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1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坦白说吧,现在上上下下都怀疑顺坝县长厉剑锋就是恶势力后台!他从常务副县长起已在顺坝做了十二年,根据干部异地交流规定他早该离开顺坝,可他死活不肯挪窝。樊诚健意外身亡后清树市领导觉得不能听任厉剑峰继续盘踞,遂决定强行将他调离,如果拒绝就地免职!就在市委召开常委会前两个小时,廖市长从工地剪彩回来途中遭到车祸当场死亡,”于道明道,“据说本来市委书记苏兆荣也是暗杀目标,因为对方预备了两辆车进行自杀式冲撞,但苏兆荣身体不舒服中途去了医院,侥幸躲过一劫,只是强行调离厉剑锋的事再也无人提起了……”

  “朗朗乾坤哪有这样的荒唐事!”方晟愤慨地说,“我不信庞大的国家机器对付不了一个小小的流氓县长!这会儿派一车武警到顺坝实施抓捕,厉剑锋敢反抗么?反抗就运用军队!”
  于道明道:“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早在王涛当县委书记时就组织纪委、审计等部门精英暗中调查厉剑锋,出乎意料的是他非常清廉,存折、卡里只有工资发生额,银行存款不到三十万,别说跟那些黑社会团伙,与家里亲戚朋友都没有经济往来。而三任县委书记抓捕的嫌犯没一个指证厉剑锋,所谓怀疑他是恶势力后台的说法,纯粹是逻辑推断,我们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可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对吧?”

  “我明白了,厉剑锋是隐蔽性强、反侦查能力突出的狡猾对手。”
  “赞同你的观点,他也许是你……不夸张地说出道以来最难缠的对手,要做好充分准备,万一顶不住随时撤退,未必在顺坝做满任期,这点权力我还是有的,毕竟要把安全放在首位,不必在意多耽搁两三年,你认为呢?”
  方晟笑笑道:“老实说此刻我心里也没底,走一步看一步吧,或许我会哭着喊着离开,或许哭的是别人。”
  于道明拍拍他的肩:“那就这样说定了……嗯,除了白翎你还需要带谁过去?不是正处级实职都好办。”
  “我自己跳火坑不能再坑人家,算了。”方晟说。
  从会议室出来,朱正阳已在走廊等了很久,见了他勉强笑笑,道:“实在不好意思……”

  方晟知朱正阳已打听到顺坝县的凶险,搂着他的肩道:“祸兮福之所倚,没准坏事变好事儿,走,跟我回江业,今晚来个彻夜长谈,明早开个常委会简单交接一下我就去省城——不必搞欢送之类的仪式,我这人见不得伤感的场面。”
  朱正阳深知他的禀性,点点头道:“行,一切听从你安排。”
  车子缓缓驶入县府大院,出乎意料的是大院里每个办公室都亮着灯,院子里站着黑压压的人群,里面有县委常委,有县正府领导,有各部门负责人,更多的则是普通办事员,两年多了,有的人方晟甚至没见过。
  方晟愣住了,呆在车里不知所措。朱正阳喃喃说老天,三滩镇那一幕重演了!
  慢腾腾下车,方晟强装笑容道:“同志们,我把江业新任县委书记带回来了,大家欢迎!”
  无人鼓掌。
  良久季亚军率先走出人群,来到方晟面前深深拥抱,紧接着是仲安、淡忠守、房建军、俞鸿飞……十多人后渐渐改为握手,每个人都双手紧握方晟的手用力摇晃,一切尽在不言。
  朱正阳站在身后默默看着,脑海里却回想方晟被省纪委双规归来后的感人场景,那顿酒大家都醉了……
  等最后一个人握完手时间已过去半个多小时,院子里气氛很压抑很沉闷,大家都不说话,此时说什么都不合适。

  不知何时天空中飘起了小雨,打在大家头上、衣服上,可没人动弹,还是紧紧转着方晟,仿佛要站到天明。
  还是吴玉才机灵,站出来说了几句场面话,方晟则劝大家早点回家,说以后会常回江业看望。好说歹说院子里的机关干部们才依依不舍散开,方晟则趁机召集县领导们开常委扩大会,正式介绍新任县委书记朱正阳。
  朱正阳环顾全场,道:“刚才我深深体会到了大家对方书记的感激和怀念之情,其实我跟大家一样也经历过类似场面。我跟着方书记在三滩镇搞企业改制,跟着方书记从无到有建设沿海观光带景区,比各位更深切了解方书记的才华和人格魅力。今天在这里我只想说一句,那就是我一定会接过方书记大力发展江业新城的旗帜,与在座各位共同奋斗!”
  话说到这个程度,县领导们都知道朱正阳是方晟一手提携的心腹,有他在江业掌舵,必定能保证方晟制定的各项规划得到贯彻落实。
  接下来鼓掌一定要方晟说话,方晟再三推辞,掌声始终不停,无奈之下他摆摆手,道:

  “从三滩镇到江业,我经历了多个岗位,但总不习惯最后的离别,为什么呢?离别很伤感,我却希望大家都快乐。俗话说得好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方晟,还有在座各位都不可能一辈子在江业,不过只要在这里哪怕一天,总得留下一点东西,给老百姓做一点实事,将来退休了,闲下来了四处走走,来到江业随便敲开人家的门,问你知道方晟吗?我希望听到回答是,记得那个人啊,是个办实事的小干部……”

  常委们哄堂大笑。
  “能有这句话,我想就足够了。江业新城没有方晟,正阳书记同样会做得很好,我俩从三滩镇配合到现在,这一点我很有信心。明天我要去顺坝报到了,刚开始可能会很忙,但顶多半年我会回江业走一走,希望到时小洋葱西餐厅的生意依然火爆,景山寺游客依然络绎不绝,小区建设已经初具规模,到时陪大家喝酒,怎么样?”
  常委会轰然叫好,朱正阳随即宣布散会,大家又一一与方晟握手道别。
  当晚朱正阳就在方晟宿舍聊了一夜,白翎则忙着收拾行李,大包小包整理了六个行李箱。

  清晨天刚蒙蒙亮,方晟和白翎便驱车离开江业,朱正阳独自站在招待所大门口,目送吉普车疾驰而去。
  出乎意料,对于顺坝之行尽管方晟充分说明危险性,白翎非但不感到害怕还颇为向往。
  “这段时间快憋出病来,真想跟人狠狠干一架!”
  方晟警告说:“你的任务是贴身保护我的安全,而不是打架,如果混淆这一点就别去了。”
  白翎撇撇嘴:“贴身呀,贴身我都难保证自己的安全。”
  功力大减的她到了床上愈发招架不住他的凌厉攻势,每当实在无法承受时总问他“赵尧尧怎么求饶的”“周小容怎么求饶的”,这样的问题如火上烧油,引来他更凶猛的进攻,最终她以一败涂地告终。
  干部异地交流需要由省委组织部派人陪同,方晟到省城报到后约好下午动身时间,抽空跑到省发改委找爱妮娅,如预料的那样铁门紧闭,办公室自然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没办法只能拨打她的手机,奇怪的是虽然打通了却没人接,直到中午爱妮娅才回了条简短的信息:
  日期:2018-04-18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