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9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玳瑁灵活的踩在双头麒麟的其一个头颅,双手抓住麒麟的犄角,兀然睁大骇人的双眼,蛇一样的瞳孔散发妖魅光芒。

  少年不动声色的念动咒语,无数的锥形黑刺从麒麟脑袋里猛然钻出,逼得玳瑁再度跳起,在麒麟的黑蹄底下找了个落脚点。
  麒麟像马儿那样举高前蹄,以排山倒海的气力踩在玳瑁身。
  玳瑁双足下的柏油地面瞬间凹陷裂开。
  麒麟的黑蹄慢慢的被玳瑁用单手推了回去。

  “不错的式神嘛……”少年冷笑,从异兽背站起来,此刻方能看清他身穿着一套黑色的运动服,脚下不过是一对白色的板鞋,普通的像个散步路过的初生。
  少年双手放在唇间,诵读某种神秘的咒语。
  黑色的烟雾瞬间变成了血红色,从双头麒麟背后飞快扑来。
  司马长眠一见到如此场面,脸色发僵,“‘血雾咒’,他怎么可能会这个咒语!这是我们密言宗决不外传的咒术!”
  少年嘴角一歪。
  猩红的血雾包裹住南宫兜铃这帮人。
  她顿觉喉咙发紧。
  司马长眠说:“屏住呼吸,‘血雾咒’是用来催眠的,吸入血雾之后,头脑和身体都会被他控制!”
  南宫兜铃和李续断同时启动“独婴咒”,封住自己的七窍,让血雾无法进入身体。

  司马长眠甩开宽大的衣袖,左手双指贴在嘴边,忽地狂风四起,将血雾往回吹去,血雾反过来笼罩住少年。
  “盗用我密言宗的法术,还妄想打败我,你未免小瞧我。既然是你找死唤出血雾这么高等级的咒术,那我让你尝尝血雾的厉害。”
  司马长眠说着,用力把丘锡杖插入地面,双手合拢,背诵经。
  血雾传来少年清脆爽朗的笑声,“血雾催眠大法不过如此嘛!好像蚊子叫,吵死个人了。”
  话音刚落,两道火焰冲破血红色的浓雾,直奔南宫兜铃一行人而来。
  李续断转身护住她,两人躲在老旧的电线杆后面。
  司马长眠迅速飞入高空,避开火焰。
  南宫兜铃透过电线杆缝隙看向双头麒麟从嘴里源源不绝的喷吐火焰,仿佛清扫街道一样来回摆动火焰的轨迹。
  凡是触碰到火焰的围墙和地面瞬间一片漆黑,墙茂密生长的藤蔓被烧个精光,血雾被火焰扫荡的无影无踪。
  火焰终于停下。
  少年再次哈哈大笑,“蠢货姐姐,你的帮手都太弱,不好玩,再继续和这两个废柴交手会拉低我的水准,你快出来乖乖跟我走,不然,我得用很暴力的方式把你抓走咯,乖,小猫咪,从你男朋友怀里出来吧,你那么喜欢被人抱的话,我来抱你呗。”

  “玳瑁,别让他嚣张!”李续断吩咐。
  南宫兜铃不明白向来温和的李续断为何今晚格外的容易动怒。
  蹲在围墙方躲避火焰的玳瑁应了一声,跳起来,行动疾如闪电,与苍老削瘦的双腿不般配的神速,跑向少年。
  玳瑁翻过少年头顶,站在麒麟背,对准他后背是一掌。
  少年的嘴角狡猾透出纯真气息,“不自量力的蠢海龟。”
  说着,少年迅速转身,徒手接住玳瑁攻势猛烈的掌击。

  少年的每一个动作都十分优美流畅,俊逸潇洒,仿佛老练的武术家。
  玳瑁的手骨发出响亮的断裂声,他痛苦的缩回手臂,式神也是有痛觉的,这是式神的弱点。
  少年趁机一拳撞向玳瑁的额部,玳瑁斗大的眼睛多了一抹震惊,整个身体飞离麒麟,摔在柏油路面,一路往后滑出百米距离;
  他身体着陆之地犹如被刀口割开的肌肤,碎裂石块朝两旁翻开,玳瑁躺在灰尘,眼神充满了诧异和内疚。
  “对不起……主人……”玳瑁颤抖着说完这句话,身体化为尘雾消失不见。

  “哼,太令人失望,连我的一拳头都受不住,我还以为有多了不起呢,我收回之前夸他不错的话。”少年讥讽。
  李续断气得握紧拳头,“玳瑁……竟然被打败……”李续断仿佛无法接受事实,看样子想冲出去和少年亲自单打独斗。
  南宫兜铃牢牢抱住他手臂,摇头劝他:“这个宗主不是一般人物,你不要冲动。”
  少年傲气凛然的背着手站在麒麟背,视线挪向电线杆,和探头探脑的南宫兜铃对视。
  “蠢货姐姐,是不是要我把你男朋友打死,你才会自愿跟我走?那好吧。”少年转动着手腕。
  麒麟身后的浓雾渐渐散开一角,巷口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黑车,车窗微微降落一截,里面传出一个长者般沉厚的声音:“弟弟,不要贪玩,速战速决。”
  “哥哥,知道了,再给我两分钟,我要这个蠢货姐姐的男朋友杀掉。”

  此话一出,李续断手指夹住白符,预备好防备用的手决,严阵以待。
  车内发话:“弟弟,听话。”
  “放心,我做事从不会让哥哥失望的,很快搞定,你尽管计时,超过一秒我向你倒茶认错。”
  少年说完,飞身跃起,跳下麒麟,大步朝李续断躲藏的电线杆跑来。
  李续断推开南宫兜铃,跳出去,正要启动咒语,他愕然一怔,少年握住他的手指头,歪头问他:“你动作这么慢,怪不得会收一只老乌龟来当式神,原来你也是只小乌龟。”
  少年说着,眉头都不皱一下,手用力一掰,李续断凄厉大叫,跪在地,捂住自己被折断的手指头。

  少年微笑,“做不了手决,我看你还怎么使用引魂派的法术。”
  “你敢动我师叔!”南宫兜铃一招夺魄升天拳打向少年胸口。
  少年压身一躲,握住她手腕,“别急,让我先杀了他,你再来和我玩。”
  说完,用力将南宫兜铃一甩,她飞入空,硬生生翻转一圈,落地时用双脚踩住地面,扎住马步不让自己跌倒。
  司马长眠从高空落下,丘锡杖砸向少年头顶。
  少年说:“一边去!”侧身抬脚,踢飞司马长眠的锡杖,接着双掌捶打在司马长眠心口。
  司马长眠整个人撞在围墙,砖头甚至发出碎裂声,他呕出一口鲜血。

  少年低头掐住李续断的脖子,将他慢慢的从地拎起。
  南宫兜铃心脏顿时揪起,立即飞向少年。
  少年手臂一扫,一股强大的气流迎面吹向南宫兜铃,把她刮到地起不来。
  少年的身高虽然只到李续断的肩膀,但他高举手臂之后,竟然能够将李续断轻松的举起,李续断双脚悬空,在他手指的禁锢下挣扎。
  窒息令他脸色红得发紫。
  南宫兜铃再次爬起来,“放开我师叔!我跟你拼了!”
  她身没有白符也没有法器,只能用蛮力闯过去。

  “蠢货姐姐,叫你等一等,你是不肯,那我只好不客气了。”少年吹了一声口哨。
  南宫兜铃觉得空有庞大的异物朝她压落。
  紧接着,背的袈裟被一双壮硕的兽爪擒住,将她拖入空。
  日期:2018-03-01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