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墓--说不尽奇诡异事》
第228节

作者: 司徒拔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续断的五官浮现在她面前。
  坏事,他又要用降魔杵来消灭她了!
  南宫兜铃惊恐的往旁边一缩,李续断扶住她肩膀,“兜铃,别怕。”
  南宫兜铃看向自己身体,不着一缕,凝脂无暇的身体呈现在李续断面前。
  她举起双手观看,她变回了人,她不再是蛇!
  她欣喜若狂,却又茫然不解。
  仓库门口又跑进一个人来,李续断慌忙把她抱进怀里,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她的冰清玉肌。
  司马长眠眯起眼睛,“果然在这里。”
  “你把身袈裟借来,她没有衣服。”李续断严实的将她搂在自己胸前,只让她露出一双赤脚。
  司马长眠没多说话,一件袈裟丢来,李续断接住,严密的裹住南宫兜铃,好像在包裹一样不可见光的礼物。
  李续断将她横抱起来。
  南宫兜铃揪住他衣襟,“师叔,我怎么回事?”
  司马长眠说:“离开这里再说,我们破坏了卷帘门,触了警报装置,丨警丨察很快会赶来。”
  南宫兜铃仍觉得头昏昏沉沉,一路窝在李续断怀里不言不语,任由他带走。
  李续断紧随司马长眠跑出巷子口,正要使用咒语飞入漆黑的穹苍。
  巷口两端忽然涌出大量黑色的浓雾,霎时遮蔽星月。

  李续断和司马长眠警惕的停下步伐。
  南宫兜铃努力调整视线望向前方。
  黑雾透出一线昏黄的路灯光线。
  巷子两旁是长满了藤蔓的院墙,有几户人家亮着灯光,但气氛异常平和,屋里传出播放电视剧的声响,居民们对墙外所发生的怪异事件一无所知。
  黑色浓雾如滔天巨浪,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

  这黑雾央,缓缓隐现出一只双头麒麟,四只犄角,躯体巨大如野生象,浑身铺满玄色鱼鳞,一条火焰般散开的尾巴在身后暴戾的挥动,这兽背跨坐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少年正用双手放在胸前做着手决。
  看见南宫兜铃这帮人之后,少年在阴影露出雪白的牙齿,显出一抹极其阴森的微笑。
  南宫兜铃诧异的绷紧神经,这张脸她见过,和戴泽星一模一样的脸,只是戴泽星要年轻非常多。
  和两年前南宫兜铃见到他时无异,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这个少年依旧没有任何岁月洗礼的痕迹,始终一副长不大的样子。【零↑九△小↓說△網】

  “师叔,你先放下我。”
  “你站得稳吗?”
  “我没事,能撑得住。”南宫兜铃抓着袈裟一角,将袈裟绑成长裙式样,露出一截雪白的肩膀和一双赤脚。
  她盯着神秘的来者,说:“师叔,他是我说过的宗主。”
  李续断立即警惕起来。

  司马长眠同样神情严峻,仿佛如临大敌。
  少年胯下的麒麟停在他们十米外,他冲南宫兜铃挥挥手,“好久不见了,蠢货姐姐。”
  “谁是你姐姐!你突然出现挡我去路,有什么用意?”
  少年纯真的微笑:“干嘛这么凶,两年不见,你说话还是那么粗鲁,一点也不温柔,吃饭没有啊蠢货姐姐。”
  “不要跟我啰嗦,你把崇志国的亡灵从我手夺走,害他失去投胎的机会,你到底将他的亡灵用在什么地方!你是不是拿他做坏事了?”
  “蠢货姐姐,你觉得炼金术是坏事还是好事?”少年洁白的牙齿时不时闪烁寒光,他这张脸让人时不时会重合到戴泽星的五官去。

  南宫兜铃猜想,戴泽星的弟弟十年前车祸去世,莫非……其实没死,其实是这位少年?
  李续断沉吟:“炼金术?他是拿崇志国的亡灵用在了炼金术面?”
  司马长眠在旁补充:“炼金术是玄门最复杂的学术,难度仅此于修仙,医学、药学、理学甚至哲学的知识都要用,原料采自天地万物,用亡灵作为炼金材料很常见。【零↑九△小↓說△網】”
  南宫兜铃从未接触过这门学术,引魂派并不修炼任何跟炼金术有关的东西,因为炼金术的起源并不正派,而且修炼的过程也十分邪门,引魂派不提倡修炼这门学术。
  她说:“炼金术是邪术之一吧?”
  “有人觉得是邪术,有人觉得是迹,看你如何定义。”司马长眠说:“修炼炼金术通常只为了三个目的,一是为了获取财富,把石头或烂铁通过化学和法术转变成黄金,二是为了获取生命,把有限的寿命转换成无限,也是所谓的长生不死。”
  李续断点头,“第三个我知道,是起死回生。”
  “这个法术我们门派也有!没什么稀的。”南宫兜铃说。

  李续断否定:“炼金术里的起死回生,和我们引魂派的‘起死回生术’不一样,我们门派救回来死人,只能算是僵尸,可是通过炼金术救回来的死人,据说和正常人无异,可以达到真正的复活。”
  “真正的复活。”南宫兜铃呢喃重复这个字,她觉得这种炼金术非同小可。
  如果人死了,还能无限重生,并且重生后和正常的活人没有任何差别,这个世界将会有多么混乱?万一给居心叵测的政客利用这门炼金术,未来搞不好会出现不死的国家统治者。
  想想知道世界会有多么翻天的变化。
  “可是,炼金术的起死回生没那么容易炼成。”李续断说。
  司马长眠却反驳:“没那么容易炼成,不表示没有任何成功的机率。”
  麒麟背的少年咯咯大笑:“你们这群小麻雀在叽叽歪歪讲我什么?可不要说我坏话,我很小气的。”
  司马长眠将丘锡杖指向他,“报名来。”
  “看这位的打扮,黑色僧袍,一定是密言宗的渡劫法师,你们密言宗的体系太繁琐,同样是法师,你们弟子之间却要分出各种不同的等级,什么渡劫、楞严、普贤、莲华、陀罗尼五个级别,弄得人脑袋要大两圈。”

  “你怎么对我密言宗的体系了解的那么清楚?不加入我们门派的人,是不可能知道这么详细的资料的。”
  少年打了个呵欠,“这么无趣的话题,我想我们还是不要继续,我如此隆重的出场,只为了一样东西,把南宫兜铃这个蠢货交给我,我不和你们两人为难。”
  少年说完,又露出一个阴险却充满稚气的笑容,让人分不清他真正的内心,他是善是恶令人混淆,仿佛天使和魔鬼的结合体。
  南宫兜铃正要骂他不识好歹,敢公开叫板绑架她。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开口,李续断先动怒了。
  “兜铃是我师侄女,岂能说给你给你?”李续断白符一出,“式神玳瑁,现身听令!”
  一阵烟雾出现,玳瑁陀着背站在旁边的路灯灯罩。
  虽然玳瑁外表了年纪,但他身板显得十分刚强矫健。
  他的白发在风如蚕丝飘动,那对布满皱纹的厚眼皮眯得更细窄了,铜铃般的硕大凸眼只剩下一条弦月似的缝隙。
  “主人,玳瑁候命。”
  “玳瑁,把他从麒麟揪下来。”李续断冷语吩咐。
  玳瑁稳重的点头,膝盖半蹲,继而跃起数十米;
  黑雾在城市灯光照耀下泛起暗紫色,玳瑁飞行的身影仿佛一只狩猎的海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