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2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宫兜铃扭动着尾部,宗主加重了踩踏的气力,疼得她仰起半身。
  不能坐以待毙,她努力适应用腰部力,让身保持直立的状态,转手冲宗主劈去。
  宗主身形动都不动擒住了她的手腕。
  “千踪万影手?”宗主冷笑,“我也会。”
  说罢,用力一拧,将她手臂整个拗到后背。
  南宫兜铃痛的用另一只手拍打地板,“放开我!”眼疼出了泪光。
  更令她诧异的是,对方真的会引魂派的独门绝学千踪万影手,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头?
  不止会复制密言宗的法术,还会复制她引魂派的功夫。
  “还没有惩罚你,不要着急。”宗主将她手臂压在地板,凭空变出一只尖尖的木筷子,用力插进她的手背,将她手掌整个钉进木地板。
  她哀嚎起来。
  鲜血汩汩从她手心里流出。
  他撤开脚,南宫兜铃腰部以下的雪白蛇尾在痛苦疯狂的扫荡,家具仿佛有生命一般,自动自觉的挪到角落,躲开她尾巴的碰撞。

  宗主趁她还未在痛楚恢复理智,抓起她另外一只手,也是紧紧的摁在地。
  南宫兜铃虚弱的喘息着,摇头,“不要……”
  宗主毫无怜悯,又变出一根木筷,刺入她的手背。
  南宫兜铃在剧痛用额头微微撞击地面。
  尾巴渐渐无力的贴着地面左右摆动。
  宗主盯着她的尾巴尖说:“筷子似乎不够长,不过没关系……”

  他说着,掀开旁边的灯笼罩,拔掉里面的红蜡烛,拿起底下的金色烛台,烛台承盘用以固定蜡烛的尖钉修长锐利。
  南宫兜铃眼睁睁看着他提着烛台朝自己走来,钉入地面的手拼尽余力想拔出来,可是一切都是白费功夫。
  宗主定然在这两根貌似普通的木筷子头下了法术,叫她挣脱不能。
  宗主拎起她脆弱纤细的尾巴尖,拖过来,丢在她脸旁边,“给你亲眼看着,较过瘾。”
  宗主雪白的牙齿泛着寒光。

  她的身和尾部呈现“u”字形,她看见他高举尖锐的烛台,刺进她尾巴。
  南宫兜铃凄厉的喊叫出来,钻心的疼。
  然而,真正的痛苦这才开始。
  宗主抬起手,伸向天空,天花板轻灵的落下一根带刺的皮鞭。
  南宫兜铃来不及反应生什么事,空气里出劈裂树叶般的风声,背一阵火辣辣的灼热。

  她回头,仇恨的瞪着他,竟敢用皮鞭抽她?
  “这眼神不错,看见你男朋友倒下去的时候哭个不停,现在反而倒不哭了,还凶巴巴的瞪我,你胆子不小。”
  “别说我南宫兜铃没有警告过你,你今天要是抽我不死,来日我定让你粉身碎骨!”南宫兜铃说到做到,她若是能逃过这一劫,非要对这魔头以牙还牙。
  “我好怕啊。”宗主稚气未脱的脸蛋浮起一丝恶鬼才有的凶狠,扬起皮鞭,咻咻的连续抽打她五六十下。
  南宫兜铃咬牙忍耐,背的袈裟已在皮鞭的凌虐下变得支离破碎。
  肩胛骨显露在空气,布满血肉模糊的裂痕,在剧痛颤动。

  她的蛇尾也被抽得稀巴烂,鳞片绽开,露出粉色的肌肉,血染红了她身下的木地板。
  宗主卷起皮鞭,单膝跪在她眼前,托起她下巴察看。
  南宫兜铃依旧用那副绝不屈服的眼神看着他,虽然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虚弱且倦怠,但她的目光自始至终没有流露出一丝怯懦。
  为了忍痛而咬出血的嘴唇微微冲宗主扬起微笑,她的不羁和骄傲令少年皱眉。
  绝望反倒令她更加顽强,他的惩罚丝毫没有击垮她。
  南宫兜铃嘲讽:“怎么,这打累了?你也不过如此。”

  明知这么说定会激怒敌人,但她是忍不住要唾弃他。
  “傻瓜,没看过电影?说这种台词,只会换来更多的挨打。”宗主用皮鞭拍拍她的脸,“我不喜欢不听话的人,你乖点行不行?对我服句软,我收手。”
  “你才是没有看过电影吧,途服软的角色,都活不到最后。我一没害你,二没欠你钱,你凭什么惩罚我?我又凭什么对你服软!”
  “因为我你厉害,弱者对强者低头,天经地义,现在我是强者,你是弱者,你跪舔我是应该的,不然的话,吃亏的只会是你自己,弱者自保的方式,只有巴结强者而已,动物世界知道吗?孱弱的小猴子都得无条件的伺候猴王。”
  南宫兜铃不接话,只是用眼神告诉他,要她服软是不可能的。
  宗主眉心一皱,又变了张脸。

  他简直是个人格分裂的类型,一会儿天真烂漫,一会儿阴险歹毒,两种人格转换的流畅自然。
  他将皮鞭哗啦一声凌厉甩开,皮鞭忽然着火,成了一条带刺的火鞭。
  “叫你嘴硬!”宗主狂的抽打她,已经顾不优雅的姿势,额头遍布汗水。
  南宫兜铃在滚烫的火鞭肆虐下感受到何谓地狱,觉得皮肤已脱离了骨头。
  她背的皮肉好似炸开的鞭炮,皮鞭的倒刺将她整个脊背翻开,碎肉纵横,伤口又深又长。
  宗主好似走火入魔,疯了一般,竭尽全力的虐待她。
  南宫兜铃再也承受不住,视线一黑,晕了过去。
  **的脚心凉,低头看去,散着幽蓝光芒的冰块铺满整个地面。

  四周一片漆黑,只有她走动的这一小块范围出幽蓝光芒。
  南宫兜铃在寒冷慢慢踱步往前,疑惑自己为何会在这种冰天雪地般的环境里头。
  她身穿着普通的夏季连衣裙,是她在家里经常穿的那件,沿着直线前进,这块冰地似乎无边无际,不知走到何时才是终点。
  一声温柔婉转的叫唤回荡在四周,引起连绵不绝的回音,分不清声音的来源,只觉得离自己很近。
  南宫兜铃转动身体,寻找是谁在说话。

  “我的女儿……”
  南宫兜铃吃惊的说:“谁是你的女儿?”
  “兜铃,你的封印解除了……去找芸隐香……掩饰你的妖气……否则……盂兰节将至,不镇住你的妖气,你将会妖性大,滥杀无辜,彻底失去控制……”
  “你是哪位?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你是半妖,是蛇和人结合后诞生下来的孩子。”

  “我不是半妖!我是人!不要诬赖我!”
  “兜铃,接受事实,我对不起你,不能在你身边保护你,你一个人面对外面那个险恶世界,要小心……”
  “你把话说清楚,你到底何方妖孽!”
  周围顿时一片黑暗,寒冷的风迎面袭来,南宫兜铃打了个寒颤,苏醒过来。
  睁开眼睛,现她仍然在通天塔内。
  只是四周没了绫罗帐帘和华丽的家具,恢复成她一开始踏进来时那种空荡荡的场景。
  偌大的木地板,只有她躺在面。
  双手依旧给木筷子钉在地板,扭头一看,双脚却得到了解放。
  日期:2018-03-01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