀人泄愤的。适才那么折腾他,妇人多少还是有些害怕。

  隐身窗外的齐阳也松了口气,没想到陈秉达离开黑莲神教之后居然收敛了杀戮之心。若是在之前,有人敢这么触怒他,怕是早被他碎尸万段了。
  ---
  不一会儿,陈秉达舒服地泡在木桶里。
  齐阳趁机潜入,隔着屏风,从陈秉达挂在衣架的干净衣袍里拿出一块刚刚才被放进去的腰牌,然后他又悄悄地回到了他们住的小屋里。
  灵儿见齐阳平安归来,悬了半天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腰牌到手了吗?”灵儿问。
  齐阳点了点头,把腰牌给灵儿看。
  “不知徐乐事后追查起来,会不会连累到大娘他们。”灵儿担心地说。
  “到时可以带着他们一起离开。”齐阳说。
  “他们肯离开这儿吗?他们已经在这儿待了十几年,怕是早把这儿当家了。”灵儿说。
  “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了。”齐阳说。
  “接下来我们还要做些什么?”灵儿问。
  “等,等徐乐离开。”齐阳答道。
  “第二处出入口到底在哪儿?”灵儿终于找到机会问齐阳。
  “在下也不知道。”齐阳也没打算瞒着灵儿。
  灵儿惊讶地说:“可你不是对大娘说你已经猜到了?”
  “只是猜到了,但在下并没有多大的把握。”齐阳说,“起初在下猜测第二处出入口会在下层。整个天圆山庄的守卫多集在层和下层。和层起来,下层更方便出行。而今日听大娘所言,在下再次确定了这个猜测。”
  “这是为何?”灵儿虚心求教。
  “徐乐搬进天圆山庄这么久,大娘他们却不知另一处出口在哪儿,是因为他们一直待在层,偶尔到下层也很难碰到徐乐正好要出门。再则开启出口时会有挺大的动静,会让周围的守卫都听到,但大娘在层时为何没怎么听到过?离得远不说,周围还有瀑布,水声太大将声音掩盖了过去。”齐阳分析道。
  “有道理。”灵儿说。
  “但这些都只是在下的推测,还无法确定。”齐阳皱眉道。
  申时刚过不久,卢大娘将晚膳送了过来。!
  “二公子与陈公子正在下层用饭。”卢大娘说道。

  “那咱们只要在这儿盯着便可确认另一个出入口到底在层还是在下层。”齐阳说。
  “晚些时候还要救人,神医还是先吃点东西吧!”灵儿担心齐阳饿着,忙说道。
  日期:2018-04-19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