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31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这里面难道只有一层?”南宫兜铃抬头盯着天花板,位于在遥远的空,只是一个小点点;
  她还以为这里面起码要隔开有一层层的空间,像真正的楼房那样。
  谁知道她只是进来一个空荡荡的大方柱里头而已。
  宗主随地一坐,木地板以某种特的形式分开,一张别致的木质小茶桌从地板底下升起来。
  桌又陆续浮起灰色的茶具。

  南宫兜铃的后背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压迫感,有暗器偷袭她!
  她赶紧转身,出夺魄升天拳的防御招式。
  一盏小灯笼一边从地面升起,一边冲她飞来。
  她立即侧身避开,小灯笼停在茶桌边,灯罩里徐徐燃起昏黄的烛光。

  宗主坐在地伸了个懒腰,无数灯笼从天花板如繁星降落,红色的绫罗帐帘曼妙的垂落在四周。
  南宫兜铃看着各类家具井然有序的出现,好像一个个活的物体,空荡荡的环境一下子富丽堂皇起来。
  而且极有品味。
  宗主已经趴在桌子边开始默默在剥橘子吃。那盘橘子也是莫名其妙从桌子里“生长”出来的。
  南宫兜铃紧紧盯着他。
  宗主用手指头敲了敲桌面,“像根木头干啥?坐下。”

  她才不会领情,这样还对得起李续断吗?
  “你到底是谁?”南宫兜铃询问,这是她目前最想要知道的事情,“你总该有个名字。”
  “你可以叫我宗主,认识我的人都这么叫我。”
  “什么门派的宗主?”
  少年嘴的笑容消失,他嚼着橘子说:“我的门派说出来,想必你也不知道,是个新的门派。”
  “新的门派?”南宫兜铃蹙眉,“再怎么新,也得有个名头,怎么?名字太难听,不好意思说出来?难道你是狗屎宗的?”
  少年的纯真也从瞳孔不见,蒙了一层寒冷的阴影,“不过是只半妖,说话这么嚣张。”
  南宫兜铃回头看了看空无一人的身后,“半妖?说谁呢?”

  “我眼前还有谁?”
  “我?”南宫兜铃用手指着自己鼻子,接着耸起肩膀大笑,“你耍我。”
  “别告诉我,你对变成蛇的那段经历,毫无记忆。”
  南宫兜铃语塞,她竭力在肚里翻寻借口,“那是因为……我过蛊毒的后遗症……”
  “蛊毒会让一个人变成一条蛇?从未听说过。你是蛇。”
  “我不是!怎么可能,我是人,活生生的人!”

  “没说你不是活生生的。”
  “我是货真价实的人!”南宫兜铃伸出双手,“你看,有手有脚的,哪一点不像人!你别乱冤枉我!你休想整我,我绝不当!”
  少年不再说话,桌浮起一个雪白的瓷瓶。
  少年把瓷瓶往前一推,“喝了。”

  “这是什么?”
  “我用最简单的方式来验证我的话,你喝掉它,可以证明我没有冤枉你。”
  “什么怪的饮料?你下毒了吧?”
  “雄黄酒而已。”少年拿起茶杯,重重的砸在桌面,“不敢喝?怕了吧。”
  “万一是要我命的毒酒,我这么喝下去,不傻吗?”
  “要杀你,用不着下毒。”
  南宫兜铃想想,他说的也对,李续断和司马长眠都她厉害,却在这位宗主面前不堪一击。
  “这样吧。”少年向茶杯里倒了一杯,仰头喝掉,“我先喝一口,证明没下毒。”
  “反正我不是白痴,来路不明的东西我是打死都不会喝的。”
  宗主歪着头看她,天真烂漫的笑容重新回到脸,“你不吃不喝,能熬几天?你是半妖,不是神仙,进食还是需要的。饿不饿,要不要吃颗橘子?”
  “你再半妖半妖的叫我,姑奶奶一脚丫子踹死你。我不会吃你给的任何东西!你到底卖什么关子?”
  “踹死我?哈哈。你近得了我身再说。”
  “要么杀我,要么放我,你休想在这里困住我!”南宫兜铃跳过去,一拳打向他面门。

  手掌还未伸到他桌子前,脚下的地板猛地往后退缩,南宫兜铃双脚不稳,脸朝下扑在地面。
  抬起头,觉得嘴唇热热的,伸手一摸,鼻血横流。
  好痛。
  她不愿此认输,再次跑向他,高高跃起,双脚离开地面,看他这次怎么使诈。
  她凌空踢向少年的脸部,四周悬挂绫罗帐帘咻咻飞起,铺天盖地的卷过来,试图将她缠住。
  南宫兜铃立即收回招式,单膝落在茶桌,俯低身体,避开这些帐帘。
  她望着近在咫尺的宗主,眼神多了一抹耻笑,“谁说我近不了你身……哎呀……”
  她瞬间疼的五官扭曲。
  宗主正在用一支木筷子戳在她手背,带着残忍戏谑的笑意。

  “哪来的筷子……松开松开,手背要戳穿了……”她用另外一只自由的手握住宗主的木筷,用尽全力和他抗衡,这家伙力气好大!
  她竟然半分也挪不开。
  宗主也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抓起装着雄黄酒的瓷瓶,劈头盖脸浇灌在她脸。
  南宫兜铃的双眼霎时间给酒精辣的睁不开。
  她跌下桌子,在地板翻滚,眼睛好痛。
  下一秒,她感到自己的肌肤正在慢慢的干枯,裂开,努力睁眼察看,双手表面再度浮起无数密集的鳞片。
  她骇然失色,又来?
  双脚好像粘合在了一起,笨拙沉重,她扭头一看,差点吓得晕倒,自己腰部以下变成了蛇的尾巴。

  她觉得自己全身都在慢慢的膨胀,血管深处不停的发热。
  宗主蹲在她面前,摇晃着小酒瓶,“酒不够多,只能让你变化成半人半蛇的程度,要不你多喝两瓶,能彻底现出真身了,你可知道你的真身有多粗壮?好似这么大!”
  宗主兴奋的用双手划着,“除了你母亲以外,我还真没见过这么大的蛇。”
  南宫兜铃心一缩,困难的撑起半身,揪住宗主的外套,“你说什么!我母亲?”
  宗主微笑,推开她,走到她背后,伸手摸着她的蛇形尾部,“好光滑,蛇鳞很漂亮,和你母亲一模一样,她也是一身的雪白。”
  南宫兜铃下意识的腾起蛇尾,扫向他,“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宗主起身,鞋子踩住她袭来的尾部,“开什么玩笑?我让你变成这样,是给我当玩具玩的,可不是来攻击我的!”
  他的表情突然间变得凶残起来,“不听话的小东西要受到惩罚!”
  空气里弥漫着不祥之兆。
  宗主微微收敛了一些践踏的力气,好像在观察某种异的事物。 ! ?
  南宫兜铃觉得后背有东西在蠕动,肩膀边忽然堆积着长长的头。
  她那乌黑的丝随着她变成半人半蛇之后,嗖嗖的变长,又浓又密,一直盖住她的腰部,才终于停下生长。
  宗主挽起她的一缕丝,握在手心里检查,“原来变成半妖状态时,头也会起变化。蠢货姐姐,你现在多了点女人味了。”
  南宫兜铃厌恶的看着他,觉得他触碰自己的头简直是种侮辱,她从他手心里拽回自己的头,“别碰我,你没资格。”
  酒的作用久久不退,令她全身皮肤如同煮熟一样备受高热煎熬。
  她随即瘫软的趴回地面。

  如今,热对她来说竟成了一种折磨。
  纵使体温高涨,浑身却不见出汗,只感到内脏似乎要在体内胀爆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