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400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正阳任江业县委常委、县委书记,免去其万水县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县长职务;
  免去纪天越清亭县县委常委、县委书记职务,调任黄海县委常委、县委书记;
  免去樊红雨清亭县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县长职务,调任万水县县委常委、县委副书记、县长。
  此外骆常委视察过的清树市也进行了密集人事调整,凡被批评的县区领导全部被调离,但没有降职、降级,基本是平级调动,体现了省委组织部处理此次事件的谨慎和稳妥原则。
  许玉贤与钱浩相互挪了个位置,并无不满;吴郁明意外地没捞到好处反而平级调到关系较为复杂的舟顿市,情绪不太高;最高兴的要数朱正阳凭空捡了个金元宝,几个月前才提拔县长,如今又接任方晟的县委书记,江业新城蓝图早已成形,接下来无非进一步推动而已。当然他知道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这一步的推手八成还是方晟。
  正如当年先后从方晟手里接过三滩镇书记和景区管委会主任一样,他的任务就是忠实执行方晟的规划,把江业新城从规划落实到实实在在的新城市。

  组织部谈话的当天晚上,于道明专程从省城赶来与方晟进行一席长谈。
  “去顺坝县是所有选项中最坏的结果,这件事我尽力了,但没办法,骆常委办公室还没放过,几次打电话给肖挺和何世风询问处理情况,压力都挺大,”于道明开诚布公道,“对于顺坝县你了解多少?”
  方晟苦笑:“今天头一回听说。”
  于道明从兜里取出一张打印的网络论坛截图,上次有个耸人听闻的标题:两年内县委书记两死一病,顺坝县成了“死亡之地”?
  方晟象受到惊吓似的抬起头:“两死一伤,我是第四任?”
  “恐怕是,”于道明叹息道,“且听我细细道来……”
  顺坝县位于清树市最北端,四面环山,交通不便,只有一条路南接清树、北通鲁川省,经济落后,民风剽悍,历来是是非之地。从整体经济情况上讲清树市优于梧湘,但顺坝很大程度拖了后腿,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去年全县财政收入比三滩镇还少一百四十万……
  方晟又吓了一跳:“情况这么糟糕?三滩镇在双江各乡镇排名并不很靠前!”

  “如果仅仅穷倒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一个存在已久的痼疾……”
  顺坝县由于特殊地理条件,长期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几十年来一直存在黑社会团伙性质的恶势力,牢牢控制酒店、宾馆、商场、超市,暗中开设**甚至贩毒。可怕的是当地很多干部都被收买或胁迫,甚至渗透到县领导层面,清树方面多次组织打击活动均无功而返。
  为了加强对顺坝县的控制,加强清理当地恶势力,前年起清树市一反县委书记从当地提拔的惯例,委派以手段强硬、嫉恶如仇而著称的市委办副主任王涛空降顺坝。上任伊始王涛专门成立打黑办,他亲自担任组长每天督查督办,每发现一起线索立即组织会办,并责令检察院快速处理,法院从重从快判决。短短三个月在追捕过程中打死打伤七人,抓获黑社会团伙成员二十多人,最长判处十五年,最短也有三年多,一定程度内对恶势力形成了震慑。一个周末的傍晚,王涛乘车从顺坝回清树途中,经过山路弯道时与迎面满载水泥的卡车相撞,车内三人全部遇难。

  第二任县委书记叫雷俊,原是邻县的县长,擅长沟通和调解,曾在一起暴力抗拆事件中花四个小时成功说服对方扔掉汽油瓶而名声大振。他对付恶势力的手段趋于柔性,采取分化和诱降的方式,利用一些蝇头小利让黑社会团伙之间狗咬狗,相互举报,警方由此挖出的成员数目比王涛在任时抓的还多。雷俊并不放心当地司法系统,全部移交清树市集中审判,同时大力从其它抽调科级干部过来“掺沙子”,取得一定成效。然而好景不长,在一次酒宴上雷俊突然抽搐不止,紧急送往医院后诊断为食物中毒,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至今还半死不活地躺在床上。

  第三任也就是上任县委书记是省委组织部后备干部樊诚健,北大经济系研究生,留洋博士,在省财政厅短暂挂职后被下派到万水县做了两年县长,之后转任顺坝县县委书记。组织部的想法是既然打击恶势力的阻力太大,不妨先抓经济,把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新上台阶后,再回头解决恶势力的顽症。这位高学历高智商书记上任后果然不负重望,想方设法招来投资商大力发展当地特色食品加工,组织山里青壮劳动力到外地打工,同时请来众多同学、朋友进山开展调研,经过科学论证和环保测试,提出批量种植十四种山区农副产品并形成加工一条龙产业,大半年前使得顺坝经济大有起色,居民平均收入比往年提高十六个百分点,前景一片光明。

  听到这里方晟叹了口气:“可惜又挂了,是吗?”
  于道明也叹了口气:“表面看还是意外。两个月前樊诚健和一班博士到大山考察培育一种受市场欢迎的野生茹,经过深涧时木桥突然断裂,樊诚健和另一位博士不幸坠落身亡。唉,如网络上所说两年内三任县委书记两死一病,还有谁敢去那个死亡之地?跟仕途相比,命更值钱对不对?所以考察了一批又一批都被拒绝,县委书记人选一直搁置在那儿。”
  “偏偏碰到我这个冤大头是吧?”方晟道,“我可不可以拒绝?”
  “实际上不可以。樊诚健与骆常委的孙女是校友,他的遭遇骆常委也有所耳闻,因此当听说省委把你发配到顺坝,他也没说什么,相当于默许了双江的处理方案。反过来说如果帮你挪到别的地方,骆常委那边或许没那么容易过关,肖挺、何世风那班人又要睡不好觉了。”

  “牺牲我一个,挽救一班人。”方晟幽幽道。
  于道明干咳一声,有些尴尬地说:“这事儿我跟老爷子商量过,去顺坝确实有一定风险,但熬过去必定又是浓墨重彩的一笔,嗯……这个……近期尧尧在香港待产,我觉得可以请……白小姐负责你的安全……老爷子也认可了……”
  于家的人请白翎陪伴方晟赴任,可谓滑天下之大稽,然而在顺坝当县委书记真是玩命的勾当,来不得半点含糊,若非有白翎这等身手、这等背景朝夕相处,还真提心吊胆,所以强势如于老爷子也不得不承认白翎的存在。
  方晟无所谓。早在江业白翎就以妻子身份公开露面,反正天大的事有白家顶着,他才不管外面闲言飞语。
  “我还有两个要求,刚才组织部谈话时也说过,在叔叔你面前再强调一下,”他正色道,“一是组织上要放手让我在顺坝抓工作,不要动辄过问或干涉;二是清树市领导特别是书记、市长要绝对支持,不能暗地里下绊子。”
  于道明又是长叹,道:“这两点毫无疑问。关于顺坝的问题网络上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清树也因此牺牲了一位市长——这件事严格保密,外界知之者甚少。”
  “啊,顺坝恶势力居然把手伸到清树?”方晟觉得不可思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