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偷四爷:鲁西南贼王和他的侠盗帝国创业史》
第66节

作者: 有毛僧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二姐,你到底怎么了?我天明取了黄金就带你看医生。”鸭屎声音都有点变形了,很激动地说。在鸭屎眼中,黑蜘蛛是她的师姐,更是他的亲人。他本就是个没有任何安全感的人,见黑蜘蛛身上流血了,则更加不安。
  黑蜘蛛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不要叫唤好吗?女儿家长大后,每个月都会流血一回。这是自然现象,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你年纪还小,不知道罢了。这事本就难以启齿,你非要问长问短的,让人羞死了。”
  听黑蜘蛛这么一说,鸭屎才顿时明白,这原来是二姐生理期到了。他顿时害羞地低下头,不敢再多说话。其实,他当然知道这些事情,只不过第一次这样直白地看见,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过了一会让,他才重又打破沉默道:“你怎么不早说啊。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这有什么好说的。再说,女儿家的事情,哪能什么都说啊。”
  “你身上为何会这么冷?”
  “身体流血,比较虚弱,当然不抗寒了。每到冬天,尤其严重,需要用热毛巾捂着。”黑蜘蛛说,“哎呦,这回风一吹,雨一淋的,更疼了。我估摸着,也有可能会感冒。”
  “你把我的这件衣服披上吧,”鸭屎连贴身的内衣也脱下来,披在了黑蜘蛛身上。这件衣服经过鸭屎燥热的身子暖了一会儿,相对干燥点。
  “你别着凉了。”
  “没事,我一直摇船,冻不死。”
  过了一个多小时,雨小了很多,鸭屎重新撑船,朝县城飞驰而去。过了微山湖,鸭屎驶入微山段的老运河。他们并没有直接去微山,而是在县城边上运河旁的郊区寻了一家老客栈。这里房间极为老旧,但是很安全,往来的人比较少。
  鸭屎将自己的外套拦腰系在黑蜘蛛的腰上,挡住了她的臀部。他扶着黑蜘蛛住进了客栈。到了客栈里,黑蜘蛛就晕乎乎的。鸭屎在床上垫了两层毛巾,让黑蜘蛛躺在上面。
  当时,天已经明了,市场上已经开市。鸭屎去做衣服的裁缝那里为黑蜘蛛选了两套衣服,随后又为她选了几种内衣。
  “小伙子,给谁买的?”老板娘打量了一下鸭屎,好奇地问道。
  “给我姐姐。我们从外地来的,我姐来了月事。”鸭屎红着脸,断断续续地说道。
  “是吗?”老板娘脸颊立即泛红,随后说,“她怎么不亲自来啊?”
  “乘船过来,好像有点着凉。”
  “你买的内衣不对。我给你拿几件特别的。”老板娘拿了几件给鸭屎,笑着补充道,“她一看就知道怎么穿了。”

  “谢谢大娘。”
  “慢着,”老板娘叫住鸭屎道,“如果她肚子疼得厉害,你就拿这个用滚烫的水冲泡了给她喝。”老板娘递给鸭屎一盒药材。
  鸭屎摸口袋要给她额外的钱,老板娘止住了他道:“拿回去吧,没几个钱。”
  鸭屎谢了老板娘,回到客栈,为黑蜘蛛冲泡了药茶,随后为他准备了一大盆热水。“二姐,你擦洗下身子,换上衣服再睡。我去破庙取金子。”

  “好的,你去吧。”
  鸭屎从后窗翻身出去,一会儿就消失在人流中。
  日期:2018-02-28 17:57:16
  第79章 锁定大师兄
  鸭屎走到破庙旁边才发现,外墙已经坍塌,很多砖头都被人拆了带走了。估计是被人拉去修墙头了。从院子里枯黄的高草可以看出,这里有日子没有人来了。庙里菩萨殿的木门掉了一半,前窗上的砖头裸露在外面,屋顶的瓦当已经脱落了好几块。
  鸭屎原以为自己藏在庙里的黄金已经没有了,所以很失望。他钻进庙里,到处寻找,始终找不到埋黄金的地方。原来那尊菩萨是泥塑的,已经被人砸烂,碎块满地,掩盖了香灰所在地。再说,这里已经漏雨,香灰和着泥水,早已不知去向。
  鸭屎摸到菩萨的底座,沿着底座找到了菩萨的后面,从泥土里摸出了自己藏着的金条。他将十多根金条拿在手里,用包袱包好,随后离开了小庙。当他回到客栈的时候,发现黑蜘蛛正躺在床上呻*着。
  “二姐,你怎么了?”鸭屎跑过去,抓着黑蜘蛛的手问道。她的手极为滚烫,明显是发烧的症状。他摸了下黑蜘蛛的额头,发现额头也是滚烫的。

  鸭屎急得直跺脚,后悔自己让黑蜘蛛洗澡了。如果不是洗澡冻着了,二姐也不至于如此。他越想越气,越想越难以原谅自己。
  黑蜘蛛的意识是模糊的,嘴角仅能挤出一个字“水”。鸭屎扶着她,把温开水,一壶一壶喂她喝下。
  一直到下午的时候,黑蜘蛛才彻底好转。而这场秋雨也在这时候停了下来。
  “你怎么样了?肚子还疼吗?”
  “不疼了。”黑蜘蛛小声说,“不过,还是有点发烧。”
  “我去打探下大哥和通天鼠的情况,你在这里休息,有人敲门,你不要答应。我回来的时候,会从窗户进来。”

  “这么着急吗?”黑蜘蛛问道,“要不你等我一下,我估计明天就好了。咱们一起去吧,你一个人去,我不放心。”
  “二姐,”鸭屎帮他掖好被子,很认真地说,“你把身体养好,这是最关键的。如今你已经发烧了,如果再折腾,万一得了什么伤寒之类的,那就麻烦了。我只是探一下路,又不立即动手,也没有什么危险。你放心就好。”
  “好的,”黑蜘蛛点了点头说,“你自己小心。”
  “嗯。”
  鸭屎将后窗户关好,吹灭灯,关好门,走出客栈,消失在黑夜中。
  他不知道去哪儿找,但心中有一个目的地,那就是黑风集团的老巢,位于微山湖西南部的一栋大院里。他不清楚野狐田、通天鼠是否在那里,但是在那里一定能够得到关于他们的消息。
  鸭屎曾经来过湖西南,所以对具体的位置较为了解。约莫傍晚时分,他便锁定了王老五的老巢。
  鸭屎爬到房前一颗巨大的梧桐树上,蹲在树上窥视院子里的动静,一直等到很晚了,才准备从树上下来。鸭屎通过仔细观察发现,王老五应该不在老巢。如果他在的话,院子里不可能就那么几个人。
  几个巡逻的人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还有几个站在院墙的哨所里,持枪东张西望。放眼周围,除了荒野、大湖,什么都没有。

  正当鸭屎要下树、走人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左边一个小偏门走了出来。很明显那个小偏门通向地下室,而不是一层的房间。
  那人就是当时协助李一刀围困莲花岛的狗子,他是王老五的徒弟,也是个挖坟掘墓和爆破的高手。
  如果狗子在也就意味着王老五应该在微山,同时意味着通天鼠也应该在微山。野狐田走了这么久没有音讯,而王老五他们又在微山,鸭屎突然脊背发寒。他意识到,野狐田很可能出事了。
  鸭屎从树上爬下来,沿着院墙上到墙头上,然后躲在西边墙与配房相连的地方。鸭屎的双脚与手一样灵活。他脱掉鞋,双脚与双手一起,沿着墙壁的砖缝向上爬,不一会让就到了房顶。他双脚抓着房檐,一个倒挂金钩,整个身体从侧门甩了进去。随后一个后空翻,整个人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了侧门中,落在了楼梯口。
  他猜得没错,这个楼梯口的确是去地下室的通道。鸭屎沿着楼梯下到了地下二层。出楼梯口便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两名持枪的狱卒正在玩骰子。这里有十多个牢房,都用大锁锁着。鸭屎仔细看了下发现,即便是野狐田、通天鼠关在这里,他也无法救出去他们。
  鸭屎趴在地上,手里拿了一块石头,慢慢爬到了两位狱卒的身边。他站起身,啪啪两下,直接打在了两名狱卒的太阳穴上。他们倒在了地上,太阳穴上渗出了鲜血。
  鸭屎学了三声老鸹叫,不一会儿,一个牢房里回了一声杜鹃叫声。鸭屎再学了两声布谷鸟叫,那个牢房里又回了一声白头翁叫。鸭屎断定,那个牢房里关的就是野狐田。
  鸭屎打开牢门后发现,野狐田被结实地绑在一个木桩上,浑身被打得皮开肉绽。
  “师兄,这是怎么回事?”鸭屎问。
  “嗨,别问了。你们来了几个人?”野狐田问。
  “就我一个。”鸭屎说。
  “啊,你一个人?那我们怎么出去?门口那么多持枪的人。”野狐田有点失望地说。
  鸭屎看了下两个昏倒的狱卒,笑着说:“我们与他们换换衣服,然后把你的衣服与其中一个调换下。我们就抬着他出去,就说是死了。只要我们走到墙根,我就有信心让咱们俩都跑出去。”
  “你为什么这么说?”野狐田不解地问。

  “翻墙过去,后面有一条小溪,小溪直通微山湖。我看了下,我们一猛子下去就能游到湖里。只要到了湖里,到处是水草、芦苇,他们是抓不到我们的。”鸭屎说。
  “不对啊,”野狐田不解地问,“现在是中秋,扎入水里不冻死才怪呢?”
  “大哥,我试了,水没有那么冷,至少在水里泡上半个时辰死不了人。”
  “好,既然这样,我们赶紧干吧。”野狐田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